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08, 2009

好?

悄悄地,婦女節來了,又即將過去,在經典賽後,沒人有興致。

有篇一年半前接受的 paper,在期刊被不景氣拖累倒閉的自我迫害幻想中,終於登出來了。

思緒很複雜,想起韓國街頭的兩端,一邊標榜著好,一邊高掛著爛。


有論文刊出是好事,但一想到手邊與未來還有待 submission 待 revision 的 manuscripts,心情又爛了起來。

唉,有文章堪投直需投,作一日和尚且敲一天鐘。忽然懷念起看「亂打秀」狂笑的那天,這幾年好久沒捧腹開懷了。

5 comments:

愚婦am said...

給笑起來很美麗
不笑也很優雅的盲醫師加加油

你寫的故事都很好看 (love you~~)
雖然我個人比較偏好正向.光明類型的劇情
(咳咳..陽光美少女不是叫假的)
但偶爾來一些悲傷.苦悶的故事串串場也很好
(咳咳..三不五時也要裝裝樣子強說愁)

唉...
人生不就是這樣嗎
有好有爛 有苦有甜啊

Anonymous said...

是這一篇嗎? 映瞳

Ann Ophthalmol (Skokie). 2008 Fall-Winter;40(3-4):183-4.Links
Uveitis-glaucoma-hyphema syndrome caused by posterior chamber intraocular lens--a rare complication in pediatric cataract surgery.

blinddoc said...

貴婦 am
謝謝妳的加油


學姊神機妙算
後輩好生佩服

cato said...

剛剛讀了這個月的商業周刊。可以向您說聲恭喜嗎三

blinddoc said...

cato

看來大人也知道在下來歷了
(好害羞啊:p )


謝謝您在暗處致意
真的很不好意思

台灣醫師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