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1, 2010

醫海無涯

說一件最近觸動我心的事。

因為病患提出刑事訴訟,醫師收到法院要求調閱整本病歷的公文;任何醫師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訊息,都會捫心不停的反省,和這位病患之間曾經發生甚麼醫療上的誤會嗎?但再三思考與病家間並沒有任何衝突。

病患獨居,後來都是獨自坐著輪椅來門診,看完了再通知女兒來付費後離去,和妻子女兒間沒有特別互動。病患眼部病情很嚴重,視力很難回復了,醫師初診時就對病患與家屬解釋得很清楚,也已盡全力治療,所以面對醫療過失的指控,醫師陷入不明就裡的痛苦煎熬。

時間隨著醫師必須依然認真投入照護其他患者中流逝,開庭的日期到了;醫師做好心理準備,暫時擱下手邊工作準時前往,希望能了解病家的訴求,再向病患好好說明,解開他們的誤會。

沒想到當天提出告訴的病患沒有出現,只有妻子與女兒來了,她們並不知道病患控告醫師的事,以為開庭是為了之前病患與別人車禍的官司。法官沒有看到原告,就問家屬他人呢?怎麼沒來?

家屬的回答讓醫師與法官都悚然一驚,原來病患幾星期前已經過世了;因為他獨居,被鄰居發現時身體已經腫脹,才通知家屬前往處理後事。

所以這次家屬會來開庭,原本想說病患車禍官司可以拿一點賠償金,貼補處理後事的費用,完全沒想到病患會控告醫師。

因為病患已往生了,於是法官問家屬還要告醫師嗎?家屬從不知道病患控告醫師的事情,自然讓這訴訟隨著病患而去。

而病患控告醫師的理由是,他認為醫師沒有治好他的眼睛有過失;但法官調閱病歷,發現醫師的確有依現今醫療水準全力診治,該理由並不成立。

走出法庭,醫師回想這幾個月的心情轉折,為了這次開庭心中也已練習了許多攻防,竟是這樣的結局,沒有如釋重負的喜悅,卻有醫海無涯茫然的惆悵。

Tuesday, November 30, 2010

賢妻

在門診中,最常被問到的就是:「手術後什麼不能吃?」或「可以吃什麼補品?」

今天有位賢妻,陪著剛開完刀的丈夫回診,關切病情溢於言表,最後自然追問一句:「可以吃什麼補眼睛呢?」

正打算開口說明多吃青菜水果,記得按時點藥,賢妻搶著說:「可不可以給他喝四物雞精?」

這位太太,四物雞精是給楊謹華、張鈞甯喝的,雄糾器昂的男人千萬可別亂補,免得以後與妳姊妹相稱。

Thursday, November 18, 2010

楊淑君 加油!

加油 楊淑君

我們 都挺妳!

感謝 棒球隊!

台灣 要團結!

Saturday, November 06, 2010


思念的臉很遠

怒罵的嘴很近

想飄~

想飄~

想飄~

降落到無人之境

那裡只有溫洵的千風

柔軟的浮雲

微笑的冬陽

在手舞足蹈中幻化成泡影

Saturday, October 23, 2010

心靈崩壞

最近經歷了一些沒有防範的傷害,傷害這玩意通常是這樣的,有所預備時大多不痛不癢,但突如其來因為措手不及就久久陰魂不散。

於是一個人開車時想著,躺在床上時無法釋懷,工作時隱隱感到心上淌著血,應該付出關懷時驚覺連自己都不夠用。

沒有結論,恐懼還張狂著;心靈崩壞了,目前還拾不到一片一片拼湊復原的方法。

Sunday, October 10, 2010

北京的標語

常聽人說北京到處是標語,果然百聞不如一見。

首都機場廁所門後有標語。


在大柵欄(唸:大石臘兒)煤市街頭有標語。


在王府井大街東來順涮羊肉店裡有標語。


連北京街頭房車上都有標語。

厲害厲害!

