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04, 2007

What Brought You Here?


那天去參加英語班親師座談,主任介紹下學期的課程與師資,她說新的英語老師是這小城裡唯一擁有博士學位的外籍老師,是加拿大的自然醫學博士,來台灣五年了。

主任興高采烈地介紹這位外師如何將她的專業傳授給小朋友,譬如告訴他們感冒的時候不要吃藥,只要用熱水泡腳就會好了等等。

在場的五位媽媽雖然不熟稔,但心裡納悶的好像都是好好的加拿大自然醫師不當,為什麼要來台灣教美語呢?在台灣教美語真的那麼好賺嗎?

終於有位媽媽開口問了,主任也不知如何回答,於是建議既然外師就在隔壁辦公室,請她過來跟我們見個面好了。

外師自信飄然進來了,首先用英文打破沉默說:"妳們想知道什麼呢?"

同一位媽媽又問了:"What brought you here?"

外師沉吟半响說:"因為我和我先生都喜歡 Asia,妳們聽得懂 Asia 嗎?"

看到全部媽媽都誠懇點頭,於是她心防稍微鬆懈了:"我和我先生都是自然醫學博士,夢想有天能建造一個 Spa;後來我們到亞洲旅行,在菲律賓看到一塊地,都覺得很喜歡。可是我們在加拿大一天只看四個病人,存的錢不夠,聽朋友說在台灣教美語可以賺比較多錢,所以我們就決定到台灣工作。"

"事情果然很順利,我們存夠錢買下菲律賓那塊土地,開始 Spa 的興建;打好地基,剛架好兩根支柱時,我先生忽然決定不想再做了,於是他放棄這個計畫,離開我,回到加拿大去了。而我漸漸喜歡在台灣的生活,所以繼續留在這裡。"

她描述的表情雲淡風清,原意不在探人隱私的我們隨著過程起伏心情急轉直下,我努力將 "啊!?"控制在聲帶裡。

偌大教室裡只聽見冷氣運轉的聲音,她彷彿也感到交淺言深,微微一笑說:"Okay, that's it." 轉身回辦公室了。

身經波折的人們也許在生命無常的磨練中,漸漸習慣把不知向誰傾訴的苦楚埋藏在本我最底層,安靜認份地活著。終於在意志力疲乏的某日,即使是陌生人不經意的一句:"What brought you here?" 所有暗潮洶湧的昨日種種,千頭萬緒千言萬語獲得宣洩出口,即便最後仍然獨自百感交集化為望天喟嘆。

無尾鳳蝶的終齡幼蟲結蛹時,除了要吐絲固定尾端,還要用另一條絲裹穩腰部。因為蛻皮成蛹時,牠必須力氣夠大,才能甩落身上舊皮。牠之所以要固定好兩端,就是為了抗衡自己掙脫過去的強大蛻皮力量。

除了人類以外的生物絕對不會浪費能量去做沒有意義的事情,毛蟲耗盡氣力為著羽化彩蝶,人類若能擺脫昔日束縛牽絆,未來雖然依舊匍匐前進,至少偶爾能夠展現舒坦姿態。

2 comments:

L.S. said...

What brought me here?

You, no one else but you...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

Miss and love you all the time.
愛妳喲~~~

P.S.
姐姐寫得實在很感人
妹妹老是來這搞破壞
歹勢啦 orz

blinddoc said...

親愛的妹子

無論妳寫東西南北

只要妳來我就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