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9, 2014

檢討 VS 改革

信守對季節的承諾,茶花又開了。


花兒的要求非常少,陽光空氣水,和偶爾施予的養分。


把國家未來寄託於不思檢討而只會改革別人的傲慢領導時代必須過去,

人民今日的覺醒但願能給台灣後代活路;

有幸當選的人敬請戒慎擔負民眾的付託,

不然下一個失意政客就是你。

Saturday, November 15, 2014

好友與醇酒


臆轉念得道 

事過閴無痕

嘆扯心崩潰

多在一瞬間

所幸有醇酒

伴好友懂我

Saturday, November 08, 2014

泰晤士河畔



初秋重逢倫敦,

揣度此生與你的緣分就走到這裡了。

在 Her Majesty's Theatre,

為心碎魅影再次流下一滴淚。

倫敦塔外洶湧虞美人花海,

花開花謝戰士魂兮來去當真灑脫?

無法盤據不羈心靈,

但倦乏 photoreceptors 終究歸向癡傻守候。


Sunday, October 12, 2014

第一故鄉


我的籍貫是台北,生長在高雄,第一份工作在嘉義。

雖然是台灣人,童年在眷村度過,台語是第一年住院醫師開始學的。

本來覺得自己的台語半路出家,只能仰賴鄉親包涵;但到台北受訓時,才發現比其他北部孩子略勝一籌(哈)。

工作了十年,不捨離開面對未知;爭取到回鄉支援,又四年多。再次結束,非自己所願,離情依依,溢於言表,但只能順服命運的安排。

但我最好的青春,最痛的經歷,都留在這裡,曾在這麼美的夜空下獨酌辛酸與甜美。

味全頂新的惡行,絕大多數台灣人都生氣了,不論我們出生在哪個角落,只要認同台灣,台灣就是我們的第一故鄉,要盡心愛護她。

一再辜負人民信任沒有良心的負責人,絕對要讓他們得到最嚴厲的制裁;但那些無辜辛勤工作的員工,敬請政府一定要幫助他們度過難關,不要讓他們生活陷入困境。

冷冽的血月總會圓滿,溫柔的月光請撫慰這土地上受傷的心好嗎?

Monday, August 18, 2014

最近看的好書

到新的醫院已經快一年半了,剛開始終日舔傷口轉移悲情,能夠苟延殘喘到今日,除了英俊瀟灑風流倜儻英明睿智舉世無雙的主管外(終於能換氣),就是夠好的圖書館了。

這個圖書館,不僅剛上架的新書就可以借,一次可借三十本,而且有時工作太忙來不及還書,一天一本只象徵性罰一元,就有這麼好的事!

最近借到的書,這兩本我覺得好看的不得了,推薦給舊雨新知:

阮義忠 『人與土地』

畢飛宇 『造日子』

分別描述的是台灣與中國過去鄉野的歲月點滴,一則一則的回憶片段,可以找些細碎時間賴在臥榻上斜倚品味。

阮前輩充滿感情溫潤的口吻娓娓道來台灣人與土地的緊密連結,觸摸靈魂的照片更發人深省;畢先生跳躍活潑的調皮口氣讓人回想起物資缺乏但野趣無窮的童年,一邊就是一國,孩子就是孩子。

搬家搬到怕了,買書的手緩了;還好有圖書館,排遣無謂的憂傷。

Saturday, August 09, 2014

我佛慈悲


九月我就要第二次看到大笨鐘,自由女神今生已見面兩回, 

萬里長城爬一趟就夠了,而好望角太遙遠…… 

大嶼山大佛,永遠法像莊嚴。 

只要偶爾能喘口氣,去哪裡都好。 

有投緣的玩伴,更好!