Tuesday, September 28, 2010

敬祝 教師節快樂

收到一封有趣的祝賀郵件


先生/小姐 您好:

教育部 函  
發文日期: 99年09月21日
發文字號: 台人(二)字第0990161742號

主 旨:99年教師節電子賀卡業置放於本部全球資訊網首頁(中文版),請逕自上網下載並於本(99)年9月28日前轉致所屬全體教師,與教育奉獻獎得主及受推薦者,請 查照。

人事室 敬祝 教師節快樂~~ 99.09.23 轉知本校全體教師,賀卡如附件。
卡片網址: http://www.edu.tw/files/bulletin/B0019/2010-09-20教師節賀卡_1.JPG


第一次領教到教育部送給老師的教師節電子賀卡,是要逕自上網下載的,拿來借花獻佛囉!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都好


你將北行

我凝神相隨

你狂想飛

我默禱助跑

你展翅遠了

我停下腳步眺望

你愛什麼都好

我等待雲淡月明

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10

登長城 作好漢

抵達北京首都機場,看到信用卡廣告,莞爾之餘,對長城更生期待。


有圖有真相,佩服廣告人的想像力;最後終於揮汗登上修於明初的慕田裕長城制高點,左上方是文革時「忠于毛主席」的標語。


城牆上踽踽而行的馬陸,據說長城上的砂石磚土大多就地取材,高低蜿蜒險峻崢嶸,不難想見當時建造工匠的艱苦。


懸空在城牆外也要捕捉的寬腹螳螂身影,與牠遙遙相望,是此行最喜歡的一張照片。

Wednesday, September 01, 2010

Enough!

有一位阿伯,定期來看我的門診,一眼已經開過白內障,視力進步了,所以另一眼雖有白內障,也就放著,這種現象老人家很常見,並不奇怪。

奇怪的是每次他來門診,總是不停讚美我是作功德的好醫師,我開的藥水多麼好用;自己有幾斤幾兩,個人心裡最清楚,不會因為這種迷湯而飄飄欲仙,總是覺得很不自在。

因為他左眼視力日漸模糊,基於醫師的職責,必須向他說明未來開刀的可能性,他也表示了解,但想過些時日再手術;因為開白內障不是緊急手術,病醫解釋清楚即可,所以預約下次門診行禮如儀。

今天他來了,好眼裸視 0.9,另一眼 0.4,類似的讚美先來過一遍,而我也再解釋眼睛狀況一次。接下來話鋒丕轉,他說:「醫師,可不可以幫我開殘障證明?」

這樣無理的要求在門診聽多了,已見怪不怪,我耐著性子回答:「政府對眼睛殘障證明的規定,好的眼睛視力至少要低於 0.2,你好的眼睛視力還有 0.9 呢,不能開殘障證明。」

「可是我另一眼現在看不到,開刀以後就看得到了,我想在開刀前先寫證明,請妳幫幫忙!」

「你另一眼還有 0.4 呢!也不符規定,不能開殘障證明。醫師用健保幫你開刀,是希望讓你視力進步,不是開完刀看不到寫殘障證明!如果大家都這麼想,政府會倒的!」

一般說明到這裡,大多數病患應該都會停止了,但阿伯還是不罷休:

「政府有很多錢,哪有差我這一條!我是想說妳人這麼好,是做功德的,應該會幫我寫才對。」

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厭惡在我賣笑生涯中所有類似的對話與因之而起的衝突,夠了!

