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8, 2007

燈與鐘

曾經為了尋回生活應有的愉快,迷戀著挑高水晶燈,想像著在閃爍迷濛燈光下,舒緩放鬆的音樂,迴旋飄逸的裙擺。


但華麗貴氣的吊燈難以與極簡低調風格相融,只好退而選擇黑底持守的透明水晶壁燈平衡失落感。


匆忙中搬進新家,主牆面可以留白,佈置畫作等待緣分;刻意才能保持理性的生活規律必須先有個時鐘制約正事上軌道。


選中簡單設計卻頗有身價的時鐘,想當然起碼搭個可以讓小白兔賣力打鼓的超強鹼性電池,才能門當戶對。

並不是最好就是最適合,售貨店員提醒只能裝最不持久、市面上最沒力的碳鋅電池。因為鹼性電池太勇猛,容易讓精細的零件損壞。

原來慢慢走才能長久(我可沒說持久 :),增長知識之餘,怎麼最近常覺得生性遲鈍的自己容易被小事灌頂 :p

4 comments:

L.S. said...

長久與持久?
路途迢遠與馬不停蹄?
長夜漫漫與歷久彌堅?

好有哲思的"久"
可惜我資質駑鈍
還是搞不懂:(
人(不論男女)的持久力來自於^_^

May Kuo said...

不知盲醫師可否訂做個時鐘以圓形的 angiogram 當背景?!
應該會比黑白時鐘溫暖些.

May

Vivi said...

恭喜新居落成
看得出盲醫師的品味極高

忙碌的工作
煩人的瑣事
暫時忘了吧
要在細小的事物上
體驗最簡單的幸福~

blinddoc said...

妹子

如果您說自己資質駑鈍
這世上就沒人敢誇口聰明了吧


may

如果連家裡的時鐘都用 angiogram 當背景
那拿散彈槍掃射的可能會換人


vivi

果然美貌只是您強項之一
瞧您小嘴甜的哩

不是新居呢
只是擋風遮雨的棲身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