Friday, August 01, 2014

重逢太難


門診區的天花板上,傳來細細碎碎腳步聲,不留神就有隻小貓從天而降。

所幸貓兒天生的敏捷,沒摔傷筋骨,沽溜大眼依然無辜可愛。

專業人員自掏腰包買了幼貓奶粉,期待有緣愛心人認養照顧,因為不知母親在何方。

高雄氣爆讓人震驚,憂心掛念著故鄉的土地民眾,痛失親人的悲傷歷歷在目,難以平息。

但願往生者安息,雖然每一步都難以跨越,祈禱在世者有足夠勇氣在流淚後面對漫漫人生。

生命強韌而脆弱,且珍惜寶貴光陰的片刻,期待再相逢也許永遠不會實現。

Monday, July 21, 2014

只對自己負責樂評

 山丘

雖然得了 2014 最佳年度歌曲 現階段李宗盛的歌只適合給他自己唱了

有興趣的人可以聽聽他 2011 幫楊宗緯製作的專輯



即使楊宗緯這麼會唱的歌手 都無法駕馭揮灑他近年更是充滿個人色彩的歌曲 

其實「山丘」就是像在對多年老友聊聊中年心境的歌

對盲醫師來說 個人的心情只有自己能懂 不必有被旁人擊中的附和感 

就像我喜歡的歌 都是在它還沒有大紅(或是我還沒知道它已經大紅之前...)才有可能讓我感動

就像「山丘」在我聽到之前 就有許多中年男子都聲稱被觸動了

這麼多獨一無二的鋼鐵硬漢 卻因同一首歌而柔軟失去獨特性 才是讓我最傷感的部分 

但是盲醫師已到這個年紀 沒有時間再悶悶不樂了

每個男子都有豐富飽滿上山下海的人生體驗 對在乎的人而言 永遠是最獨特的 別讓李宗盛對昂然獨行的熟男下了心毒

走累了就休息 還是累就再歇會 不然就賴著唄

(不打標點符號 好輕鬆啊!)

Monday, July 14, 2014

Good Old Days

隨著這個部落格逐漸破敗,有些心底的感觸可以不經修飾貼上來。

對於被賦予的醫療工作的厭倦,終於在拜讀陳振武醫師傳記時透徹明白。傳記裡提到,雖然他看診速度很慢,但病人都耐心等候,因為他視病如親,光是為病人講解病情就花掉二十分鐘。

而現在的醫療環境是,醫師很願意耐心解釋,但外面的病患不是打開診間門來催促,就是進來看時抱怨檢查等很久看診等很久下次要醫師幫他掛前面一點。

醫師不是聖人(至少我不是),看診區這樣急躁雜亂的氣氛,讓我無法平心靜氣看診,坐在診間經常感到內外交迫氣虛疲累。

而且我是視網膜次專科醫師,但因為被醫院要求為病患服務,無法限號;我的門診經常被掛進一些只是結膜炎的現場病患,基於醫師的職責,我也會認真診治。

但來了一個阿嬤,有一位中年家屬陪她來,一進來就抱怨右眼眼睛紅,點藥都沒效;一聽到有在點藥但沒好,當然要詳細問原來點甚麼藥,有沒有帶來?

但家屬說沒有,再問她點幾種藥水,她說一種;再問她眼藥水從哪裡來的,她說在藥房買的,又說前幾天先買了一瓶,點了沒效,昨天又去買,點了還是沒效。

我問她一天點幾次,老人說不清楚,中年的也不知道。所以我只能請她藥房買的先不要點了,開新的眼藥給她;但解釋若還是不舒服,再看醫師要把原來的眼藥帶給醫師參考。

拿乾洗手給她們清潔雙手降低傳染風險,說明不要自行到藥房買藥、新的眼藥使用頻率,流行性結膜炎要一至兩個星期才會好,若沒有怕光更不舒服,不用急著再看醫師;衛教完畢後,當我洗完手正要打鍵盤開藥時,中年家屬開口說:

「沒看過妳這種醫師,問病人好像在審問犯人!」

我停止開藥,抽出健保卡還給她;看著她的眼睛問她:「妳們說之前點的藥都沒效,我不該問妳們是點甚麼藥嗎?」

「別的醫師都不會像妳一直問,好像在審問犯人!」

「難道都不用問清楚,就直接開藥妳覺得比較好嗎?」

她當然不會示弱:「別的醫師都不會像妳一直問,好像在審問犯人!」

我終於住嘴,因為我累了。我應該走了,我空有本領,但我不適合這個醫療環境。

Sunday, July 13, 2014

Wish you were here


從黃昏到清晨,高雄的海景有都會的櫛比麟次,自然的碧海藍天。


這樣小宇宙的窗景,若沒有求知若渴的鋼鐵意志,誰會想要離開房間呢?