Tuesday, August 24, 2010

就醫指南浪漫篇

順利完成一台白內障,不是好吃的白內障,因為瞳孔散不大,而晶核又頗硬。(這話是說給行內人,如阿貓學弟聽的。)

幫阿伯擦乾淨臉上的消毒優碘藥水,手上忙著蓋妥紗布鐵蓋,嘴上說著重複千百次手術很順利~~回家要注意~~的事項,正準備貼上膠布時,在門診話不多的阿伯開口了:

「我一看到妳的名字,就決定一定要找妳開刀!」

我聽到這特別的理由莞爾一笑,但不明就理,於是問他:「為什麼呢?」

從國文老師退休,所以總是操著標準國語的台灣長者語氣突然變得溫柔:「因為妳的名字和我的初戀情人一樣。」

感情閱歷並不十分豐富(請注意"十分")又自以為冰雪聰明的盲醫師純情投射:「啊!原來伯母的名字跟我一樣!」

正沉浸在酸甜回憶裡的阿伯冷不防硬被拉回現實裡,赧然回答:「不是啦,我太太不是我的初戀情人。」

......

伯父在上,敬請原諒晚輩的魯莽,萬般感謝您對我的抬愛,是很浪漫的就醫指南呢。

Saturday, August 14, 2010

人字拖大團結


就在白沙上我們

忘卻過往多磨難

不想難料的凶險

因為團結有家人

Friday, July 23, 2010

哥倆好

在長灘島的蝙蝠洞,看到值班的保育類水果蝙蝠。

據說上次意圖把牠抓來煲湯的人,已經被關了十七年。(只是據說)


準備開著沙灘越野車出發前,認識兩隻一見導遊就開心得在地上打滾的黃狗。

在日光浴天堂,GF-1 自然是捨不得帶出場,Cyber-shot 小弟出馬即可。


在沙灘大街上,偶遇兩位硬是綁著黑人小捲頭的洋人大叔。

徵得他們恨不得的同意,按下快門。


操著標準台灣國語,讓人感覺不到出國氣息的 Simon導遊,和他的菲律賓助理 Polo。

在 Kalibo 機場前,留下一張 Polo 搶鏡頭,Simon 看到他的臉就想吐的照片。

Thursday, July 22, 2010

Sunday, June 20, 2010

不想淋雨

駕車赴院怠速紅綠轉換的秒殺間,酷夏熱氣騰騰的車陣中,居然有隻粉黃蝴蝶飛過擋風玻璃前。

已經開始恐懼這看似週而復始但危機四伏的工作的我,望著輕盈振翅離去的蝶影出神,當時沒有料到很快狂雨就要飆下了。

是位年過九旬的老翁,一年多前的門診紀錄,視力雖然不好,但還看得到;我還記得,以前都是他的女兒帶著他來看診,因為病情符合,幫他寫了輕度視障的證明後,雖然必須定期點眼藥控制病情,但他再也沒出現。

這次兩位從未謀面的婦女,另加一位外傭,帶著他來,要求我白紙黑字,用我的醫師證號,蓋我的醫師印章,證明他現在完全看不到。

護理師私下告訴我,檢查視力時,這兩位婦女藉著攙扶他的理由,一直在老翁身邊明示暗示他,全部都看不到,所以連有無光線都無法辨別。

但他的瞳孔照光還會收縮啊,應該至少有光覺;我對空氣中緊逼到鼻尖的人性陰暗感到絕望,但仍勉強自己逼出最後一絲掙扎詢問:

「他的女兒呢?」

「他女兒今天要上班很忙,不能帶他來,所以叫我們帶他來。」

「那你們是他的什麼人?」

「我們是他的媳婦。」

「他一年多前還看得到,現在都看不到才回來門診,怎麼不定期檢查點藥,至少保住一點視力?」

「妳的門診很難掛啊!」其中一位較矮的婦女理直氣壯地大聲回答。

「很難掛我也可以幫阿伯加號,或是先看其他醫師;台灣看醫師很方便啊,怎麼會放到他完全看不到?」這不合理的推拖,還把責任硬拗給我,讓我的警戒心更強了。

因為無法解釋的視力完全喪失,必須做詳細的視網膜檢查,點散瞳劑後,請他們到候診區稍待。

過了二十分鐘,再請阿伯進來,阿伯的兩條鼻涕流到唇邊,兩個"媳婦"一個外傭帶著他,但沒有人幫他擦。護理師說,三個女人在外面等候時,逕自喝飲料吃零食,任阿伯一個人坐著,也沒有招呼他吃東西。

我心裡很難過,如果病家對醫師向來的期待,是永遠保持對疾病的高度警覺與正確判斷,怎麼會僥倖以為這樣粗劣的手法,可以陷醫師於錯開診斷書的險境呢?

