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8, 2012

為何視網膜剝離手術後,明明網膜復位了,視力還是不好呢?

在成功的裂孔性視網膜剝離術後,有些病人會抱怨視力恢復不佳,或有視物扭曲、變小、色調偏暗等情形,但經視網膜醫師仔細的眼底鏡檢查,明明網膜復位了,並未發現嚴重的問題,而很難與病患有效的溝通解釋。

近年針對波及黃斑部(視網膜中央)的裂孔性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追蹤研究發現,將術後視網膜都成功復位的眼睛接受光學同調斷層掃描檢查,2.3% 到 9.3% 發現有視網膜下積液存在,直到術後2至11個月(平均6.3個月)才吸收。視網膜下積液有時會影響術後視力的進步,但針對有視網膜下積液的病患安排螢光眼底攝影,並未觀察到血管滲漏與管壁著染現象。

視網膜下積液之延緩吸收可能與冷凍治療的使用及視網膜下的沈積物有關係,因為冷凍治療會破壞血液視網膜屏障,使色素蛋白凝聚在視網膜下,引發滲透效應逆轉,促使積水由脈絡膜微血管叢流向視網膜下的空間,而導致視網膜下積水之延緩吸收。最新發表論文已利用電子顯微鏡證明視網膜下積液中存在豐富的蛋白質。

鞏膜扣壓也被觀察到會影響脈絡膜的血流,改變視網膜色素上皮層的極性,造成液體滲漏。術後發炎也可能導致視網膜液體堆積,彰基眼科部的研究發現術後服用類固醇因控制發炎,可減少視網膜下積液的發生率,並且有助吸收。此外,年輕人的玻璃體較黏稠,所以視網膜下積液的吸收較年長者慢些,甚至持續至術後六個月到一年。

自從光學同調斷層掃描廣泛應用於眼科檢查後,開始陸續有關於成功裂孔性視網膜剝離術後持續視網膜下積液的報告,但對於是否會影響最後視力仍未有定論。因為光學同調斷層掃描能偵測出以眼底鏡檢查與螢光眼底攝影所不能發現的視網膜下積液,所以建議可應用於術後視力延遲恢復的病患檢查,以幫助良好的醫病溝通。

成功裂孔性視網膜剝離術後持續視網膜下積液,除文獻報告的雷射或服用類固醇等藥物可嘗試外,大多不需特別治療,以時間換取進步,但視網膜醫師必須耐心說明,使病患安心等待。


術後視網膜已成功復位,接受光學同調斷層掃描檢查,發現黃斑部有視網膜下積液存在。



術後四個月,接受光學同調斷層掃描追蹤檢查,發現黃斑部視網膜下積液已吸收,視力也進步。

Thursday, December 13, 2012

還活著

每周三開車來回三小時赴診,但求服務鄉里無愧我心。

奮戰到傍晚,終於回家的路上,日月如梭歸心似箭,以110的時速奔馳在中山高時,右邊的視線瞥見有六七台車一個接一個停在路肩。

我第一個念頭是「怎麼有這麼多車停在路肩?」不到五秒鐘,我的車開不動了,趕緊方向盤右打,踉蹌地跟著停在最後一台車後面。

第二個念頭是「難道大家的車都爆胎了?」下車先察看自己的車,摸過四個輪胎,好像沒漏氣;向前走到別人的車子,有的破一輪,更慘的有車四輪全破了。

前面有位年輕人告訴我,已經報警了,好心地走向我的車子幫我檢查,確認輪胎沒破;我想應該可以試著離開,再次發動車子,可是無法移動。

我再次下車,在呼嘯而過的下班車潮中,蹲著查看車底,在黑暗中看到一條木樁卡在底盤中。我伸手拉扯,但木樁就是塊木頭動也不動。原來前面的車都是被尖銳的木屑刺穿輪胎,而木樁在路面彈撞中,卡進了車子的前輪間。

很快兩台拖吊車來了,一台停在最前面,一台殿後。有位師傅下車本來說要等警察來照相存證不可移動現場,但後來又說警方認為我們這麼多人與車停在路肩太過危險,所以要先幫我們下交流道。

