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2, 2008

婚禮的祝福

週末開心南下去參加高中同學婚禮,由於教授級同學律己甚嚴待人更嚴,各地民眾戒慎恐懼深怕遲到死當。向來膽小心細的盲醫師十一點十八分就抵達高鐵左營站,人算不如天算,約定來接我的另外一位牙醫同學因看診拖延,所以趕到飯店時新人已在門外準備就緒,典禮將要開始了,也因此留下用生命換來的溫馨紀錄。

因為是新郎大喜之日,自然懶得唸我;新人都在大學任教,春風化雨感召之下,學生們自動自發排成兩列禮炮相迎,可以想見師恩浩瀚難以回報,只是潛意識砲口難免想對準新郎。

婚宴裡與高中同學歡聚,也與好久不見的級任導師喜相逢,沒有老師的教導就沒有今天可以混口飯吃的我;但老師對我印象最深刻的居然是以前我當衛生股長時,教室連窗角都很乾淨。(可是我明明記得從前是以ㄒㄧㄠˋㄏㄨㄚ 著稱啊?)

同學們在專業領域上各展長才,節能減碳之餘,也沒忘記增產報國,小孩子一個比一個可愛。小櫻桃(不是小楊桃)不怕生,還猛叫我姊姊(兩歲半的孩子真的不會說謊),當場加入好媳婦的 waiting list。

爸爸很難小力的大立一派小紳士模樣,可以一口氣說上四個機關複雜的笑話;他自動向新娘子要求抱抱得到首肯後,走到美人身邊正要溫馨行禮時,被新郎倌一句:「你怎麼沒有先徵得我同意?」害羞地鑽到椅子下面去了,也讓小氣的新郎遭到眾人躂伐。

隨著年歲增長,同學紅色炸彈空襲的密度漸少,大家相聚的時光更形珍貴。暫時的西線無戰事過後,就等著喝兒孫輩的喜酒了。

4 comments:

Midnightfly said...

婚禮總是帶給我莫名的感動,儘管台灣的婚宴有些喧鬧,但總還是洋溢著幸福與希望.祝福妳的朋友幸福,也祝福盲醫師喜樂~

am said...

由盲醫師積極蒐集好媳婦的舉動看起來
兒孫輩喜酒第一攤
很有可能由盲醫師拔得頭籌

L.S. said...

那這麼說來我可以頭上插朵紅花當"便媒人"
或者...

另類的
四十一朵花伴娘

最好是
裝可愛小花童

blinddoc said...

雪兒

感謝您的祝福
也願上帝保守您與姪兒的健康


am

要不是令嬡上次稱我醫師"阿姨"
否則也難逃盲醫師蒐集好媳婦的魔掌


小狸

可惜姊姊已經嫁過了
不然妳想當什麼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