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1, 2007

乳牙


當寶貝第一顆乳牙掉落

孩子父母距離日夜拉遠

掙脫爸媽雙臂懷抱呵護

搖擺學步奔跑指尖莫及

羽翼豐滿自然展翅翱翔

壓抑不捨含笑揮手祝福

血緣親愛可比琺瑯堅實

直至星辰盡頭永不毀壞

獻給此刻因孩子遠行被思念綑綁的憂傷父母

Monday, January 29, 2007

真想當個甜姐兒

就在很近的不久前,盲醫師痛下決心要將金錢豹精神帶入每天的工作中。

何謂金錢豹精神?就是總是面帶可人的笑容,相信恩客,不,顧客永遠是對的。

所以病人要求多開瓶眼藥水,盲醫師一定含笑點頭說好,親切地補問:「需不需要連續處方箋 ~?」

解釋複雜的病情,聲調輕柔速度放慢,結尾不忘一句:「這樣你有了解嗎 ~?」

進行到手術選擇的討論,一定會問:「如果決定某日住院某日開某種術式,你們覺得好不好 ~?」

總歸每句話的最後兩個字,尾音拉長,語氣高昂,要是能加上哦~嘿~等無義語助詞就更討人喜歡。

這樣溫柔的甜美,難得幾天好光景。

前天有位阿婆,因為糖尿病視網膜症,每個月拿連續處方,兩種眼藥各兩瓶共四瓶,三個月後定期回診,檢查完畢還算穩定,開藥單前我問她:「阿桑嘿 ~,有照時間點眼藥水嗎 ~?家裡擱有剩沒 ~?」

阿婆回答:「有啊,我之前還有去別家診所看,醫師也有開眼藥水給我點。」

盲醫師再問:「這樣哦 ~,醫師開什麼眼藥水,妳有帶來嗎 ~?」

彷彿大衛變魔術,阿婆開始從她的外套口袋拿出四瓶相同的抗生素藥水,兩瓶一樣的眼睛退紅藥水,兩瓶不同的類固醇藥水,兩瓶維他命藥水,全都開瓶點過了,也不知放了多久;其中只有維他命藥水是我的處方,而且據兒子指稱家裡還有的是呢。

盲醫師也許是驚嚇過度,第一個笨反應是:「阿桑,妳從哪裡拿這麼多藥水?」

可能是嫌我少見多怪,阿婆得意地說:「我就向醫師說我眼睛癢又澀,又叫他開多一點給我,所以醫師都開兩瓶;後來我又去別家看,那裡的醫師擱開兩瓶給我。」

盲醫師壓抑多日的反骨一觸即發,開始長篇大論:「阿桑,妳的眼睛現在沒有細菌感染,不需要點殺菌藥水;退紅藥水點久了,一但停用,充血反而更嚴重;類固醇藥水長期使用,可能引發青光眼與白內障。」喘口氣吞口水之前當然沒有忘記,「這樣妳有了解嗎?」

徵得兒子的同意後,雖然阿婆軟硬兼施,我終於把所有可能過期又不該長期使用的藥水全丟了。

最後我對她說:「妳的維他命藥水還有,所以今天我不開藥給妳了。下次把家裡還剩的藥水全帶來,我幫妳整理整理。」

阿婆懇求我還是開藥水給她,這次我說什麼都不答應(當然是先取得兒子的諒解,畢竟我還想多茍活幾年)。

終於阿婆心不甘情不願地走了,沒隔多久,她又衝回診間,叫我開藥給她。

我當然再重新說明一次,我發誓當場我比現在 blogging 時還要有耐心,只是直到現在我還記得她轉身離開時怨懟的眼神。

劉文聰如是說:「如果可以做神仙,誰願意當畜牲呢?」

盲醫師真的很想持續當個甜姐兒,但總要有人出手打斷這無止境的惡性循環吧?

Sunday, January 28, 2007

鸕鶿

鸕鶿長江來

過冬棲台海


牽絆本宿命

挺直故姿態


Wednesday, January 24, 2007

殘熱



疼痛

心跳動

脫離脈搏

妳涓涓潺潺

溯溪遠走隔絕

輕撫殘餘之熾熱

我知道妳難以放下

此身又何嘗容易割捨

全因那人沒妳無法獨活

Tuesday, January 23, 2007

別咬我,疼!

你總是英姿煥發

陽光下炯然閃亮


嵌入你強壯臂膀

決意可以為情死


別真咬我,


Monday, January 22, 2007

Friday, January 19, 2007

尊嚴或妥協

幾個禮拜前,有一位患有肝癌合併肝硬化,巴金森氏症,還中風過的阿伯,因為右眼刺痛流淚怕光,太太和女兒帶著他來看門診。

他坐著輪椅進來,吃力地倚到細隙燈前,因為巴金森氏症,他全身僵硬臉部痙攣,點上止痛眼藥,勉強撐開眼皮,發現下眼瞼退化內翻,整排睫毛長期磨擦角膜,使角膜上皮破了一大片。


