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06, 2009

急轉直下

今天在醫院裡,為了病人的治療,動了在醫院工作十幾年來前所未有的怒氣。因為患者病情需要一種衛生署已核准上市的藥品,預計今天接受治療;保險起見,一個星期前(4/29)我先確認藥局尚有一支庫存藥物,但在藥庫組長強勢要求下,我仍親自填妥緊急採購單申請藥物,但直到今天下午三點半,她仍未有任何積極作為,也就是說病患已經來院準備治療了,但我還是不能開出藥單。

藥局說必須藥庫核准才能電腦上線,打電話到藥庫詢問,一直找不到她,而其他組員都說不關自己的事;好不容易找到她了,她先推說是眼科助理的問題(填緊急採購單也是她說的),又說勞動節藥廠放假(但實際上只要本週二訂貨,也來得及今天使用),所有莫須有的理由,就是擺明了現在病患無藥可用。

在據理力爭溝通無效的痛苦過程後,最後我告訴她一句話:「像妳這種不知救人如救火的人,根本不應該在醫院上班。」

說了這句很重的話之後,我的心與手不停顫抖著,彷彿生了一場大病的虛脫。

幸好在我振作精神打死不退的多方聯絡下,四點半終於開出藥單,讓病患有藥可用,而渾然不知一個小時中的驚濤駭浪;主任也領教過她把小事變複雜的天份,答應要挺身而出與藥劑部主任溝通;既然病患及時已得醫治,我決定暫且放下,這回不再追究。開車回家的路上,頭腦反覆今天發生的一切,但身心俱疲。

到了家從地下室進電梯,手上拿著許多東西按十樓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五樓。到一樓的時候,電梯門打開了,走進一位大嬸,因為我搬來不久,又每天早出晚歸,並不認識她是誰,只能點頭微笑;她想按樓層的時候,發現五樓已經亮了,以為是我幫她按的,開心地連離開時都一直對我說謝謝,讓我驚歎於萬事無形的安排。

感謝今天另一個急轉直下的結尾,讓我為明日的重擔預作準備。

我為我無可救藥的樂觀感到莫明所以的悲傷。

11 comments:

May Kuo said...

我並不驚訝也不想幫忙平息盲醫師的憤怒, 因為對方的工作態度確實不佩在醫院上班!!

我雖有藥師資格, 但除實習外不曾擔任過一天醫療院所臨床藥師. 我想這是我這輩子最正確和重要的選擇, 與其來日可能成為如同盲醫師文中所描述失了靈魂的藥師, 還不如在藥廠打雜兼耍寶來得快樂心安與紮實!

堅持妳的要求, 直到她盡到醫療人員該有的責任並改善為止!!!

(妳該不會是要開N公司的L藥吧?! 應該對患者是不錯的決定.....)

MAY

Midnightfly said...

唉~踢皮球,完全不顧病人的安危。還好病人有盲醫師的堅持,總算得了該有的醫治。

願主祝福這樣一位以慈心愛病人的好醫師~

sj said...

會走視網膜科的,大都有”無可救藥的樂觀”。不管是九孔或一大孔的網膜剝離,黃斑變紅斑或白斑,眼睛中風或中標,總是想要Do something。師妹面對健保審核的刁難,醫院同仁的怠懈,病患的懷疑或責問,乃至飛彈國吃我們豆腐,電台DJ的諂媚,家事國事天下事,一連串的諸事不順,卻能因按錯電梯,得到大嬸的感謝,而覺得這天終究歡喜收場,果然是正港的網膜專科醫師,這篇也是我最喜歡的一篇。其實視網膜科的會議,很多時候聽起來像是在做”團體治療”:你RD,他PVR,我還bulbar atrophy…。走出會場,又是好漢一條,迎接嶄新的一天。
sj

Vivi said...

不管面對病或是人或是不是人,當視網膜科醫師不僅心臟要夠強,自我療傷能力還要優於常人,對二位真是深深佩服,是我可能就青筋爆破外加CSCR了,祝大家身體健康

Vivi

LJ said...

哇哈哈
SJ說得好
大夥將齊聚Bali進行團體治療
May & ViVi要不要參一咖
雙J可以睡浴缸
讓出大床虛位以待

LJ

LJ said...


能尸位素餐
且穩如泰山者
其人必有靠山

LJ

May Kuo said...

(Birds of a feather flock together.........)

我開始擔心 LJ 又要在機場泣訴離家驚魂記; 我家放包包的櫃子可能還夠借你暫置行李, SJ 家應該也願意幫忙........

本以為可與各位完成三ㄅㄚ之旅, i.e. Barcelona, Brazil and some other places such as Paris or Bali, 但可惜上上星期至法國未到巴黎, 也無法邀大家同行, 這次各位要到 Bali 團體治療, 我也只能祝大家一路順風!
(看來只有淡水的八里才能讓我們完成階段旅遊三巴目標...............)

盲醫師, 希望經過我們的攪和後, 妳的氣已消, 心情 (歡樂) 再度急轉急上!! Bon voyage!!!

MAY

Vivi said...

哎呀呀!
May, 一向都是路痴的妳
還好這次沒說三峽的八里
LJ師兄可要看緊荷包ㄚ
那兒有很多木雕ㄟ..
記得擦防曬油和大眼鏡
祝團體治療愉快

Vivi

blinddoc said...

感謝大家逗我開心

當大嬸連不迭跟我說謝謝時

在那短暫而奇妙的瞬間

我的憤怒都消失了

不要說在醫院裡

即使我活到現在

不論是被人背叛或是傷害了

從來沒有那麼生氣過

我的右眼角抖動了好幾天
(有中風的跡象...)

當時想到病患對我長期的信任

又耐心坐在門診外等我治療

而我也已提防那位組長可能的疏忽
(因為她已經有幾次紀錄)

一個星期前就已經和她確認流程

事到臨頭還怪東怪西理由一大堆

所以對她的長久的忍耐瞬間爆發

這件事發生在我支援的醫院

主任說只要我決定提出申訴

他一定陪我走完程序到底

我還是想再給她一次機會

但是下不為例

畢竟生命無價而視力也是無可替代的


may

是 N公司的 L藥

sj 師兄

您的風趣訓勉真的讓我每看一次就狂笑一回

lj 師兄

日後我得小心行事

vivi

我們可以放心
LJ師嫂應該對木雕沒有多大興趣

Albert Lin said...

要當好醫師很辛苦滴

http://tw.myblog.yahoo.com/doctor-albert/article?mid=80&sc=1#84

加油!有些人就是欠罵!

blinddoc said...

Albert

您的部落格很豐富啊

醫師這行真的需要一點自虐的堅持

與您互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