檢查過眼底,仍無法解釋阿伯為何雙眼無光覺,所以我委婉說明,我可以寫他的疾病的診斷書,但無法開立他完全無光覺的證明。

「為什麼不可以?年紀大了本來就會退化,現在他真的看不到了!妳是怕碰到壞人嗎?」

「我知道他視力不夠好,我也開過殘障證明給他了,可是他的瞳孔照光還會收縮,我無法證明他現在沒有光覺,請妳們見諒。不然我可以幫阿伯介紹到眼神經專門的醫師,看看還可不可以治療。」

見我堅守最後一道防線,她們仍要求我開立疾病的診斷書,才悻悻然離開診間。

不一會,我正在寫診斷書的時候,較矮的婦女用力開門進來,對著護理師高聲斥責我:

「我一定要講,你們醫師沒有醫德,他年紀這麼大了,還刁難老人家!」

我知道他的視力不好,我知道年紀大了就會退化,我知道現在討生活很困難,但我的專業與良知寫不出雙眼無光覺的診斷書。若真關心長輩,應該按時回診穩住視力,「沒有醫德」真是不願分辨是非時,自以為崇高痛罵醫師最不費力的一句話了。諷刺的是,她們還在等口中「沒有醫德」的醫師開立的診斷書。

傾盆大雨終究侵襲了,不想淋雨又沒有雨具,環顧四週又杳無遮蔽,想擺脫眼前惱人一切,隨著粉黃蝴蝶遨遊天際,但蝶兒此刻已遭無情豪雨打落了吧。

Sunday, May 30, 2010

感恩與祝福

上面是妹妹畫的插圖,以下是妹妹的作文。

我已經快要畢業了,很感謝平常願意幫助我的同學,願意教我數學,讓我了解更多的事情,讓我每天都很快樂的度過。

我很喜歡我們的班導師,因為她在上課的時候,都會講一些很好笑的事情逗大家笑,給了班級很多快樂,也讓我很快樂。時光飛逝,轉眼,大家都成了六年級生,也代表著同學之間就要分開了,所以我希望大家在升上國中後,能交到很多很好的朋友,成績可以非常的好。

在國小的生活中,有很多難忘的回憶,跟好朋友在下課時玩「紅綠燈」、一起吹直笛、作美勞、講笑話,都讓我有了深刻的印象,以後不知道還有沒有這種快樂的童年時光,所以現在更要和同學好好相處。

我也很謝謝老師平常用心的教導我,也很有耐心的指導我數學,祝您長命百歲、心想事成!我也祝福平常幫助我、教導我的好同學,步步高升、萬事如意、成績進步哦!
我很感動有這麼一位懂得感恩與祝福的孩子,是我的福氣。

Tuesday, May 25, 2010

神傷


不願再喟嘆我在你眼中變成多不堪

只是神傷你在我心底怎麼難回從前

Sunday, May 09, 2010

帶狀皰疹病毒導致後極部外網膜層壞死


帶狀皰疹病毒可能造成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患者迅速失明

楊先生在六年前就檢查得知感染人類免疫不全病毒,隔了兩年才就醫,但並未規則服藥,CD4淋巴球降到每立方毫米50以下。四個月前,他的背部長出帶狀皰疹

因為最近左眼視力急遽下降,很快右眼也模糊,才求診接受住院治療。除了感染內科積極給予抗病毒合併療法外,眼科醫師採集眼內前房液,進行聚合酵素鏈鎖反應檢查,發現帶狀皰疹病毒已侵入視網膜,造成後極部外網膜層壞死;雖然積極眼內注射抗病毒藥物,雙眼已無法回天。

