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5, 2011

Merry Xmas (不可以加 ' )

感謝談笑鴻儒零零落落一路相隨,盲醫師銘感五內,恨不得以身相許。

值此歲末展望新年,不是世界末日就是嶄新一年;謹以妹妹畫作,祝福大家常懷作夢童心。

Sunday, December 18, 2011

Elsword

喜歡哪一種套色?


Tuesday, December 13, 2011

神奇葉黃素

當我嘗試說一個笑話的時候,可能代表我心中隱藏著矛盾與痛苦,企圖在撕裂中重建。

在自費人工水晶體蓬勃爭鳴的時代,各公司除了標榜自家產品的卓越優點外,還突顯貼心餽贈以驕同業。

譬如某大廠豪氣附贈一副術後專用護目鏡不說,再加送一盒術後保養葉黃素。

幾天前一位伯母吃完了葉黃素,主動問我:「之前開刀送的葉黃素吃了不錯,哪裡有在賣?」

盲醫師心中 OS:『不過吃了幾顆,難道被誇大炒作的
葉黃素果真有神效嗎?』

不等我採訪,伯母緊接真人見證:「本來我有便秘,吃了都好了,真輕鬆。」

原來葉黃素不僅像電視購物天花亂墜對所有眼科症頭都有奇效,還能使嗯嗯好順暢;其實是盲醫師醫術高明,白內障手術也能讓秘結好哩哩 Orz

請來賓注意,這篇貼文沒有標籤『眼科知識』,也沒有進行雙盲試驗。

Tuesday, November 22, 2011

眼科醫師沒有很閒

去參加醫學系六年級學生醫學倫理研習營,擔任小組老師。

形式是大堂課教學後,有半個小時分成幾個小組帶開,各有兩位臨床醫師負責帶領同學討論,最後指派一位學生代表上台報告。

討論的是新生兒的病例,因為另一位醫師是兒科醫師,所以眼科醫師自然謙讓,恭請他主導發言。

沒想到兒科醫師說了開場白後,竟然對同學說:「大家都知道現在內外婦兒四大皆空,沒有醫學系畢業生想選,因為不像眼科那麼閒。」還轉頭看了我一眼。

坐在他左側的我沒料到他來這招,只想到最近婦產科醫師拼命生出五六百克的早產兒,新生兒科醫師接手奮力搶救延續生命,可眼科醫師也沒閒著啊,每周戴著眼底鏡搖頭晃腦費盡心神想在一公分多的眼球裡確認是否有早產兒視網膜症,以及時發現積極治療。

否則孩子活下來了,如果眼睛看不到,不仍有缺憾嗎?

內外科醫師需要眼科醫師的場面更不遑多讓,慢性疾病多會造成眼部病變,頭部外傷眼皮腫到張不開了,也會呼叫眼科醫師拿著撐眼器眼底鏡確認瞳孔是否放大。

所以眼科醫師是內外婦兒科醫師密切的工作夥伴,眼科醫師的服務對象,從幾百克的早產兒到百歲人瑞,都必須面面俱到;更別說眼球破裂、網膜剝離、急性青光眼、眼部中風、或酸鹼受傷等急症,眼科醫師更是二十四小時隨傳隨到。

否則平均餘命延長了,如果眼睛看不清晰,人生路難免顛跛

今年在內外婦兒四大皆空的呼籲下,眼科已經被排擠到今年只能招十幾位新進住院醫師(原本一年可收44位),相對於台灣一年白內障手術約110000~120000台,角膜移植術約700~900台,視網膜剝離手術約1200~1500台,我開始擔心以後老了白內障或視網膜剝離,沒有後生晚輩可以為我操刀,跟我同輩的台灣人可能必須出國尋訪眼科醫師以重見光明。

所以內外婦兒大醫師們,小妹永遠支持肯定您們很辛苦,但眼科醫師總是默默助您們一臂之力;且術業有專攻,拜託以後要振臂疾呼內外婦兒科的痛苦與價值的同時,好不好別再補上一句:「不像眼科那麼閒...」因為....

眼科醫師沒有很閒!!!(快累死了...)