其他爆胎的車依序上了拖吊車,師傅拿出千斤頂幫我將車抬高,嘴裡說如果木樁拿不下來就不跟我收錢,說時遲那時快,還好脫離了底盤,他查看沒有漏油後,跟我收五百大洋。


 20121212本該開開心心,近來衰神纏身,所幸還活著。

Tuesday, December 04, 2012

今天以前的我已經死了

但願今天以前的我已經死了

腦海中充斥著肉毒桿菌助威的嘴臉

Saturday, December 01, 2012

雪中送炭的阿媽

近來紛紛擾擾,非剖心切腹可以化解,表情與笑話都少了,只能設法把份內事做好。

在眼科手術室報到櫃台旁的牆上,掛有安迪沃荷風格的十六張拼圖,其中四張是技術員個人提供的炯炯眼睛,十二張是各個主治醫師的大頭照,當然有一張是我的。

因為本人天生一張大餅臉,所以設計師在套色之後,只有我的臉色比較正常,而其他醫師額頭與雙頰拼湊著不同色塊。

以下對話是接待姊姊轉述的:

我的手術病患阿媽報到時指著我的圖片問:「這是要幫我開刀的醫師嗎?」

接待姊姊瞄了一眼回答:「是啊。」

阿媽擔心的說:「伊生得這呢水,是真甲ㄟ曉(會)開刀某?」

接待姊姊 ....


這樣就夠了,真是雪中送炭的阿媽。

Saturday, November 24, 2012

Where Am I?

霸凌、排擠

通常被欺負過的人在換了新環境後,會出現四種類型:

①心裡的傷口無法釋懷,轉而在新環境排擠更弱小的同學

②變得沒自信,總是安安靜靜的獨自行動,和同學沒什麼互動

③努力的想引起大家的注意、讓大家喜歡你,話變多的一型

④不知道自己的缺點在哪、不知道同學為什麼都討厭你,繼續被排擠(這時請尋求師長的協助吧!)

Sunday, November 11, 2012

甜美淡定姐

近日紛擾太多,無法回頭再來,只好重新做人。

放下心中百般疑惑,未來短暫生命,立志做個 甜美淡定姐

罵不還口,打不還手,打了左臉,迎上右臉,直是 甜美。

笑罵由人,汙衊由人,自在由我,快活由我,橫豎 淡定。

這把年紀了,謙稱為妹裝小,難免惹人訕議;自封為姐,不但越來越真,又杜悠悠眾口....



最後倒數第二排的朋友,你在笑甚麼?就是你,不要看別人, 你有甚麼意見,直接說清楚

沒想到暴走盲醫師這麼快就破功,立志做個 甜美淡定姐,原來說的比做得容易。

究竟事情的發展會如何,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我也很好奇哩)

Sunday, October 14, 2012

近親中有網膜剝離病史也是罹患網膜剝離的危險因子

許小姐雖然只有三十幾歲,但因為高度近視,幾年前就因網膜剝離接受手術,所幸網膜復位良好。因為生活忙碌,上個月她才帶著讀中學的女兒來檢查眼底,原來是因為眼前突然出現黑影,所以不得不請假就醫。

首次看眼科就發現也是高度近視的女兒,一眼網膜剝離,另一眼也有許多網膜裂孔;網膜裂孔先以雷射治療,視網膜剝離安排鞏膜扣壓手術後,目前病情穩定。

裂孔性視網膜剝離的三大危險因子,包括高度近視,近親中有網膜剝離病史,眼球外傷或曾接受過眼部手術者。也就是說媽媽曾發生網膜剝離,兒女也罹患網膜剝離機率就會提高。

造成裂孔性網膜剝離的三要件,第一要有網膜裂孔,第二要有拉力使裂孔掀開,第三要有水分滲入裂孔下使網膜剝離。

而為什麼會形成網膜裂孔呢?因為眼球在年輕時,玻璃體與網膜十分靠近,但只在週邊網膜等處有緊密附著。年紀增長,玻璃體會液化,就會從原來膠狀物質中,出現水份。但高度近視者,因為眼軸前後徑增長,玻璃體液化會提早發生。由於水份滲入,會使原先接觸在網膜表面的玻璃體向眼球前方移動,對於玻璃體緊密附著的週邊網膜就會造成牽扯,拉出網膜裂孔。

那麼使網膜裂孔掀開的拉力從何而來呢?還黏在視網膜裂孔邊緣的玻璃束,因為其餘玻璃體向前,就會產生使裂孔掀開的拉力。此外,近距離工作時,睫狀體處於收縮緊張狀態,也會加強玻璃體對網膜牽扯。