Monday, July 07, 2014

Over my dead body!

最近有位中年婦女因為視力模糊,由媽媽、妹妹、女兒陪同來看門診。

因為病情需要開刀才能改善,得到娘子軍團同意後,我開始說明手術的細節。

非常關心她的家屬輪番上陣接棒踢館發問後,慈母又開口了:

「那她手術後可以煮飯嗎?」

因為想到主婦終日忙碌的三明治生活,盲醫師感同身受地回答:

「暫時不要煮飯吧,反正在台灣要買現成的很方便,手術後多休息比較好。」

沒想到慈母的反應是:

「是喔,反正她也沒在煮飯。」

.............................................................

誰敢再多問一個問題,除非 Over my dead body!

Saturday, July 05, 2014

Statue of Liberty is Open!

去年秋天計畫去紐約,出發前傳來美國聯邦政府關門的消息,就是美國國會的惡鬥鬧脾氣,身經百戰的台灣國民本不以為意;但聽到自由女神也不見客,開始心煩,幸好到了紐約,自由女神終於重新開放。


室內展覽廳,可以看到自由女神的細部解剖構造(!?醫師的職業病)雕塑的臉部是根據設計者法國雕塑家巴特勒迪的母親的外貌進行設計的,儼然寶相莊嚴。聽說「愛」在法文有八種不同程度的表達方式,而在英文只有兩種,文化層次高下立判


更棒的是,導覽機是台灣製造的!(雖然中文導覽是捲舌的北京腔...)果然耐摔防刮(謎之音:誰敢拿來摔啊,小心 NYPD 把你抓起來)。


二十幾年前,因為母親省吃儉用,讓我遊學美國五十天,當時只有搭乘渡輪,遠看自由女神;此次終於有幸登上自由島,近距離欣賞這偉大的世界文化遺產。巴特勒迪紀念他的母親,而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母親賜給我的。



海鷗飛過自由女神,人生的下一站將往哪裡去呢?

Thursday, June 26, 2014

歲月的累積




手術鞋變舊斑駁

這是歲月的累積

刀影心法俐落不染塵

也是歲月的累積

怎麼會

對大喜大悲

跌至谷底的情緒無計可施

絲毫沒有長進

Sunday, June 15, 2014

戒心



在有問必答言談中 

感覺莫名敵意戒心 

熱血在心房裡激盪 

胸膛起伏被遮蔽了 

不相信專業沒關係 

唾面質疑挑戰都行 

請別轉身丟匿名信 

踐踏醫師無愧真心

Tuesday, June 10, 2014

再多做一點

若是您有在機場等行李的經驗,相信大家都體會過把躺在轉盤上移動中的沉重行李拉到地面不是件輕鬆的差事,尤其盲醫師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子(誰?),常怕自己手會扭到。

年初去吉隆坡演講三天匆匆來回,返國在桃園機場等行李時,看到這位行李員不厭其煩把每件出來的行李站直,好讓旅客方便領取,當場真的好敬佩他啊。


上週五去醫院外面小吃街買晚餐,先經過果汁店,點了杯木瓜牛奶,先付了錢,因為趕時間,所以跟老闆說我還要去買飯,待會來拿;買好後回到果汁店,老闆看到我連忙說:「等我一分鐘,馬上好。」只見他按下已準備好材料的果汁機按鈕,再把現打好的木瓜牛奶包好遞給我說:「因為不知道妳多久會回來,怕先打好放久不好喝,所以等看到妳再打,記得趁新鮮喝哦!」雖然最後木瓜牛奶不是給我喝,還是覺得好香甜呀!