Sunday, November 20, 2011

Retina Person 終於得到救贖

幽默的畫風勾勒出 Retina Person 的心事,如 Perfluocarbone 沉重的靈魂終於得到救贖,以後誰敢再說眼科醫師很閒,老娘一定跟他拼了。

舊雨新知不可錯過的 BLOG

Retman toon town

Sunday, November 13, 2011

媽媽的眼睛

美麗的美麗的天空裡

出來了光亮的小星星

好像是我媽媽 慈愛的眼睛

媽媽的眼睛我最喜愛

常常希望我做個好小孩

媽媽的眼睛我最喜愛

再過幾天,大學的校慶就要到了,我的媽媽也將離開我二十年。

偶爾夢裡看見媽媽,我們一如當年過著尋常日子,夢裡的慈愛自然綿長,嗅不到悲傷。

睡夢中我常為生活工作的人事挫折噤聲痛哭,媽媽會安慰我;因為我寤寐中忘了已經失去她,所以會安慰自己,不管遇到何種難關,幸好我還有媽媽陪著我。

醒來才發現孤兒的身世,可我不願自憐多感,因為我擁有的已經夠用了。

但這次被同事在社群網站的貼文而無辜遭到外人責難,真的很委屈難平,如果有媽媽在身邊,我會好過一點。

我真的會好過一點。

Sunday, November 06, 2011

Saturday, October 15, 2011

淪陷了

在每天的門診中,除了被一再要求重覆解釋病情外,最常聽到的就是幫病患預約下次回診時,病家補上一句:「下次掛前面一點!」

不曉得這是從何時開始的詭異習慣,掛號不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看門診不就是照號碼看嗎?要求掛前面一點,難道是要醫師把已經預約前面號碼的人取消,好讓你超前嗎?

一再被要求重覆解釋病情,我 OK;但在時間緊湊的門診裡,重覆解釋無法幫病患下次掛前面一點,真的很考驗醫師耐心。醫師的專業在看病,幫忙病患預約是額外服務,畢竟醫師不是掛號人員,還得面對無理要求。

尤其是最近一位跟診小姐被申訴了,因為某位阿婆一直吵著她家多遠好遠要趕車,跟診小姐一時心軟趁著有前面號碼的病人遲到讓她先看,結果被下一號的病患寫申訴單抱怨不公平。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來醫院很花時間我明白,但這是整個大環境制度的問題,醫療人員深陷其中也充滿痛苦,在壓縮時間中專心看診,還有人一直開門吵著等太久要先看,身心煎熬只想何日可以拂袖而去。

終於這樣的忍耐到了頂點,最近幫一位阿婆檢查開藥完畢,陪同的印傭操著有腔調的台語開口了:「下次掛前面一點!」

Sunday, October 09, 2011

莫那魯道

妹妹周日晚上畫的作品。



趁著國慶假日趕赴「賽德克巴萊」上集『太陽旗』,對於魏德聖導演與團隊充滿敬意,能在台灣團隊主導下拍出這樣的佳片,真的令人讚嘆,期待下周得空觀賞『彩虹橋』。

各個種族之間真的要互相尊重,對於溫順的所謂弱勢千萬不要仗著一時的強勢欺人,畢竟不同物種都有其強項,謹守本分釋出善意才能長保和平。

曾經在九月九日的廣州華人眼科醫學會演講的幻燈片中,放進「賽德克巴萊」的宣傳劇照,請在座中國醫師支持台灣電影;很榮幸今天終於擠進電影院,加入看過電影的人潮,與支持魏導演的眾多天使沾上一丁點邊。

Sunday, October 02, 2011

倏然已老

到台北參加中華民國視網膜醫學會發起人會議,在高鐵上遇到與母親一起北上的主任醫師。

先跟伯母問好後,才知道原來她是要去參加同學會的,當時的少女們已經畢業五十幾年了。

她笑說,第一次聚會時,按照通知準時到某飯店某廳見面,但她一踏進去,就覺得走錯地方,因為裡面都是老人,所以趕快退出來;多走了樓層一圈,找來問去,又回到原來的場地,裡面還都是老人。