而滲入視網膜裂孔下的水分則來自玻璃體液化後,從原來膠狀物質出現的水份;其餘為睫狀體所分泌房水。

經眼科醫師散大瞳孔檢查後,若確定網膜無病變,不需使用雷射治療預防網膜剝離。但如果發現周邊視網膜已有格子狀變性,或剛形成的視網膜裂孔,則必須接受雷射治療,以防止其進展成網膜剝離。

針對同一病灶,除非網膜裂孔擴大,否則雷射通常不需重複作;但原先正常網膜,隨著人體必經衰老,還是有可能出現新的裂孔,所以高危險群必須至少半年一次檢查眼底,以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因為雷射沒有開放性傷口,如果拖到網膜剝離必須手術,就辛苦多了。

Friday, October 12, 2012

謝謝你還記得我


週二在早上門診奮戰到下午時(施文儀說:對不起,醫師連勞工都不是),接到三十多年前的小學同學打來診間的電話,說找我好幾年了,匆忙聊了幾句後,要了我的電話;晚上傳 line來,告訴我小學老師每天還在眷村搬遷後的新家附近散步,還叫我別再失蹤了。(我曾經搞過失蹤嗎?)

週四師兄傳簡訊給我,說高中時期曾教過我的生物名師還記得我,要他務必問候我。在接刀空檔看到這意外的訊息,真的讓我又驚訝又慚愧。驚訝的是老師在自然丙組學生的心目中,簡直是神人的地位,而且教導學生無數,居然記得我這小馬鈴薯;慚愧的是我蒙他教誨,考上醫學系,卻從未當面致上感謝之意。

我這生中,辜負過多少善意啊;不願回首過去,實在是有許多難以承受的傷痛。

言短情長,未來無論是否有緣再見,謝謝你還記得我。

Friday, October 05, 2012

知道健保費為什麼又要漲了吧

有位伯母(稱伯母,表示我沒有任何不敬)到我的門診,我耐心詢問病史過程如下:

她首先抱怨多麼難掛號,再來抱怨之前在診所雖拿了眼藥但點過沒改善,我問她原來眼藥可有帶來,但她說沒有,還說不想再點了,叫我開新的給她。

我說先把舊的眼藥帶來看過再調整藥物,她說家住很遠很麻煩,反正她也不想再用了,堅持叫我開新的給她。

因為我檢查出她有乾眼症,所以開了人工淚液給她,但她堅持之前點藥水都沒效,鐵定要加一條眼藥膏。

為了所謂視病如親的和諧醫病關係,我敗下陣來屈服了, 但謹守最後一點醫師的尊嚴,我請她下次回診一定要帶所有之前用過的眼藥來,空瓶也要帶。

終於伯母四周後回診了, 登ㄌㄥ !


共有來自三家眼科診所的七瓶藥水,其中有兩瓶是一模一樣的,每瓶都只點了幾滴,但她都不要了!現在知道健保費為什麼又要漲了吧?

Saturday, September 29, 2012

盪鞦韆


禁錮在封蓋水平面下

監控身心悚然無法掙脫之恐慌

強迫 靈魂和緩的 奏鳴

想要回到盪鞦韆無憂時光

不是說身體壓低向後腰腿使力

就能期待迎接艷陽翩飄飛起

綁著辮子的散亂髮絲輕撫臉龐

女孩 與光 與風 與影 共舞...

光 倏然刺眼直衝枕葉

風 呼嘯吹折堅韌意志

影 陰森壟罩公義無聲

Friday, September 28, 2012

教師節~真的~快樂

這張電子賀卡看在臨床教師資格因為強取豪奪而內憂外患的我的眼裡,真是 ironic。

Monday, September 17, 2012

給 Jolin 的一封信

Jolin 小姐:

您好!

我們全家都很喜歡妳,甚至曾經攜家帶眷欣賞妳的演唱會,對妳的認真傑出留下深刻印象,也常常在同事朋友前稱讚妳的專業與努力。

九月十六日是妳在台中的簽唱會,我的寶貝女兒因為很支持妳,不僅預購了妳的專輯,還央求我讓她參加簽唱會。

所以早上九點她的爸爸就開車載她到會場,一直排隊等到下午四點半開始簽名,她拿到 22 號的牌子,走到妳的面前拿出專輯簽名,妳卻連看都沒看她一眼。

善良的學生族群,應該是支持妳的主力吧;而我天真善良的女兒,直到此時還是很高興能到現場見到妳精彩的表演,對妳並沒有絲毫埋怨。

我了解妳很忙,若不能握手無法合照我都可以理解,但抬頭看一眼苦等妳多時的小孩子,這應該不算無理的要求吧?

