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30, 2008

Should I Know You?

依然是忙碌的門診,依舊有辛苦的病家在門外等候。

過了正午,下一位號碼燈響了,走進一位中年男子,遞了健保卡給跟診小姐,說要解釋病情。

我看了電腦上的病患姓名,是四月時給別位同事手術的老太太,因為某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同事不能親自術後檢查,所以轉到我的門診追蹤治療,視力也日漸進步。

她回診好幾次,都是由媳婦開車到安養中心接她,再推著輪椅進來;每次我都會站起來扶她,怕她摔倒或撞到細隙燈受傷。

我抬頭看這位體型高大的男子,他坐下來要求我解釋病情;因為我從未見過他,所以問他是誰,他說是某某某的兒子,要來了解她的病情。

我說:「要解釋病情沒有問題,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請你拿身分證給我看一下,確定你是她兒子,我就解釋給你聽。」

他說:「我有她的健保卡,這樣還不行嗎?」

我說:「只有她的健保卡,還是不能確定你是她兒子;事關病患隱私權益,還是麻煩你把身分證讓我看一下。」

他拿出手機,說:「那我打電話給她,叫她證明我是她兒子,這樣總可以了吧?」

我說:「用打電話的方式,還是不能確定你是她兒子;事關病患隱私權益,還是麻煩你把身分證讓我看一下。」

他忽然發火,罵我混蛋,爲什麼有她的健保卡還不能解釋病情;小姐連忙補充,因為曾有人冒充病患家屬身分開診斷書,詐領保險金,所以政府規定一定要核對清楚,他又罵小姐笨蛋沒有常識,八十幾歲的老太太會有保險嗎?難道他看起來像壞人嗎?

因為看我很堅持 ,所以他又罵我混蛋,說他現在就去拿身分證,叫我不要走要給我好看,就轉身離開。

我不曉得他在兇什麼,但還有其他病患在外面等著,只能提著一顆心繼續賣笑。

不到十分鐘,他就回來了,把身分證丟到我桌上,說:「妳給我看清楚,現在妳就給我解釋病情!」

我抬頭看了他一眼,因為我正在寫其他病患的診斷書,所以拿起手上的病歷,走到隔壁診間去寫。

混亂中,隱約聽見他在罵我,我不想理睬,所以在隔壁診間繼續看診。沒一會,行政人員走過來,叫我回去解釋病情,否則事情很難結尾。

刀不是我開的,他又已經罵我混蛋,我真的不想解釋,所以打電話給同事,問她要怎麼處理?她說還是請我幫她解釋。

沒有太多時間思考,我只好硬著頭皮上場。走回診間,假裝沒看見他凶惡的表情,我打開病歷,從初診開始敘述。

他不停打斷我,終於應對到最後一次回診,老太太有溢淚現象,當天有幫她沖洗淚管,發現淚管狹窄,因為她年事已高,所以請她先點眼藥,若無改善,才考慮鼻淚管手術。

他說:「她流眼淚那麼嚴重,妳為什麼不幫她開刀?是不是延誤病情?」

我說:「你媽媽年紀大了,又行動不便,當然先點藥看看,不行才開刀,她本人也不想開刀。」

他說:「爲什麼她開刀前不會流眼淚,開刀後才會,是不是手術併發症?」

我說:「她開的是眼球內的手術,流眼淚是眼球外的鼻淚管阻塞,與手術無關。」

他說:「這都是妳的推拖之辭,就是妳開壞了,才會流眼淚。」

我說:「手術不是我開的,而且我說的都是事實。」

他頓時氣餒:「刀不是妳開的,是誰開的?」

我說:「是某某某醫師。」最後我還是沒忍住:「先生,如果你曾有一次陪你媽媽來看醫生,我就不會要看你的身分證。每次都是她的媳婦開車到安養中心接她,老人推著老人來看病。我每次都詳細解釋病情,只是你都沒來,所以都沒聽到。」

他惱羞成怒用手指著我:「我都住國外很忙,我們家人是不是住在一起不關妳的事;像妳這種沒有奉獻精神的醫師,是XX醫院之恥,不配當醫師。以後我會天天來這裡找妳,讓妳日子很難過。」

我說:「先生,你已經超過人與人相處的底線了,我的解釋到此為止。」

在衝突的過程中,他的稚齡兒子一直在旁邊叫著:「爸爸,你不要這樣,我們回家啦!」院方派來的人員,只會一直勸他不要生氣,卻沒人告訴他:「先生,請你維持對醫護人員的基本尊重,這樣大家才能談。」

走出診間,想到過去幾個月經歷的難堪時刻,想到我扶著痀僂的老太太時他不知在哪裡,我的心痛到無法自持。我的眼淚不是因他的謾罵而流,而是為扭曲的醫療生態而流。連母親給誰開刀都搞不清楚的人,那值得我純潔的悲憤呢?

