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2, 2009

給 May 的一封信

Dear May,

讀了您的留言,心中有無限感觸。

小我的幸福原以為如此易得
才發現必須立基於大我的堡壘氛圍

腐敗的種子埋藏了一甲子
然卻因善良天真的人心施肥而更根深蒂固....

原本的周一是早上沒有門診,下午開刀,預計可以回家吃晚飯。

但是週末擠進了三位網膜剝離的病患,所以周一加排急診刀,早上就進了刀房。

下午繼續原定的手術,不料急診送來了一位一歲的小朋友,拿著鉛筆跟哥哥玩,不留心摔倒了,鉛筆直直插入右眼內側眼角,還穿過鼻竇進入腦部。

於是開刀房、麻醉科、神經外科、眼科動員起來,麻醉科醫師先讓哭鬧不休的孩子睡著監測生命徵象,神經外科醫師準備好內視鏡與開腦器械,眼科醫師也固定開眼器在一旁協助。

終於在主要巧勁些許蠻力之下,鉛筆完整地拔出來,再作一次電腦斷層,眼球完整,腦內沒有大出血,沒有鉛筆殘渣留在頭部,所以收進小兒加護病房打抗生素控制感染並後續觀察。

驚濤駭浪了一整天,開車回家的三十分鐘,是獨處放鬆的時光,通常會打開廣播,聽聽不需專注力的對話與音樂。

按到自己常收聽的電台,這位 DJ 風趣幽默,選播音樂包羅萬象,偶會穿插與主播、助理的閒聊,那天因為是中國企業組團到台灣旅遊,所以 DJ 說:「歡迎祖國同胞到台灣!以前是台灣同胞到祖國血拼,現在是祖國同胞到台灣血拼。」又問主播說:「說祖國對吧?」

主播嬌滴滴的嗓音說:「說祖國對啊!」

DJ 再問助理的感想,助理回答:「這次大陸同胞到台灣...」還沒說完,就被 DJ 打斷:「是祖國同胞,不是大陸同胞!」又說:「現在請在遊輪上的祖國同胞 call in 進來!」

我坐在車上聽到這裡坐立難安,從未 call in 電台的我,拿起手機撥了號碼,線路通了但沒有人接,再撥一次,心裡想著回家後還要看小孩功課、修改論文...好多事要作,如果到了家門還沒上線,也只能算了。

沒想到第三次真的接通了,我對著話筒直接說:「請您更正,中國不是我們的祖國,我們這裡是台灣...」沒想到DJ 也直接掛斷我的電話。

他停了幾秒,在廣播上說:「有這麼嚴重嗎?需要這樣嗎?」

我當然歡迎世界各國人民到美麗寶島觀光,也真的希望台灣國家的定位自然簡單,身為台灣國民不需要辛苦在本業上忙碌了一天,趕著回家繼續盡本分的路上,必須停在路邊打一個更正哪邊是祖國的電話。

看到前輩大作近日登在 IOVS (Investigative Ophthalmology & Visual Science)上,心中油然佩服欣喜,但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Hospital 的後面硬是跟著:Taiwan, Province of China,台灣眼科醫師只能吃了悶虧往肚裡吞,但台灣人民知道了不會有義憤填膺的感受嗎?

被中國無所不在的無情打壓,閉上眼睛以為自己看不見就算了,還要熱臉蛋喊對方爸爸,台灣國民的自尊何在?

盲醫師一向是貪生怕死見險就閃之徒,這次被逼著 call in 了,不知下次過不去的關卡在哪裡,希望我永遠不會說出「有這麼嚴重嗎?需要這樣嗎?」的話。

謝謝您鏗鏘的訊息,也盼望自己永不鬆懈。

blinddoc

19 comments:

May Kuo said...

前次留言, 字字肺腑!!!

妳的標題大辣辣地是給我的一封信,分明是想讓我今晚沒空煮飯, 我家只有我一個台傭呢!為了回覆,只好請老公叫 pizza 了!這些年來因為工作而有機會到其他國家走走,但即使在國外吃著米其林三星的餐點,烙印心頭記憶的台灣蚵仔煎味道,卻總是佔滿味蕾。

到過澳洲四五次,有次到澳洲,等侍通海關前,一位從台灣來的仁兄只因海關人員問他是否來自台灣,當場失心瘋地堅持他來自中華民國而非台灣,搞得海關很火大,請航警將他帶離。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莫此為甚。輪到我時,海關還在氣頭上,大聲問我 "Are you from Taiwan?" 我說"Yes, definitely!" 那老兄情緒稍微緩和,用力在我的 passport 上蓋上官印,並微笑著說"Welcome to Australia!"。在別人眼中,我們是台灣人,來自台灣!另有一次在澳洲航空櫃台等待劃位回台,航空公司人員以為我是隔團來自中國的團員, 將護照收起沒有還回, 經我了解抗議後,才說很抱歉她一時疏忽以為我是來自中國的旅客,並解釋他們對中國的旅客比較偏向護照集中管理。從這個經驗,我完全無法理解有些人汲汲營營想當中國人一昧向大陸靠邊站的邏輯!一位同事不久前娶得來自中國美嬌娘,曾問他中國護照是否因為他們邦交國多較好用?!他無耐地回答那是有名的面子護照,完全無實用價值,本想帶老婆出國散心順便懷個台灣之子,但辦他老婆的簽證卻老是被要求送一堆文件, 並要他這個來自台灣小國的國民不斷保証,因此也掃了玩興!台灣護照的國際生活實用價值又添一樁!