我想到自己的女兒為了看到妳拿到親筆簽名,等了七個半小時,卻連一秒眼神交會都沒有,就心疼難過。

希望以後妳對喜歡妳的青少年族群,在擁擠的人群中,多一些疼惜與關注。

Thursday, September 13, 2012

人嚇人

有位伯父,被醫師安排回診做眼底血管攝影。

因為之前都有太太陪她來,而且侵入性檢查最好有家屬陪同,護士沒見到他太太,所以問他:「伯母有來嗎?」

伯父被觸動情緒,突然悲從中來,哽咽激動地說:「我太太,我太太....」

護士大吃一驚,想到伯父伯母都是七八十歲的人了,人有旦夕禍福,莫非先走一步;一時不知如何措辭關心,只好先發揮醫護人員最擅長的同理心,伸手拍拍他的背安慰。

阿伯勉強順口氣,終於把話說完整:「我太太跟我離婚了!」

雖然也不是很好的事情,但人命關天啊,伯父,您老也把話說快一點。

Monday, September 10, 2012

母與子

最近一直淪陷於被主管錯愛的厄運中,不知何時委屈能被理解。

所以一個人獨處時想不通,一群人時覺得很孤單,想把話說清楚卻又明白沒有用,只能自己調適,但久久難以釋懷。

聽到江蕙二姊的「落雨聲」的歌詞:「哭出聲,沒人惜命命。」特別感傷,我想念我的媽媽,希望她還能教導我該怎麼處理才好。

上周的某個晚上,去接哥哥下課途中,因為晚餐還沒吃,忽然想吃麵線。

奇妙的是右邊視野就出現了一家蚵仔麵線店,還標明能暫解我千愁的麻辣。

迅速停妥車走過去店面,沒有客人,只看到一名小學低年級的弟弟站在小板凳上,靠著流理臺奮力洗鍋蓋。

沒有看到任何大人,我雖覺得奇怪,基於尊重孩子,我還是開口問:「弟弟,請問還有賣麵線嗎?」

他看到我,勤快的回答:「請妳等一下,我去叫我媽媽!」

不一會,一位略顯憔悴的婦女出現了,還是有禮的招呼我,在她幫我盛麵的同時,弟弟已經去拖地了。

我驚訝於他的乖巧懂事,情不自禁讚美他:「妳的兒子好乖啊!」

她眉頭稍微舒展說:「其實我剛出院,是心律不整,他很擔心我,所以幫忙我做許多事,他還會洗衣服曬衣服呢。」

並不習慣探人隱私的我脫口問:「沒別人能幫妳嗎?」

她故作輕鬆說:「只有我們兩個啊,那天還是我自己叫救護車的,幸好現在我好多了。」

不知能幫上甚麼忙,臨去前,我走到弟弟身旁,獻上我最真誠的稱許,以示鼓勵。

所幸此刻媽媽還能呵護著孩子,孩子還能孝順著媽媽。

社會上辛苦的人好多啊,下班後希望能有時間繞過去看看。

Friday, September 07, 2012

支持林俊逸



最近我的同事都常被我推薦林俊逸,除了大家對他過人才藝的印象,我還牽拖欣賞俊逸的理由:


第一:我從小就喜歡費玉清。(我是說從很~小~喔~!)
第二:我們都來自高雄。(港都當然都出熱血青年!)
第三:我們都姓林。(姓林的多是俊男,咳,美女!)
第四:他的名字和我弟弟差一個字。(我弟也很帥氣優秀呦!)
第五:他們都唸文藻…(文藻畢業生都超有氣質!YA!)

其實絕對不只這樣。

年輕人喜歡林俊逸,可能是把他當作崇拜的偶像;而我們比他年長幾歲(真的只有幾歲),平日又很少認真看電視的社會人士,除了讚嘆他的聰穎天籟、謙虛自愛外,其實心底多少會覺得欠他一個公道。

因為在他空有一身本領,在戲棚下站得腳酸,卻苦無登上舞台機會時,我們不知道二十年前就聽過的俊逸,已經變得如此內功高強,讓他多磨了二十年,卻沒更早助他一臂之力登上演藝高峰。

所以在今年再次認識林俊逸、進而欣賞林俊逸的的哥哥姊姊們的心目中,俊逸就是我們的國民弟弟,不論他的原音或模仿,他的EP或唱片,從此全力支持!