仔細一想,原來並未記錯時間地點,五十年過去,自己已經變老人,只是之前未察覺。

我聽著伯母表情生動地描述,開懷地大笑;視網膜醫學會裡,前輩依然活躍,後生早就可畏,有幸在偉人陣中插科打諢,可以準備 fade out 了。

Saturday, October 01, 2011

"真是愛"國際醫院評鑑

最近醫院如火如荼準備國際醫院評鑑。

在為期一周的評鑑過程中,所有醫療人員皮都繃緊,深怕自己成為一顆老鼠屎。

來自美國的國際醫療護理專家以實地訪查、文件審核及深度訪談的方式,針對醫療品質及服務效能審慎評估,過程十分嚴謹。

終於在某日下午來到眼科,是年輕主治醫師的門診,當天他早上和下午都有診。

審查委員親切地用英文詢問年輕主治醫師,早上和下午各看了幾位病人呢?

年輕主治醫師遵照醫院指示用中文靦腆地照實回答:「早上看了十位,下午看了六位。」

來自美國的審查委員佩服驚訝地說:「You must be very tired!

敬愛的美國審查委員,您們真的應該早上來,見識一下台灣爆肝門診奇蹟。

Tuesday, September 27, 2011

借花獻佛

教育部 函  

發文日期: 中華民國100年09月20日
發文字號: 臺人(二)字第1000167051號

主 旨:100年教師節電子賀卡業置於本部全球資訊網首頁(中文版),請逕自上網下載並於本(100)年9月28日前轉致所屬全體教師,請 查照。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1

Two Chinas

感謝 May 熱心提供

Monday, September 12, 2011

溫馨提示

這個開頭是到廣州開華人眼科醫學會時,在白雲國際會議中心聽來的。在台灣,我們習慣說「提醒」,在大陸叫「提示」。

今天是中秋節,傍晚的一場大雨,到現在還瞧不著月亮;看到妹妹隨手的塗鴉,想起小真師兄善意的讚美,就用這張漫畫,給大夥另類「溫馨提示」吧!

Monday, August 29, 2011

煩憂已到頂點

長期以來,HIV 感染者的人權受到保護,連健保 IC卡 都不能註記;醫師看診時,肺結核患者都會在電腦跳出提醒畫面避免傳染;但連醫護人員被針扎了,想抽病患血液確認 HIV ,都必須徵求病患同意。

我曾幫過 HIV 感染者開過數刀,執業生涯從不曾拒絕過HIV 感染者求診;我待過的醫院與共事的同仁,也從不會排拒HIV 感染者。

如果真如某協會所說,有 10-40 % 的感染者因身分揭露而被拒絕給予醫治,台灣的醫院那麼多,他們可以找另一家就醫,同時已經有暢通管道舉發拒絕為 HIV 病患診治的醫師,用輿論與刑責懲罰,醫界也會譴責這種醫師。

可是若如某協會所說,只要醫療人員把所有人當作 HIV 感染源,做好防護,就可以解決醫療人員工作安全問題。大眾可知道,幫 HIV 感染者開刀,必須先把開刀房牆壁完全用厚塑膠布貼滿,顯微鏡與各種儀器踏板都要包上塑膠布,醫護人員要穿兩層防水隔離衣戴兩層手套,腳套要穿到膝蓋以上;手術結束後,手術布單與器械都要超高壓消毒兩遍,房間要紫外線消毒至少一小時。

若是每位手術患者都必須這麼作,其他病患也許還沒等到手術就死了,醫護人員一天能搶救幾條生命?

所以當絕大多數醫護人員不會拒絕HIV 感染者,「愛滋神秘名單,醫護不能知情」,真的多保障了HIV 感染者的就醫權益嗎?更遑論有些HIV 感染者就醫時刻意隱瞞病史或跨縣市就醫,醫護人員的工作安全何在?

