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2, 2006

Déjà Vu

偶然的一日,隨著醫院活動,去日月潭遊玩。

記憶中從未到過文武廟,不知何故,看到巨型雙獅弄珠石雕,覺得似曾相識;但人腦一時幽暗,只好留影紀念。


回家整理記憶卡的時候,腦海忽然閃出一張早已遺失的相片,就在石獅前,媽媽與我和弟弟,憨憨地笑著對著鏡頭。

啊!原來是媽媽曾帶著我們到過這裡,當時傻笑的孩子是那麼天真無邪。

被動地在社會裡打滾,醫師也算是遺世獨立的一群,坐在密閉的診間裡,沒有選擇地讓素昧平生的人接近;看進人們的眼底,卻摸不透人的心。

門診總是有人抱怨著要搶先看,總是有人虛張聲勢表達自己的優越;日夜感受到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心腸,慢慢地喪失愛人的能力。

愛人的能力需要靠溫暖的記憶做後盾,在點滴流失人性本善信念的掙扎過程中,一道午後冬陽的光芒,一張不知去向的照片,也許就能淡出蝕心的交戰,喚醒內在的善良。

唉!原來我也曾是朵純潔的向日葵,癡癡迎著人性的光明面。

真想回到舊相片裡。

7 comments:

May Kuo said...

Dear Blinddoc,

是的,世事雖不盡圓滿,人心亦非皆良善,但近在眼前,或遠在天邊,總還有數不清的溫暖與關懷將妳環繞.
我喜歡12月,因為兩個孩子都在這個月出生,結婚紀念日也正好在聖誕節.即使女兒太胖,兒子不吃飯,最近又比較煩,老公每十年才會記得一次結婚紀念日(下次記憶回復年預估為西元2014年,正逢本人更年期,想到就不禁開始盜汗加心悸....),但每每看到他們的一顰一笑,再多的苦惱,頓時都煙消雲散!

其實,我們每天都和心愛的家人在相片裡,不是嗎?...............................

最後,不能免俗地,祝看到的朋友們及盲醫師: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2007!!

May 12/23/'06

daisy said...

"被動地在社會裡打滾,醫師也算是遺世獨立的一群,坐在密閉的診間裡,沒有選擇地讓素昧平生的人接近;看進人們的眼底,卻摸不透人的心。

門診總是有人抱怨著要搶先看,總是有人虛張聲勢表達自己的優越;日夜感受到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心腸,慢慢地喪失愛人的能力。"

看到這段 覺得有點悽涼
這些感慨 我家老爺也曾對我說過
但由盲醫師寫來
格外觸動人心

基於醫德 醫生不能選擇病人
只能接受

堅持您當初從醫的理想與熱情吧
加油!!

天理昭昭 好醫生還是會被肯定的!!

Daisy

L.S. said...

似曾相識
是是非非
恩恩怨怨
愛與不愛
盡其在我

選擇去愛
掌控在我
希望被愛
關鍵亦我
愛你愛我
耶誕快樂
新年平安

notugly said...

「…坐在密閉的診間裡,沒有選擇地讓素昧平生的人接近;看進人們的眼底,卻摸不透人的心…」

就是這段話,很貼切的一句話:「沒有選擇地讓素昧平生的人接近!」

大部分人都認為病人在醫師面前很弱勢,因為病人必須在昧平生的醫師面前,坦露自己不為外人道的隱私。

但是醫師又何嘗不是呢?

其實現在的病人兇得很呢?!擺出一付付錢的是老爺的架式的病人屢見不鮮!

我也不明白他們在兇什麼?每年我自己使用健保的次數常是掛零的,嚴格說起來,他們來看病的費用我也幫忙贊助了一些不是嗎?

blinddoc said...

Dear ladies

Thank you for your thoughtful comments!

此文謹獻給近日心靈受苦的麻醉科與心臟外科醫師。

redcometchar7 said...

hey I have a pic. at that place too!
I'm gonna look it up,

wish you all the best in coming year, my friend-blindoc!

-redcometchar7

blinddoc said...

My friend redcometchar7

Who's in your old picture?

I wish you happiness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Happy New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