俊逸底迪,我已經下定決心,在我有生之年(這話好像說得太重了:P),你出的每張專輯,我保證每張都買(原來說這重話只是想多支持幾張)

畢竟我這輩子第一次參加的簽唱會,竟然就是你的簽唱會!

本來擔心驟雨會影響人潮,才下定決心出門;看到雨中那麼多人喜愛你,我太為你高興了!

其實我真正支持林俊逸的理由,就是看到他在逆境中力爭上游、力求突破的執著,彷彿讓在生命中關關難過關關險過的凡人,交換一個「我懂你」的眼神。

Thursday, September 06, 2012

好想回巴黎


很難想像這是智慧型手機在郵輪搖晃中拍出的相片,超越同時競拍的 GF-1。

Tuesday, August 28, 2012

開學的憤怒



看得出來妹妹有多不喜歡上學了吧?!

(謎之音:果然ㄅㄨˊ是我親生的...)

Sunday, August 26, 2012

Take Home Message

這是在戴高樂機場看到的看板,簡單的幾個字,觸動我心。


My one piece of advice. No matter how stressed you are, be nice to people.

Tuesday, July 24, 2012

小心睫毛增長液可能副作用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若能擁有天生濃長捲翹的睫毛,而不需每天繁雜的刷睫毛、戴假睫毛甚至去接睫毛的耗費功夫,更是女人的夢想;所以購買美國聯邦食品暨藥物管理局核准上市,又經過醫師處方的睫毛增長液,就可以安心了嗎?

陳小姐是位總是走在流行尖端的時尚女性,因為工作需要,必須時常面對鏡頭,雙眼有視差的她,配戴隱形眼鏡才能看得清晰。她向來非常重視眼睛健康,不僅選擇較衛生的日拋隱形眼鏡,居家也盡量改換有框眼鏡讓眼睛休息。

可是兩周前,她的雙眼開始發紅,於是她尋求眼科醫師治療;前位眼科醫師見她雙眼泛紅極為嚴重,所以診斷她為病毒性結膜炎,開立抗生素與含血管收縮劑的類固醇眼藥水使用,並請她停戴隱形眼鏡,幾天後雙眼逐漸退紅但未完全復原。

因為她必須重返工作,所以試著開始短時間戴隱形眼鏡,奇怪的是明明只戴兩小時,又睡眠充足,為何雙眼又紅得厲害呢?她要求是否可以開立效果更強、能讓眼白微血管完全收縮的退紅眼藥水呢? 但是微血管收縮眼藥水長期使用恐怕會引發黑色素沉澱、眼睛反紅的副作用,甚至還可能影響淚水分泌變少,導致乾眼症,所以必須審慎處方。

經詳細詢問病史後,她才想起最近在皮膚科診所購賣了睫毛增長液,開始使用後眼睛才紅,以為得到病毒性結膜炎停用稍退,現在再用又變紅。 所以答案揭曉,原來她是塗抹有效成分含Bimatoprost的睫毛增長液,發生眼睛紅的副作用。

這種藥物是一種結構類似前列腺素的化合物,可用來結合前列腺素接受器,這些接受器分布於毛髮上,與毛囊生長有關。可能的副作用包括眼睛紅、眼睛癢,以及眼皮發黑,虹膜也可能顏色永久加深,甚至虹彩炎、黃斑部水腫引發視力模糊。 

睫毛增長液雖然可以讓睫毛暫時濃密纖長,但愛美女性若使用後發生眼睛紅癢、黑眼圈、視力模糊等症狀,就醫時別忘了主動告知眼科醫師有使用此類藥物,以幫助醫師正確診斷、對症下藥。

Friday, July 20, 2012

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沒有預警

在 狂飆嘶吼 憤怒情歌中

呼嘯飆過 國道一號南下286.9K

測速相機也嚇阻不回 失控的心

駛進從不願撥開的 迷霧裡

直到 世界末日 那天

當你心急 line 好友的空檔

請 莫略過我的來電

Tuesday, July 10, 2012

教授語錄

俗語說的好: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我家教授雖不老,但總是出言成理,出手便知有沒有。

有位再生不良性貧血 (aplastic anemia) 的病人,因為白內障日漸嚴重而日益模糊,輾轉看了幾位醫師,由於行內人會懂的社會險惡,沒人敢幫他手術,所以來到教授門診。

病人略有醫學常識又心裡焦急,想拜託教授執刀,但又擔心自己的血液現況,要求教授先開立抽血檢驗單,一定要看過報告後,才願意安排手術時間,還希望最好能先輸血再開刀。

 終於病患手裡拿著抽血單滿意地離開診間,教授對徒子徒孫開示了:

「本來白內障手術出血最多只有 0.1 cc,現在他堅持一定要先抽血,反而多失血 20 cc。」

現在行外人稍懂不必要的檢驗與防禦性醫療怎麼來的吧?