不僅是台大成大參與移植手術的醫護人員身陷感染危機,包括最初到墜樓現場搶救男子的救護車救護員,新竹南門醫院急診室與手術室的醫護人員,處理醫療廢棄物的清潔人員,清洗消毒手術器械的同仁,或是下一批使用救護車或相關手術器械的病患,是媒體至今尚未察覺的未爆彈。

我必須強調,若沒有傷口與HIV病毒血液接觸,並不容易被傳染;但如果HIV 感染者可以先在完全對外界保密的醫療紀錄上註明,只能讓醫療專業人員查詢,無辜牽連擔心受怕的醫療從業人員甚至病家就不會蔓延,而這些都在器捐協調師與台大移植人員因醫療工作疲於奔命,以致傳遞訊息失誤之前就可以被阻止。

我認為台大犯了大錯,道歉懲處皆應虛心承受,但這錯本可以在最源頭就被阻止。

Saturday, August 27, 2011

來這一招

前日到外院支援,雖然不喜歡看很多病人,但一周只去一次,所以不太能堅持不加號。

斷斷續續有電話打進診間說要加號,終於超越體力極限太多,而且最後這位病患幾乎每天都到醫院報到,掛遍所有眼科醫師,白天看門診,半夜掛急診,可是都沒有甚麼大問題;所以我請跟診護士電話中跟一樓掛號櫃台小姐說,這一位不要再加掛了。

約莫過了幾分鐘,我專心看眼前的病人,左耳傳來呼喚我的熟悉聲音:「醫師!拜託妳讓我掛號!求求妳!」

我轉過頭平視左邊,沒有看到人,定睛一看,原來聲音發自低處,她居然雙膝跪在地上,眼神滿是慌亂祈求。

這下換我急了,沒料到她來這一招,連忙站起身扶她:「好啦好啦!妳趕快起來,讓妳掛號就是了,不需要這樣。」

她拿到加號單,馬上一臉笑意離開診間,也乖乖在候診區等待她的號碼,沒有再進來要求先看。

我雖然這輩子並不想活很久,但這下子可能折壽嚇少了幾歲。

Sunday, August 14, 2011

The National Gallery - Munch

都說北歐物價貴,從瓶裝可樂超過台幣百元可見一斑。

但藝術無價人民萬歲,從挪威國家美術館門票可知一二,大人只要五十克朗 (約台幣兩百五十元),十八歲以下不收費。

而且親近大師作品不設防,遊客可以盡情拍照,雙眼貪婪地緊盯著因歲月斑駁的巨作,彷彿回到畫家揮灑油彩的現場。

所有的名畫只有孟克 (Edvard Munch) 的「吶喊」,隔了一層保護罩,可能是因為在 1994 年曾經遭竊,但不能阻擋尖叫的穿透力。


可以這麼近,看到他的簽名,內心滿是悸動。


而他其它的畫作,都壟罩著陰鬱與不安。

The Day After


Death in the Sickroom


The Sick Child






The Dance of Life


他的自畫像,眼神也流露出壓抑與痛苦。


但願傷痛隨著生命的消逝都能淡去。

Saturday, July 23, 2011

Please don't do this to Norway!

挪威傳出二次大戰以來最嚴重的暴力攻擊,台北時間22號晚間,奧斯陸市中心的政府大樓附近遭人引爆汽車炸彈,接著又有槍手闖入南方 Utoya 島上的夏令營掃射,兩起事件共造成 87 人死亡,而且數字可能還會攀升。


聽到這個不幸消息,非常震驚意外。因為在挪威接觸的人們,都十分親切和善,曾漫步的卡爾約翰國王大道,熱鬧與悠閒是如此協調共存。


在老鷹公路偶遇的小女孩,她開心地堆著樹精靈。


翱翔在松恩峽灣的海鳥,巨岩峭壁盡收眼底。


連遊覽車司機先生都笑容可掬,他看到沿途美景也會拿出相機拍照,頗以挪威為榮。


卑爾根已列入世界遺產的布里根古老市街上,可愛有型的紫色小娃。


維吉蘭人生雕刻公園,慈愛的父親帶著寶貝女兒出遊。


在奧斯陸的霍爾門考倫山上,與漢斯-克拉格雕像 (Director of Road Construction Hans H. Krag Statue) 合照的嬌俏少女。


願霍爾門考倫山上的樹精靈,能撫慰此刻挪威人不安的心。

Thursday, July 21, 2011

姚明退休 北京剪影

中國籃球明星姚明 7 月 20 日宣布退休,想起去年北京行的王府井大街。如同世界繁榮的大城市,點綴著過往風華,這井原被湮沒,1998 年才被發現。


在年輕的亞洲球員心目中,姚明應該是一位偉大的籃球球員,在他加入職籃NBA休士頓火箭隊(Houston Rockets) 後,也把 NBA 推廣至中國大陸。看他的塑像高聳北京街頭,可以對映姚明自信有企圖心的形象。


夕陽雖然西沉,祝福眺望遠方的姚明人生下半場的表現依然搶眼精彩!

