Sunday, April 25, 2010



啃噬

斷腸劍

恆鋒利著

遭刺穿胸膛

渴求神佛轉身

Tuesday, April 20, 2010

Saturday, April 10, 2010

叫賣梵谷

利用到台北開會的下午,趕赴「燃燒的靈魂-梵谷」特展的最後一天。

匆忙離開會場前,老師問到我提早離開的理由,眼中閃爍熱情地告訴我:「很值得看啊,從他前期生澀的素描看到後期濃烈的油畫,真的很感動。」

踏進設在國立歷史博物館的展場,人潮洶湧是可以預期的。梵谷的素描表達出對勞動者的悲憫,群眾的腳步在痀僂身影中緩慢地挪移或停留,心靈的沉滯並非全來自凝濁的空氣。

終於梵谷來到巴黎,明亮豐富的色彩讓糾結的人心獲得喘息,自然混搭的色彩,平行交叉的筆觸,均衡的節奏表達出顫動的情感。

最後一個展廳,「聖雷米療養院的花園」,讓人彷彿飄離幽暗的密室,置身松樹與繁花間,鳥鳴與清風環繞身邊;想到梵谷畫下生意盎然絕美花園的那時,居然正步向生命盡頭,真令人不捨。

還迴蕩在梵谷三十七年早逝但永恆的藝術中,紀念品區工作人員聲嘶力竭地叫賣著梵谷:「今天最後一天,買一送一!」不忘補上一句:「看到這個價錢,梵谷都會笑出來!」

擠壓在雜沓人群中,想到梵谷用抑鬱生命創造的燃燒畫作,已淪為商人生財與促銷的利器,我可能過於憤世嫉俗,因為心疼梵谷而笑不出來。

Thursday, April 01, 2010

有媽的孩子

又是門診,設法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堅持讓等候的病家起碼的滿意。

來了位伯母,抱怨右眼最近變模糊。我看了她的臉,就知道她過去的病史,糖尿病視網膜症、玻璃體出血、視網膜剝離,動過刀而效果還不錯。

但陪同的約四五十歲男子,我不認識,因為以前都是她另一個較小的兒子帶她來,明理而安靜。

因為這次視力檢查跟上次一樣,我說明右眼如果真的感覺變差,必須點藥等待半小時瞳孔散大,才能確定是否有新的出血或黃斑部水腫。

伯母是老病人了,雖然應該很了解程序,但一聽到要等半小時,她忙著說:「可是我兒子還沒吃飯!」

醫師總是被期待是必須解決所有問題的訓練有素的狗,所以我馬上建議:「妳可以先點藥水,這半小時請妳兒子去吃點東西。」

伯母心疼兒子不甘願地勉強接受,走出診間還叨唸有辭。

半小時過去,再請她進來檢查,她一坐下又說:「妳快點幫我檢查,我兒子還沒吃飯!」

我已經沒力氣再去詢問這半小時她成年的兒子為何不去吃點東西,因為我也還沒吃飯,而且已經很久沒有媽媽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