Saturday, June 23, 2012

此袋非彼袋

最近有位伯母開完白內障回診,手術很順利,視力已經進步到一點零。

奇怪的是她向我抱怨,視力還是很模糊;我皺眉歪頭認真思索,明明不用戴眼鏡就能看到一點零,為何會覺得看不清楚呢?

正當我搜尋腦內的眼科知識時,伯母接著問:「是不是被這塊皮擋住了?」

我看著她捏著鬆弛的下眼皮,也就是眼袋,恍然大悟;原來伯母是愛美,想開眼袋,又不好意思明說,所以用迂迴法,故意抱怨視力依然模糊。

無能的眼科醫師還是該誓死捍衛自己的名譽,為了讓伯母一聽就懂,我想到以王院長最心疼、全國知名度最高的總統為例: 「妳看馬總統也是有眼袋啊,眼袋是不會遮住視線的。」

總算伯母勉強接受的離開診間,我轉頭對身旁的住院醫師說:「 可能眼袋真的會遮住視線,不然馬總統最近怎麼會做成這個樣子?」

總是淡定的住院醫師冷靜回答:「馬總統做成這個樣子的原因不在眼袋,是在腦袋。」

......

以上報導本人不負任何責任,因為不是我說的。

Tuesday, June 19, 2012

奇怪耶~妳

有位伯母第一次來門診,就抱怨上眼皮鬆弛擋住視線。


因為上眼皮鬆弛確實擋住視線的話,手術效果不錯,而且健保給付;我跟伯母說明後,附帶提醒若真想開刀,下次門診記得請家屬陪同,解釋手術可能風險並充分了解後,再安排時間。(現在哪個心智正常醫師吃了雄心豹子膽,敢病患第一次就診、家屬沒來就安排手術?)

兩周後伯母由女兒陪著來了,直接表明當天想開刀,我表示非緊急手術必須安排時間,不能今天開。

伯母說:「上次妳沒講。」(我明明有講!)

忽然她又想到了:「我想順便開雙眼皮。」我委婉解釋若是美容手術,無法用健保必須要自費。

伯母說:「上次妳攏沒講。」(妳是有問嗎?)

忽然她又想到了:「我想順便開眼袋。」我直接解釋若是美容手術,無法用健保必須要自費。

伯母說:「上次妳嘛沒講。」(現在是怎樣?)

伯母妳嘛卡拜託,妳上次不但沒說想開哪種手術又沒確定要開,幹嘛現在一直怪醫生,奇怪耶~妳!

Saturday, June 16, 2012

退休 或 殉職

科裡舉辦晚間聚餐,歡送資深醫師退休。

是位慈眉善目的老先生,因著信仰總是笑容可掬與世無爭。

我因為下午排滿手術,趕刀空檔踅到隔壁房間,問另一位也在開刀的主治醫師是否晚上會去。

她說:「當然要去啊!一位醫師能在這家醫院做到退休,真不容易,一定要去!」

我得到肯定答案,回到自己房間,告訴住院醫師彼此要加快速度,才能及時下刀共襄盛舉。

他趁空問我:「醫師,妳有想要在這家醫院做到退休嗎?」

想到近來法官動輒刑事伺候醫師,身處日益崩壞台灣醫療環境, 我努力保持平常心回答:

「退休?我只怕還沒做到退休就殉職了 ˊ_>ˋ    」

Monday, May 21, 2012

一張嘴

人們常爭相告誡

作事不能只剩一張嘴

怎麼對沒有一張嘴的良醫

總是橫眉豎目咄咄相逼

為何對只有一張嘴的名醫

照單全收半點戒心都繳械

Wednesday, April 25, 2012

誰來醫治老天爺的眼睛

今天有位傷心的母親在我懷裡哭,她身材很瘦小,只到我下巴,但為癌末的女兒換邊拍痰的手很有力。

母女都是我的病人,先是女兒的癌轉移到雙眼,因為我們很有緣,所以治療後視力挽回到一點零;在女兒體力還可以時,陪(逼?)著媽媽讓我幫她開了白內障,因為女兒的孝心,視力也進步到一點零。