Sunday, July 17, 2011

The Viking Ship Museum

歷經十五小時二十五分的分段飛行,到達嚮往已久的挪威,造訪維京古船博物館,尋找北海小英雄。


博物館是由這對夫婦贊助的,而他們竟是美國人。


Osbereg 是其中最大的一艘,發現於 1904 年,長 22 公尺,需 30 位舵手,狹長的造型適合在深窄的峽灣出沒。


Tune 是以出土的狀態展示,建造時間皆為 850-900 年間,距今一千多年前,維京人造船技藝真是了得。


您還在等小威與同伴出現嗎?且附上與他從握謀面的妹妹天馬行空的想像漫畫。



謝謝收看!

Sunday, June 26, 2011

忘了也好

有位伯母,從我到新的醫院就與我相隨,轉眼間也四年了。

看她從自行走進診間到依賴輪椅,所幸嗓門依然中氣十足,頭腦使勁條理分明。

最近她來看我,等我檢查好眼底交代過藥水,她歉然地對我說:

「醫師,歹勢,我忘記妳叫甚麼名字了。」

我看著她的臉,撫住她的手,疼惜地回答:

「阿姆,沒要緊,我叫林志玲啦!」

本來是想逗阿姆開心的,沒料到旁邊的家屬、護士、住院醫師都笑了,只有阿姆認真地點頭。


時間在看診手術教學寫作中流逝,病人老邁了,醫師也不能倖免,總有一天點到我的名字。

Thursday, June 23, 2011

異鄉思人

到首爾 St. Mary's Hospital 參加 2011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Korean Retina Society。像畫圖的韓文自然是看不懂,但 Nail Forum (美甲論壇?)在醫院舉行真的有點意思。(還是骨釘論壇?懇請指正)


會場就像典型的醫學會議,但有提供同步口譯耳機,講者說韓文時就翻成英文,講者說英文時就翻成韓文。一整天下來翻譯者累壞了,可以清楚聽到她大嘆一口氣後,繼續翻譯:「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據說韓國的 retina person 很熱門,想要走還得考試。


中午的便當真的大開眼界,覺得韓國人喜歡吃一碟一碟的小菜,已經到了一個極致。生菜裡有一根生辣椒,還附上一盒辣椒醬。


晚宴為了招待遠來的客人,在「龍水山」餐廳享用韓國風味餐,一碟一碟的各式泡菜自不在話下。席間韓國的金時烈與鄭欽教授,教台灣醫師玩 「Titanic」,就是先在大的玻璃杯裡倒入一些啤酒,再放入空的小燒酒杯,同桌的人輪流移動酒杯倒入燒酒,如果傳遞中斟酒間,燒酒杯沉了,就得把整杯酒喝掉。


內行人都知道混酒的威力,平行移動時莫不發揮 retina surgeon 精細動作手不抖的功力;韓國醫師酒量驚人之餘,在動線間搖桌子擺碗筷等障礙物的小動作,當然也不會少,混亂中我也幫師父擋了一杯。師兄,希望您也在這裡,使出您酒膽更勝酒量的三分功力,給高麗棒子一點顏色瞧瞧。

Saturday, May 28, 2011

Adventure Story

前幾天看到妹妹神秘專注地畫圖,原來是同學下學期要轉學了,她想送給同學當作紀念。

孩子的友情如此純真,讓人覺得很感動,我也想貼在這裡留存美好回憶。

Saturday, May 21, 2011

好久沒更新

最近心情擱淺,又怕點進來的人也跟著悶,貼篇衛教文章充數吧!


