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05, 2008

總得試試

這件事一開始我就知道不太可能成功,但總得試試。

爲什麼得試試,必須從盲醫師的童年說起。

我是個眷村小孩,吃軍營配米長大,是台灣人說不好台灣話;總統蔣公逝世時,我曾到眷村管理站設置的靈堂跪拜。以為他老人家北伐抗日反共抗俄是民族救星,幼小心靈裡只知道愛中華民國。

國小的校歌是這麼寫的,我與同學們大聲唱著:


明德維新百年樹人

教育是建國基礎

海軍是國防長城

參加海軍保國衛民

用功讀書力求上進

孝順父母光耀門庭

立大志做大事

揚威大洋上四海立漢旌

經國總統過世時,我以淚洗面一個星期,以為他爲國家犧牲奉獻死而後已。滿二十歲後,到管理站設的投票所投票,委員問:「知道投誰嗎?」我點頭如搗蒜。

大學到莫斯科參加醫學生夏令營,自我介紹來自 Republic of China;不懷好意的俄國學生挑釁的嘴臉,我現在還記得,一個人民普遍貧困的國家卻輕視我們。

去年眷村開始改建,眷舍拆除後,我才得空回家看看。原來將官的房舍仍保留,只有低官階的拆光了。站在管制哨的外面,想我眷村生活的點滴,箝制心靈的城牆也逐漸崩毁。


那天離開已成荒土的眷村之後,我到兒時媽媽常帶我們去的蚵仔煎攤子重溫舊夢,看到年輕時貌美如花的老闆娘雖然老了還堅守崗位,心裡有無限感慨與感動。


台灣人很土直,交陪很簡單,對待我們請不要兩面手法;中共國際上打壓台灣從不收手,現在又語帶哽咽笑臉如花;請中國馬上直接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然後大家就能好好談。

最後請政治名嘴不要再不帶髒字嘲笑拼死護著國旗的同胞了,憨直的台灣人不像您們可以引經據典舌燦蓮花,只能用肉身去抵抗宿命的悲哀。

這個部落格沒有廣告、沒有標語,我的心事只說給願意體會的有緣人聽,想傻笑的請點「會心莞爾」,想愛護眼睛的請點「眼科知識」,但我希望我所掛念的總有一天會懂得「秘密花園」。

所以有緣點進來的人請您選個喜歡的角落隨便坐,一會就走或斜躺休息都隨您;我心中不分黨派,沒有藍綠,只是愛台灣;但我現在很難過,這種心情相信陪我寄信的人就會懂。

12 comments:

Reader said...

我是很樂觀的﹐我們自己做得正﹐站得穩﹐結果必是我們要的。

Yes we can. Do not get discouraged.

Anonymous said...

你好,

我也很悲傷,雖然我們還是要告訴自己"總得試試".....但我沒有把握、心裏懷著恐懼不知明天的天空是否依然散發著自由的氣息

學會的事情我也能體會,因為我也曾身歷其境硬生生地在國外看著人家把自己的國籍改成Taiwan, China. 我不了解其它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是否能理解我們的憤慨, 否則怎麼能默許這幾天的事情發生... 我們真的能"總得試試"嗎? 還是未來我們連這種機會都不會有了?

阿舍 said...

哈哈!
我喜歡您的標題。

blinddoc said...

reader

我也想保持樂觀
踏進來的朋友請繼續試試


friend

謝謝在街頭堅持理念並付諸實踐的同胞手足
我雖沒有挺身而出的勇氣
但堅持台灣就是一個國家


阿舍

謝了!

萍生 said...

打官司法律講究前例。請問您能列舉幾個台灣被當作中華民國的一部份?

我們如果能舉出很多例,一定有助我們的抗爭。

還有光靠個人遠不夠,我們要找組織來背書。就是找願意掛中華民國的各種組織為我們寫支持信。以小擊大,省力省事。

請往醫療組織或聯合國組織想。我們大家再努力一下。這事情很樂觀的,又不像台灣立法院,無理講。

萍生 said...

還有,我們需要律師加入,有誰認識大律師-陳長文先生有人能跟他連絡嗎?

我們要有據國際法力爭的準備,只要個人意願信不夠強力。

我不信這件事解決不了,又不是美國國會殿堂了。

Anonymous said...

陳長文是馬英九的好朋友, 找錯人了吧!

理律連掏空客戶30多億的職員都沒辦法了, 還期待它幫台灣打官司嗎?

台灣有句話這樣說: "騙吃騙吃而已...(台語發音)"...別再傻下去了!

萍生 said...

台灣律師都到哪去了?如果陳長文不行,那就找願意出力的。

想要幫忙出主意就幫忙,別在旁風風涼涼一堆話。What's the use?

blinddoc said...

先謝謝各位的熱心幫忙,我了解大家心中的著急與鬱悶,因為我們都是手足同胞。

美國國務院一九九六年備忘錄,要求政府相關部門及官員往後提到台灣時,一律以「Taiwan」稱呼,不得使用其他名稱。

連 Ophthalmology, American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British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Eye, Retina, Journal of Glaucoma, Journal of Pediatric Ophthalmology and Strabimus... 都稱我們是Taiwan,Ocular Immunology & Inflammation 居然用 ISO 不改就不改來塘塞我們。

我已經請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幫助眼科醫師及台灣人民爭一口氣。請大家繼續寄信,並拭目以待!

不下田的農人 said...

還是有很多人不分黨派立場的著這片土地的
加油!

blinddoc said...

不下田的農人

謝謝您的鼓勵

台灣加油!

鴨蜜瓜 said...

對啊~~~大家加油
我們都是台灣裡的一份子
不要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