看著比我年輕聰穎的生命在床榻點滴流失,我不知如何與命運搏鬥,只能對媽媽說:「妳真的很棒,讓我抱抱妳。」

剛剛才幫女兒拍痰,又展示韋禮安親自前來贈送禮物的堅強母親潰堤了。母親視力一點零的眼睛與醫師靠眼鏡才能看得見的眼睛,眼眶裡悲苦的狂潮氾濫著。

幸好兩周前我曾專程南下來看她,與當時神智仍清明的她促膝深談,表達我對她的欣賞與敬意。

人們總是說生命很無常得好好珍惜卻總是健忘,我為昨日自以為無法宣洩的莫名冤屈感到羞愧。

Monday, April 02, 2012

判別熟女與輕熟女的方法

「賽德克.巴萊」電影交響詩音樂會 3 月在高雄首演後,4 月 7日將到台北國際會議中心演出;啊!真想親臨現場!

自從看過「賽德克.巴萊」電影後,幾位要好的科內女同事對飾演中年莫那魯道的林慶台傳道劇中威嚴睿智的演技大為感動折服。

總算醫院宣布某日即將邀請他來院內中午禮拜演講,知道這個消息我們好高興啊,因為平時醫療工作大多中午無法休息,所以能夠先請假的都預先請休了,只有我要看門診沒得請。

鬱悶中我私自做了決定,早上看診我都不要休息拼命看,這樣十二點過後溜進會場五分鐘,看他一眼就回去工作應該不過分;因為妹妹之前曾畫了他的素描,我也印好準備請院牧部同工轉交送給他。


終於到了期待的時刻,我走進爆滿的演講廳,看到林慶台傳道含笑坐在第一排,台上是院內牧師語氣高昂在介紹他;我覺得心滿意足,也該回去看診了,於是走向院牧部同工拜託她將畫像轉交給他。

她很熱心建議:「妳應該親自拿給他!」

可是我還得回去工作啊,此時聽到院內牧師說:「現在我們請董事長說幾句話!」

事不宜遲,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我開始從演講廳的最後向前移動,走到第一排林慶台傳道的身邊蹲下;他雖不知道我是從那裡冒出來的,還是親切和藹地看著我,眼神超和善。

我將放在講義夾裡的素描遞給他說:「這是我女兒畫的,送給你。」他笑著回答:「畫得很好啊!謝謝。」他伸出手與我握手,手掌非常厚實溫暖,而我居然語無倫次說:「因為我還要看門診,不好意思,得先走了。」

在眾目睽睽(包括董事長)下,我起身往回走,臉上鎮定其實開心得不得了。看到我暴走演出的同仁事後都覺得可惜,說我怎麼不請他簽名,拜託,那種溫馨場面我怎麼說得出口。

雖然工作所逼無法聽完演講,後來看到影音檔深感他的口才與真誠果然相得益彰。

下班後我難掩興奮打電話跟忙姐姐分享:「大姊!今天林慶台來我們醫院演講耶!」忙姐姐第一時間先問:「大慶呢?大慶有沒有來?」我被澆了冷水,悻悻然說沒有。忙姐姐聽出我沒有得到共鳴的落寞,連忙安慰我:「這證明妳還年輕,因為像我這種年紀大的熟女,就會比較欣賞年輕的大慶;只有年輕的女生才會喜歡年紀大的林慶台啦!」

好啦好啦,勉強接受:P

Tuesday, March 13, 2012

來點輕鬆的


對啦!我是拒買韓貨,但妹妹所畫 Q 版少女時代真的蠻可愛的。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2

團購-反針孔偵測器-限第一線醫療人員

只要是這個部落格的老朋友都知道,盲醫師向來廣納百川察納雅言,為何首次發動團購,只限第一線醫療人員呢?

因為第一線醫療人員已無預警地陷入由院方高層委託公關公司,派出偽裝病人,到各科門診掛號,刷健保卡,試探誠心投入醫療工作的第一線醫療人員,對看診醫師訴說病情取得處方藥物。

而且他們在身上裝置針孔錄影機,在沒有事先告知徵得第一線醫療人員同意的前提下,全程錄影後提供給院方,甚至在科會中公開播放。

尤其是醫院高層,總叫醫師共體時艱,因為健保局一點只給八毛,所以每個月先預扣醫師 15 % 薪水,也許醫師的血汗錢部分已經進了公關公司的口袋。

經請教法界人士,院方高層與公關公司可能已觸犯刑法第 315-1 條 (妨害秘密罪,主要包含窺視竊聽竊錄罪。):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罰金:一、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二、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第一線醫療人員的身心挑戰已經到了極限,對外我們怕無理的醫療糾紛,終日惶惶不安超時工作忍氣吞聲;合理合法的內部檢討改進自是必要,但如今院方高層居然找人偷錄看診檢查過程後高調檢討,還理直氣壯說又不會流出去有甚麼關係?