陳老先生眼前模糊的狀況已經持續快一年,終於忍受不住前往眼科就診,但其中一眼已因為黃斑部病變延誤治療,視網膜嚴重結痂而喪失視力,另一眼也有明顯出血,經過檢查評估,只能盡全力搶救還有希望的第二眼…

很多老人都像陳老先生一樣忍功一流,一眼已看不見,仍用另一眼硬撐,或將視力異常誤認為白內障或老化的自然現象,非到不得已絕不輕易就醫。治療黃斑部病變,不必像以前只能悲觀看待,新藥問世,使得治療有了大逆轉,不過成效如何,還要看是否能及時掌握治療黃金期。

能否挽救視力?掌握治療時機是關鍵

要降低黃斑部病變的威脅,必須以積極的態度面對疾病,有耐心的接受檢查,更重要是多給老人支持與鼓勵,千萬不可一味隱忍而錯失良機。

早期對於因黃斑部病變造成大出血的病患,通常只能口服止血藥物與施予傳統雷射治療,若效果不彰,又不幸雙眼先後都發生黃斑部病變,以致視力嚴重惡化,最後只能協助申請視障補助。

現在有新藥的加入,對病患可說是一大福音,今年健保正式通過抗血管新生藥物 (Anti-VEGF) 療法的給付,依規定,施打患者的矯正視力在0.05~0.5之間,並經過醫師診斷,將眼底掃描、血管攝影等相關檢查報告送健保局審核,通過後才能獲得給付,一年內最多給付三針,若要持續打第四、第五針,則必須自費。

但送審多需要數週時間,若首次送審未通過則需再次審查,等待期間病情仍可能持續惡化,這是目前急需解決的問題。

抗血管新生藥物,治療黃斑部病變的新利器

眼內注射抗血管新生藥物療法是藉由藥物注射,抑制新生血管增生,經過近幾年臨床研究發現,對病患的視力有明顯幫助,病患在視力檢查表多能進步兩行以上,甚至小於0.1的視力,可恢復到0.5、0.6。最新醫學報告發現,每個月施打一針,視力進步的成效最好,但必須兼顧時間與金錢的花費。

對醫師而言,Anti-VEGF是治療的新利器,也因此目前已被使用在第一線治療。

傳統療法,視力進步有限

早期治療黃斑部病變多只能採用傳統雷射光凝固新生血管,不過長期觀察發現不但容易結疤,且會傷到正常組織,所以位在正中央的新生血管就不適用;研究也發現,治療後病灶週邊會有再復發的情形。

幾年前開始應用光動力療法 (PDT),從靜脈注射光敏感藥物(只有新生血管容易吸收這類藥物,正常血管不易吸收),十分鐘後,新生血管開始吸收藥劑,持續五分鐘,局部藥物濃度增高,再打特定波長的雷射。這種類似標靶治療的原理,比較不會讓正常組織受破壞。不過這項治療大多只能控制病情,視力進步並不顯著。

好的治療也要病患充分的配合,戒菸、控制三高以及正常作息、眼部防曬、多攝取蔬果,加上家屬的耐心協助,才能讓治療達到最佳成效。

Tuesday, May 03, 2011

盲醫師無法躋身文青的理由

既然有二十億人在關注這個部落格~~之前所提到的英國皇室婚禮~~,且讓我們重返大不列顛。


Harry Potter 的的第一集就是作者 JK Rowling 在 Edinburgh 的 the elephant house 咖啡館中寫出來的,如果您跟 Bobby (義犬波比,非保庇)無緣,一定得來這裡喝杯咖啡。


跟一般想像的觀光景點不同,學生還有九折優待,公告也很有趣:「在工作人員偷你的現金之前,請先表明你身無分文的學生狀態。」


請注意到處都是大象的擺設,高大或嬌小,昂首或踱步。生意很好,顧客絡繹不絕,侍者服務態度也很親切。


這隻長鼻象造型很奇特,難怪單獨佇立窗台,襯著午後的光影很有味道。


牆上也掛著大象的圖畫,座位間有舒適的距離,問侍者 JK Rowling 都喜歡坐在哪個位置,他說都坐過,非常安全的說法。


廁所的鏡子也巡迴著象族的遷徙。


有一個角落,都是 JK Rowling 的剪報。但這家店不只以名人為榮,拿鐵與冰沙都很有水準。


現在頓悟盲醫師怎麼瞎忙都無法躋身文藝青年的理由,原來是生活中少了間眺望窗外就可以看到古堡的咖啡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