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03, 2007

拼了

心情常沒來由的煩悶,今天台抗日輸球,總算找到個正當理由。擇日不如撞日,說件千鈞一髮的瑣事,登幾張驚悚照片。

搬家,除了人要跟上,為了不要驚擾房東拿不回押金,無毛寵物也得一併遷走,於是我最想擺脫的豹紋守宮依然如影隨形。

嘴裡叨唸討厭冷血動物,既然養了,得盡些義務,冬天怕牠失溫,買了個加熱石噓寒問暖;寒流來襲,太陽下山後再加頂烤燈,幫牠從頭暖到腳。

沒想到幾天前一早起來,發現原本昂揚挺立的烤燈,夜裡居然垂頭喪氣,靠到玻璃箱邊,又貼近木板牆;高溫融化了金屬,木頭差點燒起來。


"幸好"發現得早,豹紋守宮"毫髮無傷"安然無恙。


瞧!牠的胃口可好得很呢,彷彿一切都沒發生。

別懷疑我,真的不是我去喬那烤燈的,現在只想把日本隊吃下肚。

5 comments:

L.S. said...

Dear doc,
這隻豹紋守宮可是哥哥的寵物之一?
長得跟果子貍一樣可愛呢:-)

Midnightfly said...

哇!豹紋守宮耶!
現在小朋友的寵物是越來越勁爆囉~

blinddoc said...

沒有人罵我耶...

顯然這裡沒有擁日份子出沒...


既然嬌俏的女士們都喜歡豹紋守宮

近期內再來一隻!

鴨蜜瓜 said...

豹紋守宮吃飯飯時好可愛哦
我不會怕這一類
再來一隻陪牠作伴也好捏^^
牠的家好舒適啊....
那個豹紋很美...有靈魂的動感美^^

blinddoc said...

鴨妹妹

您也列入嬌俏的女士囉

再貼一隻給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