角膜上皮缺損造成他右眼刺痛流淚,但根本原因是下眼瞼內翻,如果不處理,破皮是很難癒合的。可是阿伯身體情況不好,凝血功能較差,即使是一個小手術,也可能導致危險;所以和家人討論後,先塗藥包紮右眼,保守治療試試看。

隔天再檢查,角膜破皮依然故我,刺痛流淚如影糾纏。考慮他的多重問題,心懸著向家屬解釋眼瞼內翻矯正手術的必要性,如果處理得宜,可以對他的生活品質有所改善,但他接受手術的危險性比一般人高出許多。

最終我強調:「阿伯就算開刀成功,因為他有巴金森氏症,眼皮還是會像現在一樣用力緊閉哦!」

太太和女兒也知道阿伯這些日子眼睛真的很不舒服,所以驗血確定凝血時間仍在容許範圍後,決定先採用不切除眼皮的縫線矯正法,讓大量出血的可能性降至最低。

縫線矯正法一般局部麻醉即可,但手術當時,由於阿伯眼皮還是不停顫動痙攣,只好再多一針眼球旁麻醉;開刀進行很順利,也沒流什麼血。

一週後回來拆線,護士與家屬幫忙固定阿伯頭部與眼皮,我小心翼翼地把線頭拿乾淨,右眼眼瞼回復正常位置,角膜破皮也長好了。這時阿婆說話了:「為什麼他開了眼皮以後,嘴角顫動得更厲害?」

我刻意放慢速度耐心回答:「阿桑,我幫阿伯開眼皮這裡而已,他的嘴角因為巴金森氏症本來就會顫動啊。」

阿婆還是不放過我:「沒有,他本來沒這樣,是開刀以後才變嚴重。」

我覺得後腦被重重一擊,只能無力地反問:「阿桑,妳如果堅持要這麼說,以後妳教我怎麼照顧阿伯呢,還有醫師敢幫他開刀嗎?」

末了阿婆仍然不甘心地帶著阿伯離開,我深切反省最後說的這句話,裡面有身為醫師自以為是不容質疑的傲慢嗎?

醫師宣言中有這麼兩句話:我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病人的健康為我的首要顧念

在醫療工作裡,我鞭策自己秉持良心,精進醫術換取尊嚴,恆常顧念病人健康;自認總為病人竭力付出,何故病家還要誤解可能吃虧呢?

在醫病交鋒的關鍵時刻,為了維護醫業的尊嚴,不可傲慢,也不能妥協。

Wednesday, January 17, 2007

十年

在同一家醫院裡賣命滿十年,被打賞一個裝著四千元的紅包袋。


滾石不生苔,是啊,朗朗讚美中藏著一絲你這個人真是無別處好去的嘲諷。

老狗玩不出新把戲,對啦對啦,感謝醫院慘澹經營中仍然不辜負我早生華髮。

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分明昨日還扯著快活嗓音哼唱的歌謠,此時略刻法令紋的嘴角為何輕顫?

所幸仍有些奇人異事,值得這惶惶十年

Monday, January 15, 2007

羊來了!誰倒霉?

我們是山羊四兄弟,咱大哥羊角稱頭的很,怕了吧?


挑剔羊兄弟可不是什麼草都吃,最合咱們胃口的是樹薯葉。


新鮮樹薯含有劇毒氫氰酸,所以膽小人類不敢生吃。

我們大口下肚,眉頭皺也不皺,現在了山羊兄弟的厲害吧?

Sunday, January 14, 2007

小心!有刺客!

背負十字手裡劍

刺客忍者現身江湖


揮動烈火武士刀

中形金蛛近身攻擊

Friday, January 12, 2007

希區考克劇場

春節年關將屆,繼王總裁賢伉儷出國 N 度蜜月後,進入了寒假海外旅遊旺季。

今天在門診,阿伯掛 28 號,還沒講清楚自己哪裡不舒服,就忙著說要幫掛 30 號的老婆拿藥。

盲醫師:「阿伯,健保局有規定,醫師沒親自檢查病人,不可以開藥。」

阿伯:「妳這樣不夠意思,伊就是出國去,才不能來給妳看。」

盲醫師:「阿伯,健保局有規定,病人如果在國外,更不可以拿藥,不然醫院和醫師會被罰錢。」

阿伯:「這麼囉唆,早知道不要告訴妳就好了。」

..... 眼將盲的醫師這回連嘴巴都啞了.....(在寒流裡嚇出渾身冷汗)


各位先進前輩,您還要幫非病患本人開藥嗎?

