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05, 2007

夢的解析

以為最近日子過的尚可,除了偶爾被病人嘔得必須原地深呼吸,還算能夠扛起一切行走。

就在天快亮前,作了一個夢。

在此刻依然清晰的夢裡,忽然發現自己右半邊手腳無力,驚覺可能是中風;用眼科醫師殘存的直覺思考,緊閉雙眼測試,果然右邊眼皮閉合不全,顏面神經也麻痺了。

癱躺在地上,心裡很慌張,許多念頭不停打轉;這時候,夢裡有個人說話了:「快點起來帶小孩去上學!快點起來去醫院看病人!」

我苦苦哀求:「可是我中風了,現在爬不起來。」

夢裡那個人彷彿沒聽見,不停重複地說:「快點起來帶小孩去上學!快點起來去醫院看病人!」

尋不著辦法解決,我無助地哭了,龐然悲傷襲來,但喉嚨裡發不出聲響。

死命痛哭了許久,終於可以擠出聲音,同時也被自己淒厲的狂哭嚇醒。

雖然感覺到剛才種種只是個夢境,還是不能立即從夢中的絕望抽離,又啜泣了一會才停止,眼淚流進頭髮裡。

怎麼會作這種夢呢?我似乎高估了自己處理創傷的能力。

5 comments:

Paul said...

doc,你真的壓力太大了。其實,很多很多事情都不嚴重的,永遠都可以找到更嚴重的事情啊。我們不用太強壯,但可以表現得柔軟一點就更能適應了。

LJ said...

做這一行的
接觸與了解疾病
卻無助於減少對疾病的恐懼

眼前的安逸
反而增加了對人生無常的憂慮

面對十大死因
會以那一種方式買單離去
我不敢想
也不願在夢裡尋覓

LJ

blinddoc said...

paul

對我來說

變柔軟可能就會花太多時間於自憐


師兄

我不怕死

這個夢究竟位於潛意識的何處..

L.S. said...

Dear doc,

看到Moo對您的形容

我以為眼科醫師是很忙的,God!!他怎有空"一直"分享每日心情,可列入"神"族之一...

Are you Venus or Bacchus ^_^

P.S.

對不起
我又破壞貴blog的氣質與本篇文章的嚴肅性了orz

好吧
來點正經的
伊比鳩魯說:「只要我存在,就沒有死亡;只要有死亡,我就不存在。」
Luckily, we are still alive...

blinddoc said...

My dear Muse

怪了?那天我和老魯拼酒到半夜
他怎麼沒告訴我這句話是他說的 :p

唉呀!如果這裡曾嗅到一丁點氣質
全都是因為有小狸出没 :)

Bacch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