感染人類免疫不全病毒所引起的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簡稱愛滋病。其特徵為患者的免疫系統逐漸被破壞而喪失功能後,身體便遭受病毒細菌交相侵略。

CD4淋巴球在人體免疫系統擔任重要角色,而人類免疫不全病毒專門攻擊CD4淋巴球,當淋巴球數目減少到每立方毫米200以下時,免疫系統已接近崩盤,無法對付環境中各種病毒細菌的傷害。

眼部的伺機性感染包括巨細胞病毒帶狀皰疹病毒單純皰疹病毒念珠菌弓狀蟲組織漿菌梅毒結核菌卡氏肺囊蟲等,通常是感染免疫不全的宿主。

其中帶狀皰疹病毒在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患者會造成後極部外網膜層壞死,特徵是眼睛外表不會紅痛,且病灶可發生在網膜所有位置,通常一眼先發病,很快另一眼也失明。追溯病史,約七成病患在眼部發病前兩個月曾有身體其他部位發生帶狀皰疹

近年基礎及臨床醫學的進展,愛滋病已越來越不被認為是絕症。


提醒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病友一旦得知感染,一定要與感染專科醫師合作,規則接受抗病毒合併療法,因為良好服藥遵從性很少產生抗藥性病毒。雖然抗人類免疫不全病毒藥物可能會有短期和長期副作用,但大多可以藉著調整抗病毒藥物組合,經由飲食、運動或給予代謝藥物而獲得改善或預防。

由於帶狀皰疹病毒在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患者引起的後極部外網膜層壞死來得猛又烈,如果在治療期間,身體任何部位發生帶狀皰疹,一定要告知醫師,並接受眼科檢查;若感到視力模糊,馬上要就醫,因為積極多方治療,才有機會控制感染,至少搶救另一眼視力。

Sunday, April 25, 2010



啃噬

斷腸劍

恆鋒利著

遭刺穿胸膛

渴求神佛轉身

Tuesday, April 20, 2010

Saturday, April 10, 2010

叫賣梵谷

利用到台北開會的下午,趕赴「燃燒的靈魂-梵谷」特展的最後一天。

匆忙離開會場前,老師問到我提早離開的理由,眼中閃爍熱情地告訴我:「很值得看啊,從他前期生澀的素描看到後期濃烈的油畫,真的很感動。」

踏進設在國立歷史博物館的展場,人潮洶湧是可以預期的。梵谷的素描表達出對勞動者的悲憫,群眾的腳步在痀僂身影中緩慢地挪移或停留,心靈的沉滯並非全來自凝濁的空氣。

終於梵谷來到巴黎,明亮豐富的色彩讓糾結的人心獲得喘息,自然混搭的色彩,平行交叉的筆觸,均衡的節奏表達出顫動的情感。

最後一個展廳,「聖雷米療養院的花園」,讓人彷彿飄離幽暗的密室,置身松樹與繁花間,鳥鳴與清風環繞身邊;想到梵谷畫下生意盎然絕美花園的那時,居然正步向生命盡頭,真令人不捨。