13 comments:

psychy man said...

To dear Dr.
我想“牠”應該是我走失的病人,希望沒嚇到妳。請不要忘記診間裡仍有垂淚卻還帶著微笑葡萄的阿伯。誰叫我們是高級服務業!請拭淚繼續加油─加油
psychy man

Anonymous said...

Dear Doc,

寫過就放下了吧...
對於這類自以為是的病患家屬, 如您的'以直待人"就是best policy.
別難過了 相信病人本人是很感激您的
Move forward

Best Wishes,
潛水客

Anonymous said...

dear Blinddoc

給您打打氣!!

加油!!

這種人畢竟只是少數,只想到自己的立場,沒有想到對方。還是有很多貼心的病患衷心感謝您的付出啊!!

Daisy

Midnightfly said...

盲醫師,一樣米養百樣人,世上就是有這樣不可理喻的人.就把這些看作主給我們的操練與試煉,藉以磨去我們人性的天然,使我們至終能結出義的美果來.

little girl said...

盲醫師
加油喔
看這篇覺得有些難過
讓難得上網來而且要拼醫科的little girl有點心冷冷
但是這個世界上 溫暖的人事物還是很多的阿~
盲醫師 甘爸爹~

TSUBASA said...

安慰也只能說教你不要理他,
但是說真的,每個人看診都會遇到這種家屬,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盡心盡力還得被這種人侮辱,尤其是那種從來沒進過醫院,一來就大吼大叫那種,我們當然可以假裝沒看到,可是我真的想要有一本死亡筆記本啊。

Anonymous said...

Dear Oph Doc,

內科,重症遇到過更多這種家屬.住院時從沒來過幾次,來的時後是晚上或假日,沾一下就走,然後怪你都沒在看病人(我一天至少查2~3次房).....
我比較幸運些,一次是病人本身就替我回嘴,一次是隔床病患(不是我病人)家屬替我抱不平...
就當修行吧....

無知的少女am said...

最近上了堂「嬰幼兒發展」的課
這位先生的表現符合皮亞傑發展理論中的「前運思期」:
1.以自我為中心
2.只能了解具體的事物, 缺乏分析與縱合的能力
3.直覺推理
4.缺乏「可逆性」的思考能力

所以, 這位先生的發展年齡是2-7歲
我們是大人就不要跟孩子們計較啦
(這樣有安慰到你嗎?)

過了正午應該要去吃飯睡午覺
不該按鈴讓人進來罵自己混蛋 :(

blinddoc said...

敬愛的舊雨新知

感謝大家的情義相挺

這篇不是以醫師的高度在抱怨
而是用人際相處的態度來反省

如果他不是因為加號在診外等候一個多小時
也許走進來時不會火氣這麼大

但連銀行開戶辦手機都要雙證件了
解釋他人最隱密的病情怎能不需要身分證明?

如果我們的健保制度能讓醫師專注於醫療
醫師就不會以肉身抵擋許多非醫療的責難

凡正常人都想過了正午去吃飯睡午覺
我的死亡筆記本先寫上自己吧...

am said...

醫生還有高度嗎?
醫生可以抱怨嗎?
醫生是否無時無刻都被要求要反省?
(這不是問題, 您不用回答, 我最近寫不出詩來)

曾聽過一個說法:
生病要多看幾個醫生
並不是尋求第二意見
而是投資一點掛號費
將來有需要時可以多告幾個醫生
多要一點賠償金

唉...
怎麼會這樣

belala said...

只要是醫護人員
誰沒有被這樣對待過?

blinddoc said...

belala

這件事的原始緣由

應該沒有幾個人碰過吧?

無論如何

您辛苦了!

Anonymous said...

XX醫院之恥= 公然侮辱
天天來堵你= 恐嚇
找跟診護士作證,告民事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