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0, 2007

不許人間見白頭

這兩天值班,約九點到病房看住院病患,見到某科主任蒼白的臉凌亂的髮從休息室走出來,原來他也連值六日,此時被 call 了,要趕去急診看病人。

望著他進入電梯的疲累背影,護士低聲討論:「他昨天一整晚都沒睡,好可憐喲。」「他只要被急診加開刀折騰一晚上,白頭髮馬上多出好幾根。」

最後小姐們同聲一嘆:「他已經老囉!」

沒多久我也被急診 call 了,走到急診室,主任正忙著幫車禍受傷的病患打石膏,在醫學中心這應該是資淺醫師的工作。

巨塔外的人們可能已被小說戲劇所誤導,以為在醫院裡的醫師終日明爭暗鬥,就是指望有一天當上主任,從此能夠呼風喚雨。

錯了,至少在區域醫院裡並不是。卡在醫學中心與地區醫院間的區域醫院各科主任,因為招不到住院醫師,不但班沒有少值,還要負責排班雜務,參加大小會議,有時護士專助工作喬不攏,也要出手協調。

現在更慘了,為了因應評鑑,院方不斷安排醫師如何設計研究,如何統計分析,如何拿著滴管做實驗;主任與教學工作負責人三不五時就被通知去開會。

所以區域醫院醫師每周例行看門診四到五節,應付各方湧進的病患,查房手術,急診輪班,還得被醫院洗腦幻想自己可以勝任基礎研究工作。

設計評鑑制度的醫界高層大老,您們可否體察下意想想,現在年近四五十歲的主治醫師,也許都曾是為您們做牛做馬的子弟兵,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當初選擇離開醫學中心,投身基層醫療,就是為了服務多數常見疾病的民眾。

多年來我們已累積了寶貴的醫療經驗,也扛起住院醫師缺乏的臨床重擔,可不可以把基礎研究,交給有心投入的醫學中心尖兵;醫界同儕大家各司其職,認真做好份內中事,別把區域醫院搞成高不成低不就的四不像。

處理好急診病患,我到辦公室準備六月進京報告的資料,告一段落後回到病房,又見到主任滿臉倦容對著電腦開立住院醫囑。本想問他要不要幫他買杯咖啡,卻又開不了口。

眼見我距離主任職務已經這麼近,此刻業已選擇拋戈棄甲了,一時的關懷問候能減輕我逃離前線沙場的歉疚感嗎?

慢慢地資深醫師的體力因為內外交逼逐漸衰退,空添智慧但青春不再。外科醫師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除非可以躋身醫界高層,才能逞其快意,惟幾人能夠?

10 comments:

台北alic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Paul said...

哦,我還以為要求醫生有研究成果是只有醫學中心才會搞的事...不是醫學中心也有要求?這樣合理嗎?
唉,其實,連在醫學中心都不是人人有研究能力了。我覺得,制度設計還是回歸現實吧!

blinddoc said...

Dear Alice

不是耶!
對不起!

把您的留言隱藏起來了
請您諒解

Anonymous said...

dear Blinddoc

的確 各盡職責才是對的
每個人的時間資源有限
很難面面俱到啊

負責評鑑的 是否都是醫學中心的大老??
所以跳脫不出這種思維

Daisy

blinddoc said...

paul

您離天聽近多了

若有機會好不好幫忙基層醫師稍個口信?

唉!我又異想天開了...


Dear Daisy

看見您身體欠安

留了兩次言問候可是貼不上去 :p

希望您早日恢復健康


唉!

盲醫師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信念近日動搖了

這種日子怎一個累字了得

Chih-Yao said...

醫院為了自己的利益(有形、無形)
還是會不斷壓榨底下的醫師
看更多病人
收更多住院
開更多刀
還要值班(誰管你幾歲,沒人值班就要你值)
還要交研究報告

在中小型醫院人力不足的情形下
想續繼待在醫院只有繼續被壓榨
不然就是出走去開業
當然現在開業環境也是大不如前
至少
晚上可以好好睡個覺
但是
現在不是每個科都適合開業

LJ said...

在高度分工事事講求專業的今天
要同時兼顧研究與臨床工作已經越來越不切實際
當醫師不計名位全力投入臨床工作卻無法在醫院內生存時
這個制度有問題了
如果教學醫院內到處是半調子研究員的臨床醫師
將是醫師與病人的悲哀
在健保緊縮資源有限的情況下
要所有的醫療機構
繼續依照評鑑制度所要求的做好高鶩遠的研究工作
還是回歸醫師的醫療天職
讓臨床歸臨床研究歸研究
是製定制度的大老的職責
他們的判斷與勇氣將決定醫療生態及品質的風貌

士為知己者死
今天臨床醫師堅守臨床工作是原自自我期許
不是來自制度的鼓勵

盲醫師何時要開始投入弄瞎動物的研究工作呢

還是開刀房比較適合我
能蹲多久就蹲多久吧

blinddoc said...

過去艱困但並不美好的仗我已打過

雖然腳步沉重未來渾沌

但不得不向前邁步...

哀!唉!

Hello & Color said...

台灣這樣的醫療環境
要讓年輕的醫師有一個美好的願景還真的很不容易
這是個很難解決的問題
而且情況看起來短期之內還會更艱困
如此情況之下
全靠著興趣和救人的念頭在支撐著
加油!

blinddoc said...

Dear hello

對學術有興趣的繼續深造

對臨床有耐性的認真看病

What a wonderful medical world!

顯然不是高層喜歡的世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