還迴蕩在梵谷三十七年早逝但永恆的藝術中,紀念品區工作人員聲嘶力竭地叫賣著梵谷:「今天最後一天,買一送一!」不忘補上一句:「看到這個價錢,梵谷都會笑出來!」

擠壓在雜沓人群中,想到梵谷用抑鬱生命創造的燃燒畫作,已淪為商人生財與促銷的利器,我可能過於憤世嫉俗,因為心疼梵谷而笑不出來。

Thursday, April 01, 2010

有媽的孩子

又是門診,設法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堅持讓等候的病家起碼的滿意。

來了位伯母,抱怨右眼最近變模糊。我看了她的臉,就知道她過去的病史,糖尿病視網膜症、玻璃體出血、視網膜剝離,動過刀而效果還不錯。

但陪同的約四五十歲男子,我不認識,因為以前都是她另一個較小的兒子帶她來,明理而安靜。

因為這次視力檢查跟上次一樣,我說明右眼如果真的感覺變差,必須點藥等待半小時瞳孔散大,才能確定是否有新的出血或黃斑部水腫。

伯母是老病人了,雖然應該很了解程序,但一聽到要等半小時,她忙著說:「可是我兒子還沒吃飯!」

醫師總是被期待是必須解決所有問題的訓練有素的狗,所以我馬上建議:「妳可以先點藥水,這半小時請妳兒子去吃點東西。」

伯母心疼兒子不甘願地勉強接受,走出診間還叨唸有辭。

半小時過去,再請她進來檢查,她一坐下又說:「妳快點幫我檢查,我兒子還沒吃飯!」

我已經沒力氣再去詢問這半小時她成年的兒子為何不去吃點東西,因為我也還沒吃飯,而且已經很久沒有媽媽心疼了。

Sunday, March 21, 2010

威尼斯獨白


沒有擱下遁避的伏筆

意志斷然走遠了

留下曾經一起持花

共同織夢的尋索

為何會決絕在冷冽地板上

那些耽美不就是昨日的事嗎

微光下悄然在凝滯裡等待

盼望餘燼會點亮子夜

而終於可以傾訴

強忍悲鳴想要忘記

又多麼沉定不願遺忘

Saturday, March 20, 2010

爽朗的阿伯

通常到眼科的第一關,都要做視力檢查,可以讓眼科醫師對眼睛功能有基本了解。

視力檢查表主要有藍道爾氏 C 字視力表,記錄方式為小數點,測試距離為五公尺,但有時斜向缺口的 C 對部分學童會有理解表達的困難。

另外還有史奈爾氏 E 字視力表,記錄方式為20/200、20/100,20即指測試距離為20英呎。一般建議視力表之設置,宜以 E 字視力表為優先。

但如果病患連視力檢查表上最大的缺口都無法看到,醫護人員就會以是否可以辨認手指指數、手掌揮動、或感受到光線作紀錄。

某日一位視力不佳的阿伯到眼科看診,親切的護士小姐先幫他量視力,發現他連最大的 C 都看不到了,所以就比出一隻手指頭,用台語耐心地問他:

「阿伯,指頭啊幾隻?」

只見爽朗的阿伯豪氣干雲中氣十足地回答:

「你阿伯我,指頭啊十隻!」

靜 ~~~~~~~~~~~~~~~~~~~

好了,雪兒,謝謝您捧場的笑聲,小板凳可以收起來準備回家了!

Sunday, March 14, 2010

白色祝福


情人節前一日魂飄米蘭

情人節那一天夢繫台灣

歲月澹然又刻痕地倒數

還記得那時幸福氛圍嗎

Tuesday, March 09, 2010

病院有鬼?

以下是真實故事(好久沒說故事了)。

在昔日國語教學掛帥的制度下,許多醫師台語都不輪轉,看診時都努力拼湊著聽來彆扭但誠意十足的台語,試著與歐巴桑歐里桑溝通。

有一天,前輩醫師要確定阿伯辨色力是否正常,幫他做色盲檢查時,用台語提高音量問他

有看到鬼沒?有看到鬼沒?

阿伯看到前輩醫師認真急切的表情,緊張地縮起脖子瞪大眼睛環顧四周,囁嚅地回答:「沒哩...

跟診小姐一開始也搞不懂為何前輩醫師要這樣問病患,一番折驣原來醫師要問阿伯是否可以辨認出色盲本上的數字,所以問他:「有看到沒?」

尊貴的來賓,你有ㄎㄨㄚˋ ㄉㄧㄡ ㄍㄨㄧˋ沒?蝦米?看不出上面的"點"?現在知道辨色力和學台語都很重要了吧!