寫下最近這兩件讓我感動的事,在每天千篇一律但狀況百出又無止境的工作裡勉勵自己。

Sunday, June 08, 2014

又來嬌客

繼上次可愛的綠繡眼來築第一個鳥巢後,發現家中花園的另一棵夜香木(?)上,又有位嬌客媽媽入住。


之前上英文課時,跟老師聊到這事;熱愛鳥類的外國人問是哪種鳥,腦中只充斥醫學名詞的我無法回答,後來 google,原來綠繡眼的英文俗名叫 Japanese White-eyes 啊。

Wednesday, May 21, 2014

誰能忘記這一天

去年秋天,有一個機會,來到於紐約世貿中心原址興建的911 紀念館。

一路遊人非常多,大家都保持肅穆前進,是我和 NYPD 最接近的時刻。
中央有一個大水池「映照故人」(Reflecting Absence),周邊刻滿了罹難者的名字,這位可能是個小孩子,因為有人為他放上了玩具。
艾拉德的設計圖規畫水從雙塔遺蹟牆流入能映照反射的水池,其中心則是一片空無,引發空虛與失落感。水池周圍斜坡緩升,刻有2982名罹難者名字的女兒牆後有水牆流瀑。

 水瀑涓涓向中央流下,是否象徵親人無止境的眼淚?
 倖存者樹  (Survival Tree)  這棵樹原植於1970原世貿中心的廣場
911之後,在殘垣斷壁中被發現,紐約市將其移植到另一個公園照料,後來長至30英尺高 還發出新枝並開花,於2010年3月又被一場狂風暴雨連根拔起。 但正如其名,又存活下來。 2010年12月,又將此樹栽回911紀念處,挺立於南水池的西面。 


北捷發生的事,大家都傷心難過,我們難以忘了這一天。

但願死者安息,傷者康復,台灣重拾平安。

Thursday, May 01, 2014

有鳳來儀

上班中偶爾需要在大樓間穿梭,刻意走出恆溫空調人工光源的室內;難得走在陽光下,最喜歡流連路邊的花草,忍不住心靈交流幾句。

「今天光線與微風很好啊,開得那麼漂亮!」

雖然人是還在工作中 ON 的狀態,卻開始想念家裡的植物了。最近春神降臨,多肉植物長得胖嘟嘟的,煞是可愛;沉睡的枯枝都甦醒綻發出綠葉,彷彿約好歡天喜地開著繽紛的花。


最令人驚喜的是,低矮的灌木裡,飛來了綠繡眼,不怕人的築了巢,還下了兩顆蛋;悄悄地隔著落地窗關心,觀察鳥媽媽飛進飛出,想著家中哪裡來的好福氣,可以有鳳來儀。


最近很是羨慕一些不慣用或不情願用成語的神人,他們可以恣意揮灑三五十個字,描繪出四字成語就能表達的意境,因為不是直白的頭腦能做到。

Wednesday, April 09, 2014

都嘛說明治神宮很靈驗


月初到東京參加今年由日本主辦的國際眼科會議與亞太眼科醫學會議, 這個年會每年由不同國家輪流舉辦;因為中國打壓操作,已有好多年中國醫師雖然繳較低的費用,而台灣眼科醫師明明繳最高的費用,但都被迫戴上「Chinese Taipei」的名牌。

終於2014年,台灣眼科醫師終於驕傲地配戴「Taiwan」的名牌;但明明我們就是台灣人,揚眉吐氣卻要靠主辦日本國的 guts。

四月十日學生與公民要轉守為攻出關播種了,相信大多數的台灣人民以他們為傲。

這些日子以來,對於心繫議場但無法分身投入抗爭的我們來說,認真堅守崗位做好本份工作就是對全國各界明白表示,台灣這個自由民主國家,只會因為您們的勇敢睿智表現而更進步,絕不會如少數陰謀人士的胡言蠱惑而動亂。

大多數的台灣人民承蒙您們啟發而覺醒,我們在社會各個角落情義相挺!

謝謝亭安,您一定會金榜題名的!

Sunday, March 23, 2014

真希望今天就是總統投票日

我昨天坐高鐵到台北車站,轉捷運的時候,遇到一位婦女在問怎麼到善導寺。

因為我也要去善導寺,所以告訴她後,站在她旁邊,等著指引她下車。

到站後,我回頭確定她是否跟上,她跟我致謝,又問我如何到立法院。

知道是自己人了,我們並肩走著,我問她從哪裡來,她說從花蓮來。

「花蓮!好遠啊!」我直覺反應;她笑著回答我:「因為我兩個女兒都在立法院,我要去跟她們會合。」




開完會,夜深了,我又走到立法院外;看到許多年輕的臉孔或坐或站聚集著,空氣中有股疲倦的氣息。心疼著台灣的孩子,為著獨裁者錯誤的違法決策餐風露宿,真正能苦民所苦、將全民的孩子當成自己孩子疼的領導者在哪裡?

