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4, 2008

素昧平生 - 紀念萍生


在這裡癡人說夢三年多了,有屈指可數朋友一路相隨,我雖從未謀面,但心中滿是感激。

萍生(Jammy Yen)是其中一位,她率直敢言學識淵博,雖隱約感覺她身體有恙,但事涉個人,不敢在網路上追問。

在今天的自由日報上讀到,Jammy 走了。我眨眼搖頭,以為看錯了,部落格裡的朋友怎麼會登在報上呢?

但有一張照片,真的是她...不知該說什麼...

想起她最後給我的勉勵:

孤絕
凋謝
憂鬱
愛而哀


這麼悲傷?There is always tomorrow.

4:39 PM, November 16, 2008

每個明天彷彿伸手可及,看似信守承諾,卻暗潮洶湧阻礙橫生。

Yen family 失去了親人,blinddoc 失去了諍友。

In Honor of Jammy Yen
February 29, 1960 – December 10, 2008

6 comments:

L.S. said...

Sigh...
May she rest in peace and love.

但正如萍生對我們說的
There is always tomorrow.

活著
就有希望與愛

Meine Liebe doc,
Frohe Weihnachten!

gush said...

老實說,真的好久好久沒有Jammy的消息,沒想到再次聽聞已經是這樣的景況!

記得Jammy過去在部落格上的互動,一整各就從新中暖活起來,但是殞弱的消息傳出真令人感傷!

blinddoc said...

活著
真有希望與愛嗎?

希望是...

gush said...

盲醫師,

是不是真的太忙了?還是幾年的行醫下來給您看盡了人生的百態?難道這是您的感嘆◎?

L.S. said...

親愛的盲姐姐:

我想說的是

活著
就有希望與愛的無限可能

死亡
這些就成為永遠的不可能

很多人在自己瀕死邊緣或遭遇至親死亡
才恍悟活著的可貴

有太多人生的疑惑
我還在尋找答案

也或許
有些事情我一輩子也無法回答

我相信
希望與愛是存在的
只要我們是主動伸出雙臂擁抱生命和萬物的人

Warm Hugs & Sweet Kisses,

Your Little Sis.

blinddoc said...

gush

多謝關心


妹子

我正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