Saturday, February 27, 2010

可愛的義大利人

一段旅遊要精采,千年不移的景色是可遇但不可強求,而人物與美食會激盪出更多感動與樂趣。

從羅馬出發到阿瑪菲之前,因為阿瑪菲海岸沿路狹窄,大巴士無法通行,必須先換一台小巴士。小巴士司機是遊覽車公司老闆喬賽伯的大舅子,叫 Antonio,簡直是個義大利型男,人帥又親切。

沒想到龐貝一別後,到了翡冷翠在 Starhotel 又遇到他,本來我沒留意,他開口叫我:「Good morning!」我開心地對他說:「Nice to meet you again !」又握了握手,他真的是我在義大利唯一見過兩次面的人了。


這次旅遊的特色,是吃了幾家各有擅長的米其林推薦餐廳,跟星級餐廳的繁文縟節相比,氣氛輕鬆愉快多了。在羅馬的 PapaBaccus , 因為蕭敬騰曾經在他的『聆聽義大利』提到這家餐廳,所以老闆特別把這本書拿出來翻出介紹他的一頁,還露出靦腆的笑容,Razza Chianina 的牛肉與之相襯更添風味。


到義大利怎能不吃披薩呢?當地導遊帶我們到 San Marco Pizzeria, 果然有香脆的薄皮披薩與沁涼的生啤酒。酒足飯飽之餘,請導遊問可否攝影有圖有真相,披薩師傅毫不忸怩在烤爐前馬上擺出健美先生的架勢,他的夥伴在旁邊也笑彎了腰。


在翡冷翠的 Trattoria Baldini 吃到此行最香嫩多汁的牛排,侍者看大夥追加好幾盤,於是領著我們到廚房見識一整塊的熟成牛肉。搞笑的廚師人來瘋,竟把自己的頭放在斬肉如泥的菜刀下,做足驚悚表情,一陣鎂光燈過後,還要求我們展示照片給他看,應該真的是喜愛他的工作。(或是太痛恨? :)


義大利的古蹟名勝世界遺產雖總讓世人流連忘返,語言不通的人們心有靈犀的情感交流卻更令人回味再三。

Sunday, February 21, 2010

威尼斯嘉年華

2010年威尼斯嘉年華於二月六日開始,至二月十六日止,此行躬逢其盛,好不期待。


精心打扮的男女,漫步在聖馬可廣場上,享受眾人讚嘆的目光,並以成為鎂光燈的焦點為傲。




近三百年歷史的花神咖啡座,也擠滿了華麗裝扮的人們,整個水都就是他們的舞台。





在用晚餐的餐廳遇見一群結伴化妝參與嘉年華的朋友,這位玉樹臨風的「拿破崙」看到我們流連的眼光,主動把外套脫下,讓我試試重量,哇!真的好沉啊,為了維持衣服的垂墬與英挺,還在下擺縫了金屬貼片,難為他們可以這樣維持優雅一整天。

我問他可否拍照,他特意擺了一個帥氣的姿勢,另外還有「威靈頓公爵」同行,全部都是自費治裝,他們真的是全心投入在這場盛會中,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冬天造訪義大利,真是有獨特的浪漫與美感。

Saturday, February 20, 2010

羅馬嘉年華

不僅威尼斯有嘉年華,今年羅馬也擴大舉辦了嘉年華會,互別苗頭。


精心打扮的街頭藝人踩高蹺表演,小朋友也作各式可愛造型,在人民廣場上灑紙花慶祝,家長也開心投入。


這個小妹妹,保暖與造型兼顧,連手上的魔仗都是蝴蝶設計呢。


超人與巴斯光年也飛來羅馬捍衛地球與宇宙和平。


雖然歐洲的冬季天黑得早,群眾在西班牙廣場上看著表演還是充滿歡樂氣氛,很高興我們也在這裡享受難得的悠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