切記!安全是回家唯一的路

Thursday, January 11, 2007

寒冬裡的盼望

晴光瀲艷夏天

田野滿是活潑向日葵


蕭颯寒風吹襲

凋謝黃花瓣瑟縮低頭


凝眸等待春陽

蕊心葵花子靜默盼望

Sunday, January 07, 2007

男孩女孩

因為不是哈日族,對於日本歌手的認識,大多來自廣播或 CD。

昨晚收看了2006的日本紅白大賽,第一次在電視上見到德永英明唱現場。

他是第一次入選紅白大賽,所演唱的“壞掉的 Radio”,應該算他在台灣比較廣為人知的歌曲。

舞台營造的氛圍,類似前幾年平井堅獻唱“古老的大鐘”,有一種遙想舊時光的留戀感傷;德永英明沙啞與細緻相融的嗓音,絲毫不矛盾地穿越時空,蕩漾異國人的情懷。

任何令人陶醉低吟的旋律,總會進行到最後一個小節;曲終德永英明收拾好情緒,咧嘴露出略帶靦腆的微笑,這樣一位成熟深情的男歌手,居然有對小虎牙,真是出乎意外的 KAWAI。

村上春樹認為“男孩”的特質與年齡無關,只要具備三個條件即可:(1)穿運動鞋(2)每月去一次理髮店,而不是美容院(3)不一一自我辯解。村上沒有列入小虎牙,可能只是因為他沒有。

那麼“女孩”與年齡無關的特質是什麼?是不是吉田美和在“無數次”中展現的:(1)失敗了10000次,仍相信或許10001次會成功(2)高聲吶喊,即使聲音沙啞也沒關係;追尋夢想,放棄現實享受卻不眨眼。

第三個條件呢?是每個月作一次指甲彩繪嗎?

Friday, January 05, 2007

戴隱形眼鏡的三個理由

就風險控管的觀點,用有框眼鏡解決度數問題是最安全的選擇。身為眼科從業人員,盲醫師戴隱形眼鏡只有三個理由。

第一個理由,就是到學校教導小學生視力保健。為了不要讓自己在殷殷教誨口沫橫飛的時候,被一位不上道的小朋友舉手打斷,指著盲醫師的眼鏡說:「阿姨,為什麼妳是眼科醫師,叫我們要愛護眼睛,可是妳自己還不是戴眼鏡?」

如果甜美回答「因為阿姨小時候,就是沒有遇到像阿姨那麼好的眼科醫師,告訴我愛護眼睛的重要性,所以才會近視。」,有置入性行銷之嫌;但是擺酷回答「因為阿姨小時候,還不知道自己會當眼科醫師,也不知道當了眼科醫師之後,還會在這裡遇到像你這麼難纏的小鬼,才會不小心近視;這樣你滿意了吧?」,又難免言語暴力,恐怕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回家會作惡夢,還要拿衣服去收驚。

最扯的是,偶爾校長也會來攪局,加入舉手提問的行列。所以只要奉命深入各級學校宣導視力保健,盲醫師自掏腰包治裝美髮之外,一律編列隱形眼鏡預算。

第二個理由,就是被病患誤解指控叫去衛生局調處。不管是為了讓正義堅決或無辜委屈的眼神,讓病患家屬與公正人士看個明白,或是預防壓抑不住的淚水難以擦拭,污染鏡片阻礙視線,也必須要戴上隱形眼鏡。果然今日保全肉身而退,只殘留精神餘傷。

基於以上陳述,戴著隱形眼鏡,不是為了欺騙,而是出於善意。

嗯?您還在等盲醫師戴隱形眼鏡的第三個理由嗎?不是為了欺騙,而是出於善意,且讓在下將第三個理由藏於心底吧。

隱形眼鏡,人們難以察覺它的存在,卻是一種隱形的武裝。

Wednesday, January 03, 2007

國道車禍

年紀漸長越覺得過年與平日沒什麼不同,即使多休息一天,想到開工後例行業務的堆積如山,實在蠻解駭的。

倒是部落格世界裡很有年味,在一年的開始點下發佈,逝去三百六十五天迅速無聲地壓縮成一個數字,彷彿過往所有魂縈夢繫歡笑感嘆瞬間被真空封存,徒留下老了一歲瞻前顧後的自己。

年假的第一天,在福爾摩莎高速公路上擱淺,南下三線道塞車長達二公里,只剩單線通車。播到 FM 105.1 收聽路況轉移焦躁心情,頓了半個多鐘頭,終於通過肇事現場時,看到一輛大貨車翻覆,灑落滿地的碎玻璃。


隔日新聞報導,在中山國道休旅車追撞廂型車,肇事者於意外發生後下車指揮車流,不料被疾駛的聯結車撞擊身亡。爵士樂家 Dave Lambert 也是在公路上,看到別輛車爆胎,好心停車下來幫人換輪胎,不幸被越線衝過來的卡車撞死。

前車之鑑如此看來,堵在蝸行的車陣中,算是好運了。但光心存僥倖是不夠的,給大家國道三隊提供的注意事項:


國道發生車禍處理方式

  1. 先打開車輛閃光警示燈,並在車後一百公尺處豎立故障三角標誌等明顯警告標誌。
  2. 若有人傷亡,速打 119 及110 通知警消救援,電話中務必強調自己是車禍當事人,才符合日後訴訟減刑要件。
  3. 若有傷亡,不得移動肇事車輛及更動現場痕跡證據。
  4. 若無人傷亡,且雙方達成和解,注意需立據為憑;協商不成則報警處理。

一元復始,希望大家出門見喜;開懷馳騁,謹記重視人我安全。

Monday, January 01, 2007

Good Enough 2007


越來越難走的路子

不是每個人都能 Excellent

Good Enough 就可以了吧

衰老的身子保持輕盈

嶄新的一年請盡量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