有次到韓國,坐在飯店大廳等車至機場時,一位穿金戴銀的韓國貴婦主動與我閒聊,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是"You're from Taiwan; no wonder you can speak English well!"有點怪怪的邏輯,但在韓人眼裡,台灣的國際化與國家ID其實已確切存在,並已儲存在他們腦波中!

走在西班牙巴塞隆納街頭,巨大的歷史遺跡讓人震撼,可以想見當時大帝國的榮景與輝煌!即使不再是世界強國,歷史的驕傲以及像高第、畢卡索等藝術偉人的貢獻,也讓西班牙人除天生的熱情生命力外,更增添無比的驕傲與榮耀!

葡萄牙的街景就不似西班牙那樣傲人,也難怪西班牙人常有意無意視他們為西班牙的一省,處境有點類似台灣。但 tour guide 臉上國家認同的驕傲與光釆,讓我至今無法忘懷!(別忘了吃他們的招牌蛋塔!.....)

巴西的嘉年華會,是一生一次的經歷,民族的奔放血液,讓我們幾個來自台灣的訪客無不動容,更別談他們對國球足球的全民狂熱與認同!(嘉年華會外發放保險套兩只, 也是難得的經驗.....@#$%*&.......)

有一次到墨西哥,與別國同事至世界七大奇景之一造訪,馬亞文化深藏內化的科學面向經過 tour guide 的介紹震盪我心,他會說標準沒有墨西哥口音的英語,但卻捨棄美國的高薪,只為讓外國友人更加了解他的國家與文化!

可能有人以為香港人於九七回歸後便以中國人自居,但有次在香港街頭閒晃,向一位小販詢問髮夾的價格,沒想到那位大嬸超有個性,以為我來自大陸,根本不理我,還堅持我必須講廣東話才賣我,最後向她解釋我來自台灣,不會說廣東話,她才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並讓我買一送一。當真正台灣人,真的沒什麼不好!

美英等國對台灣人的態度在我的經驗中也都相當正面,日本、英國對台灣人到訪也都不再要求簽證了!如果台灣人民在過去沒有創造出特定的台灣價值,這些國家鐵定至今還無視於我們的輕重!

我曾莫名其妙遭到一位貪污同事的公然悔辱欺負,還好當時我已是一枝花又一片葉子的年紀,什麼場面沒碰過,很能處變不驚,只抱持著士可殺不可辱的心態,靠著總公司的支援協助,終讓貪污者現出原形,最後貪污者被公司掃地出門!個人的尊嚴榮譽我會以生命維護,更遑論國家的未來前途!相信大部份台灣人也都願意在適當時機全力悍衞相挺的!

妹夫的舅舅多年前抱著籃球投奔對岸,現已是國際經濟組織的重要人物。個人認為他當時未必是嚮往共產主義,極有可能是對當時執政政權的極度厭惡而投奔!

台灣是我的家,我的國,生於斯,長於斯,在這裡有太多的情感與牽繫!國界有形,但人心卻無法禁錮,相信每個台灣人都願意隨時傾全力捍衛這塊寶島!!

上次在妳的部落格上,有位朋友說我是井底之蛙,我雖曾全力反擊,但其實沒那麼在意..........是的,我是一隻粉肥的井底之蛙, 雖曾到世界各地的池塘走跳,但最愛的還是台灣島上這片清麗的天空!!!

(佔據妳的部落格太多篇幅,請包涵.....我發現自己好像比較適合搞笑.....別忘了來認領 KTV 4小時..........)

MAY

Freeman said...

一樣米養百種人....我只覺得那位DJ有必要用這種說法嗎?

鴨蜜瓜 said...

看了盲醫師和May的心情
唉~~~感慨很深
有些人處在公眾傳播環境
用語不是開玩笑一句話就可以卸責的
這樣紛亂的媒體時代
連自己是哪一國人都搞不清楚
悲哀啊@@.........

盲醫師CALL IN的好
至少表達了台灣人對祖國有不一樣的看法
不是所有人把那個用很多飛彈對著台灣的鄰居叫祖國

blinddoc said...

