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04, 2008

荒謬劇

某天一位中年男子衝進門診,大聲嚷著眼睛看不到了,要趕快開刀。我看他內科疾病複雜,情緒不穩定,又沒有家屬,所以不願直接排刀。好不容易聯絡上他從不規則洗腎的診所,從護長那找到他姪子的手機號碼,真是難得的年輕人,即刻放下工作趕來醫院。

原來他獨居,性情暴烈,兄弟不常往來,又視線不良,跌的渾身是傷;詳細向他姪子解釋病情後,打電話給經濟較寬裕的大哥,說明因為病情嚴重,術後不能馬上恢復視力,必須有人照料;他允諾會在手術住院期間請看護,我才答應為他開刀。

沒想到術後大哥食言了,除了姪子下班後會來探視片刻,病患都是一個人,垃圾丟了滿地,也不洗澡,臭氣沖天,隔壁床的病家抱怨連連。

早上我找到洗腎室去為他檢查眼睛,他獨自躺在病床上,見到我來,開口問我:「你們不是都把我當作垃圾,為什麼妳還會來這裡看我?」我心頭一緊訥訥回答:「沒有啊,大家都很關心你,我才會到這裡看你。」護長反應他對護士小姐大小聲,我只能請她們多包涵。

住院期間,因為他之前曾摔斷了指骨,所以我們照會了骨科;因為怕他出院後無人照顧,為他聯絡了社工與志工。住院第三天,因為他抱怨有人在身旁大聲罵他,疑似幻聽症狀,所以請精神科醫師來協助。而這期間,除了姪子,兄弟們都沒來。

隔天凌晨,他忽然大吼大叫,有攻擊隔壁床的行為。因為怕他傷到自己又影響別人,所以大夜護士徵得姪子的同意後,將他約束,每隔十五分鐘去看他,沒想到他居然拿出自己抽煙的打火機燒床單,床沿都薰黑了。

為了其他病人的安全,夜裡只好將他移至禱告室。早上我看到他被約束,心裡很難過,不能確定自己幫他開這刀到底對不對,只能問他到這個地步,他到底希望我們為他做什麼,他說他要回家。

我說你現在這樣怎麼回家,他激動鼓譟起來,我把他放開,他一起身就向前倒,大家只好再把他扶回床上。護長找好了安養中心後續照料,多次連絡大哥,他都不願出面,連姪子都表明不願再管了,病患不吃不喝,拒絕治療洗腎。他是我的病人,就這樣躺在禱告室裡,年紀漸長渾身病痛,渴望親情的陪伴,但沉痾難解,我無計可施。

晚上他緊咬約束帶,吼叫著要回家,基於病患自由意志,護長只好安排居家訪視志工,請妥特約計程車,出錢送他回家了。

兩天後我致電他的姪子,他說病患一人外出,因為路倒,被送到署立醫院了,又請院方聯絡姪子,但他這次說什麼再也不插手,我無言以對。

很多時候,明明想做個解決病人問題的醫師,但沒有親屬的支持,卻帶來更多混亂。

手語表達的「難」,是單手捏著臉頰到微痛的程度,帶著蹙眉煩惱的神情。

明明寒流稍緩,是個艷陽高照暖和的响午,為什麼想出外晾乾陰淤的濕氣,都這麼難呢?眼看夕陽西沉,也許只能在蔣勳的「孤獨六講」裡尋找答案。

13 comments:

熊小貓 said...

  辛苦您了~
  有時候我們只能說:至少我已經盡力了;在家屬的心中,他們也盡力了;有些時候,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最近看一本書:[誰能寫出玫瑰的味道]說到:靈性就是接受人是不完美的
  頗有感受

shjan said...

真是一位天使心Dr.我相信
對於那些紊亂的場景
妳始終都有潔淨的力量
將一切處理完美~~
{P:真是無葯可醫死忠的讀者}呵~

blinddoc said...

小貓

在醫院裡的許多事
若是沒有護理人員
醫師怎能全身而退
感謝辛勤護士社工


shjan

場景始終是紊亂的
只有文字是潔淨的

感情糾葛總是無葯可醫...

謝謝您的錯愛

psychy man said...

To dear Dr.
是否考慮是Delirium, due to multiple factors。辛苦妳了,加油

阿貓 said...

這種荒謬劇似乎每隔一段時間總會有類似的劇情上演,不過學姊這次的故事,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經典的!
類似的事我總是拜託社工出馬,但是否有辦法像學姊一樣冷靜而不動怒的描述,我就很懷疑了。雖然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但類似的情境總會讓我感到既無力又生氣,難保不會對病人或家屬大小聲~。
噫。我終究是心靈不夠潔淨,抑是修養仍嫌不夠啊?

高藥師 said...

不知道您在哪裡執業呢????

http://www.liverx.net

blinddoc said...

psychy man

隔空診斷!真有你的!

敝院 psychy man 也說是 Delirium, due to multiple factors,叫我們幫他抽血。

在護長千辛萬苦抽到血檢驗後,電解質並無特殊異常。所以他說是外科手術後身心各種壓力造成的急性症狀,沒有轉去精神科病房的 indication。

但病人又不肯吃藥打針,所以眼科醫師無計可施。


貓學弟

從您對男孩的愛心就知道心靈夠潔淨
只是人一日在醫院就得繼續修行


高藥師

就在台灣啊!
(別打我... :)

高藥師 said...

我不會打您的
因為在台灣執業的醫師也很可憐
病人很番
健保局很賤
同業之間又相煎何太急

psychy man said...

To dear Dr.
有時候我總覺得“花風”是很幸福的事,在那種時候,大腦皮質不再約束,感情隨意放縱,其實是身心不再隨意的自然互動─超脫羈絆。妳跟我及同業何時才能如此放縱啊!你的手術使他的“美夢成真”。其實,“花風”真的只是身體與腦袋的反撲,及修復。是誰說憂鬱症一定要治療?那只不過是psychy man要活下去的藉口而已!夜不眠有感

blinddoc said...

Dear psychy man

先生所言深得我心

誰能規定什麼是真的正常呢

浮生若夢秉燭夜遊

憤怒了就大聲吼出來

可惜醫師和病患都被困在醫院...

kk said...

Dear盲醫師~
我看到您的文章到一半時,就想那位病患真正缺乏的是”情感依屬" 因為覺得被拋棄,就更自暴自棄 ~其實他應該很痛苦才是~
我之前也跟前輩們協助一些社會的弱勢份子~

有時看了不同階級所發生的事,就會讓人質疑
,是否如美國學者奧德列所提出的哲學觀,我們源於直立的大猿,並非墮入凡塵的天使,而且還是擁有殺剉能力的大猿。
所以會對什麼事感到驚奇呢?是對我們的謀殺、屠殺和飛彈,還有那些勢不兩立的軍團嗎?還是對國與國之間所訂的協約感到驚奇?
人的神奇之處不在於他沉淪有多深,而在於他向上提升到何種程度。
我們是靠著寫出的詩而成為明星,並非靠著製造出來的屍體。
這話説的可貼切了吧 ~
就我長期跟您的互動,我相信您是好醫師的~
加油~

bwPingu said...

人生有時候真是有許多無奈。

盲醫師已經比盡力還盡力了。

咬斷束帶還是第一次聽說。

blinddoc said...

kk

您真的很有學問呢!

但對"好醫師"的定義
我已經看破了


bwpingu

對一個人是蜜糖
對另一個人可能是毒藥

他又送來急診了
大哥已經叫我們不要再打電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