可憐第一線醫療人員位於醫院最底層,除了過不去尋死,為求苟延殘喘養家活口只得另覓生路,現在社會大德可以諒解為何首發團購-反針孔偵測器-只限第一線醫療人員了吧?

可悲的是此時一定會有不知基本人權為何物(人之尊嚴, 價值, 男女, 大小各國同權之信念)之醫院管理階層有力人士,正為院方高層的奇思妙想而擊掌喝采。

Saturday, February 04, 2012

風波

曾經與高層因為醫療服務的理念難以溝通而陷入僵局,發信要求我到手術審查委員會報告。


事件說明:

患者原為常規手術,預計行Pars plana vitrectomy (vitrector)- complicated ,20:30 當時 OR 開7間(如附件),3台 combine (常規大刀),1台 open heart (急診),1台GU(常規),1台骨科(急),1台眼科(常規)。

當時來1台二急C/S,in charge nurse 告知醫師預關常規手術房間,須以急診刀優先。眼科醫師不願意遵守,告知小夜 in charge 此病患有失明危險,將常規手術改為二急,並要求流動護士將病患帶入Room內繼續開刀,事後發現此病患手術收費又未收急診。

需回覆改善:請確認說明該患者是否符合急診條例,若符合急診為何未勾選急診收費,並於手術審查委員會中報告。

當時已經是一個多月前的手術,我是開死人還是醫瞎眼?必須去手術審查委員會中報告?看不懂這封電子郵件在說什麼,打電話給護長。原來我常常加刀開不完,必須開到小夜,被部長盯上了,施壓給她發信給我。她建議我還是回覆比較好,也讓外科醫師了解「眼科也是有急診刀的」。

我可笑而無力的回覆如下:

患者診斷為糖尿病視網膜症合併視網膜剝離,視網膜剝離本就屬於眼科急症,不盡快手術就會失明。

原排程常規手術,是考慮當日早上本人必須看診,即使安排急診刀,能夠有房間,也無法分身進開刀房。複雜玻璃體切除手術,只有視網膜醫師能執行,無法由其他醫師操刀,只能一台一台親力完成;且近日已有媒體報導,若主治醫師在看診,同時卻有掛名手術進行,而被病家申訴抱怨之情事。

敬請長官前輩明察,視網膜醫師負責的手術,以視網膜剝離、玻璃體出血居多,而全都應該屬於眼科急症,但若眼科今後都把此類手術安排為急診刀,是否會造成開刀房 in charge 的另一種困擾,還請長官裁示;若沒有爭議,以後我會都以與事實相符的急診刀安排。

本人自認對份內工作盡心盡力,時刻以搶救病患視力為第一優先考慮;遠道而來的病家,只為尋求視力的一線生機。雖然眼科病患早已超過一般醫師體力所能負荷,但我們能切身體會病家的殷切期盼,所以眼科全體醫師,經常沒有加班費超時工作,不為爭名奪利,只為搶救視力。早上看完門診,胡亂吃了幾口飯,沒有休息,即刻投入精細的眼部手術工作。

不料這樣的為患者拼命醫療,本人卻被長官前輩視為重點檢討的對象,實讓視病如親的醫師痛心疾首。

在這裡我確認該患者符合急診條例,但為何未勾選急診收費,必須請教當日未勾選急診收費的人員,實非本人所能掌握。

氣溫開始下降,熱情很快被澆息。曾經我與嚴重的糖尿病視網膜症合併視網膜剝離與增殖性玻璃體視網膜病變奮戰四個小時終於虛脫下刀後,資深骨科醫師質疑問我:「一顆眼球開四個小時,妳是在開甚麼?」

四大科皆空最近成為熱門話題,其實不管那一科醫師只要留在教學醫院,處理複雜病例,持續研究教學都不輕鬆。偉大的外科醫師真的都以為「眼科沒有急診刀嗎?」

Tuesday, January 31, 2012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Busy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busy.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