在我心目中

任何國家民族都是平等的

沒有高下貴賤之分

我曾造訪中國兩次

中國人民求生存的努力是值得尊重的


當中華民國台灣政府宣示

對外名稱中華民國是第一選項

台灣是第二選項

Chinese Taipei 是第三選項

政府官員是否知道 Taiwan, province of China 或是 China 已經逐漸遭中國強迫成為台灣醫師唯一的選項?

還能這樣下去嗎?

Midnightfly said...

盲醫師,好樣的!

想想小時候去英國寄宿時,到警察局辦居留證,因為台灣不在國際名錄上,我又不肯讓警察在我的居留證上寫Taiwan,China,所以我的國籍被寫上了Stateless!無國籍的屈辱讓我傷心了好久,從此堅決,台灣才是我的祖國.中國大陸,那是鄰國,是外國啦!

Anonymous said...

kevin
我現在只要半年回去中國醫藥檢查一次
vF.OCT.SWAP就好了只怕視神經太薄
提早得青光眼

blinddoc said...

台灣駐日內瓦代表沈呂巡,9日接受中央廣播電台專訪時表示,依據瑞士民法的規定,台灣擁有姓名權,台灣叫什麼名字,外界不能任意改變。沈呂巡說:『ISO並非國際組織,而是受瑞士法院管轄,瑞士民法第29條講得很清楚,有「姓名權」,內容很簡單:我叫什麼名字,你沒有權隨便改我的;(官司)打不打得贏,這件事都要做。』

沈呂巡表示,法律途徑雖然是最後的手段,但涉及國家尊嚴,而且全球各地有越來越多的類似情況出現,讓問題更顯得迫切。沈呂巡說:『為什麼國際標準組織 ISO越來越重要,因為我們發覺,類似事件越來越多;全球各地,有的人未必歧視台灣,但比方說,有些學校學生的學籍,外國學生的學籍,甚至信用卡持有人的國籍,甚至台灣學者在外國學術期刊投稿上的國籍,因為國際標準組織透過電腦,變成全球幾乎要一致化了。所以,這個問題會越來越嚴重。』

沈代表加油!正如病患緊急送到醫院,希望得到立即的救治,國家也得為人民大力解決眼前的問題。

blinddoc said...

kevin

祝您健康!

Vivi said...

就是欣賞May的率直和盲醫師的真

這是有史以來回覆文章最長的一篇嗎..

May可是很難得寫那麼多中文的..

Anonymous said...

真心的想請問盲醫生~我黃斑部病變的問題困擾我有一陣子了~想請問盲醫生在哪間醫院的眼科呢?麻煩忙醫生回覆喔~謝謝

blinddoc said...

Vivi

這事再不解決就要拿妳送我的寶物上街頭火拼了..


friend

如果您不介意
可否請您告訴我您的居住地區
我再介紹當地的醫師給您

Anonymous said...

謝謝你~盲醫生~
我住在桃園~我目前是在林口長庚視網膜科~
只是~一直反覆的看診~好像沒有進展~所以想請問盲醫生有比較推薦的視網膜權威吗?謝謝^^蓉

Anonymous said...

不好意思~盲醫生~麻煩囉~!
我想請問你喔~
我第一次打眼內注射有跟醫生說第一次做小手術想請醫生親自打~醫生說好~
但~最後進手術室我卻是被實習還是住院醫生打的~害我當下更緊張~不知該怎麼跟我的醫生說?我該怎麼跟醫生說比較好呢?我這樣要求會很無理嗎?我是在為第二次注射時做準備(畢竟是自費的呢!所以想慎重點比較好!)蓉

blinddoc said...



林口長庚視網膜科已經很強了

如果心中有任何治療上的疑慮

直接和您的醫師討論無妨

我的答覆告一段落囉

祝您眼睛健康!

Anonymous said...

謝謝盲醫師的回覆^^
我知道了~~~蓉

Anonymous said...

如果連自己的名字都搞不清楚
真的很悲哀

May Kuo said...

這些日子以來, 常有國之將亡, 妖孽盡出的感慨!
商業, 政治, 甚至原本該慧悟人間萬象的宗教工作者都搶著辱罵台灣人或代表所有台灣人民發言, 真不知他們是何方神聖可以如此大膽放肆!!
也難怪小時候最愛看的布袋戲, 神秘的萬惡之源 "藏鏡人", 終於在四十年後也忍不住揭開面紗, 長像還與代表正義的俊俏 "史豔文" 神似, 果然是人不可貌像!!!

(最近覺得自己姓郭蠻丟臉的....以後不會再說我老公是全世界最帥的男子.....)

MAY

Mandy said...

盲醫師, I came across your blog due to my up and coming eye surgery. "身為台灣國民不需要辛苦在本業上忙碌了一天..,必須停在路邊打一個更正哪邊是祖國的電話.." -- well said. The arrogance and obvious bullying from the other side of strait ought to bring out more pride in every Taiwanese. I am puzzled by the weak mindedness of some individuals. which 電台 were you refering to here?

blinddoc said...

Mandy

就別提哪家電台了

祝您手術順利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