在開空調的總統府內開記者會不配稱『親上火線』, 自己迫害民主在先又指責學生暴力亂紀;官逼民反,本來民就該反;當無知的順民被洗腦成只懂得滿足於小確幸的愚民,沒有頭腦清醒思慮清晰的學生,台灣就快沒救了。

真希望今天就是總統投票日!因為就快太遲了。

Friday, March 14, 2014

視網膜靜脈血管阻塞眼內注射治療

寒流來襲,腦中風病例頻傳,要小心「眼睛中風」也可能無聲無息侵門踏戶。

視網膜血管堵塞就是俗稱「眼睛中風」,包含「視網膜動脈阻塞」、「視網膜靜脈阻塞」。而依阻塞位置不同,又可分為分支視網膜動(靜)脈阻塞、與中央視網膜動(靜)脈阻塞。

視網膜血管阻塞成因包括:凝血機制異常,血糖、血脂或膽固醇過高,高血壓控制不佳,血管硬化等。致病危險因子包括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抽煙,連續熬夜等。青光眼患者,因眼壓過高,罹患機率也上升。

眼睛中風主要發生在五十歲以上中老年人,發生時間常在早晚溫差大的冬天;但即使青壯年也要維持良好生活習慣,近來也有年輕急診科醫師,因醫療工作勞累,引發視網膜靜脈阻塞。

視網膜靜脈阻塞,會造成視力突然下降;若阻塞嚴重不治療,不僅引發視網膜新生血管,引起玻璃體出血,甚至視網膜剝離。最嚴重會引起青光眼,非但失明,且眼部會劇烈疼痛。

所以一旦發現視力異常,應馬上就醫,以免錯過治療黃金期,造成視力不可逆的傷害。 有些病人從不關心自己是否有眼科疾病或內科疾病,因此毫無警覺;所以一經診斷眼睛中風,眼科醫師除搶救視力外,會轉介病患至內科檢查治療。

網膜靜脈阻塞內科處理原則,包括控制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針對根本疾病治療,避免眼部復發以及腦中風,並給予藥物預防血栓繼續形成與改善血液循環。

至於視網膜靜脈阻塞的眼科治療,在視網膜靜脈阻塞初期,可將新生血管抑制因子或類固醇藥物注射入玻璃體內,降低黃斑部水腫及促進視網膜出血的吸收,以改善視力。

如有廣泛微血管阻塞,可作全視網膜雷射,以減少不正常血管形成。併發玻璃體出血和視網膜剝離時,則進行玻璃體切除手術。

新生血管抑制因子藥物效果大多維持一個月,視病情變化,可能需要每月注射一次;有一種長效緩慢釋放劑型類固醇藥物,已在台灣核准治療視網膜靜脈阻塞,可維持四到六個月藥效,不用經常眼內打針增加注射風險,青光眼或白內障併發症也較少。目前健保尚未給付,病患必須自費。

網膜血管阻塞造成網膜水腫
治療後水腫明顯改善

Wednesday, February 12, 2014

Monday, January 13, 2014

一條日光大道


在日光大道上,迎著朝陽升起。

卡在摩踵車陣中,不是置身鵝鑾鼻或三仙台。

人們踩放著油門,難以模擬夸父追日英姿。

到底執著甚麼,每夜憂煩睡去不明所終醒來。

厭煩這一切,卻依然陷於自然循環中。

Sunday, January 05, 2014

寒風中的茶花


頂樓的茶花開得正艷,雖然日夜的狂風颼颼寒流肆虐,曾讓人隔著氣密窗為她發愁。

但樹根緊捉著土壤,安靜地依靠空氣與水,只要主人偶爾施予養分,就回報以斑斕姿態。

站在樹下的人兒被花兒觸動了,不要輕易感嘆,腳踏實地,恬淡度日,一點點的善意滋潤,就足以熬過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