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0, 2007

親愛的小妞姐


這世上,除了我,還有誰會這樣喊妳?

自從青澀相遇,我就比妳高壯,偶爾把妳當作小妹妹,但我知道妳真心看顧我。

近來我為了醫院行政的積非成是而苦惱氣悶,接到妳的電話鼓勵。

這些年,我感謝妳,即使不明瞭我所有遭遇,仍然盡力體會我深切痛楚。

因為距離,我們不能時常相聚,每次見面難免言不及義,依舊可以感受姊妹關懷。

最令人釋懷的是,在社會染缸打滾浮沉,還能在彼此眼眸中,猶見當年那清純女孩。

亮星伴皎月,天涯共此時;幸有姐相依,夜行心不驚。

2 comments:

lily said...

Dear盲醫師:
確實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妳能叫我小妞姐,隨著妳的部落格大笑、落淚、慨歎、頓悟、激賞,我仍然覺得,能成為妳的小妞姐,是我的驕傲。

還記得我的訂婚宴嗎?超級低調,只請了一桌,連親戚都不想請,我想邀請的對象就是妳,妳也成了當天除了新郎之外唯一與我沒有血緣之親的人,我想把自己的喜悅跟妳分享。

爲妳喜而喜、爲妳悲而悲,就像我跟大妞姐,雖然距離遙遠,我們的心仍然在一起。

blinddoc said...

Dear小妞姐

終於有人跳出來認領這篇短文

證明一切美好不是我的幻想

那年如果大哥不嫌我太愛國就好了

不然血親來不及姻親也差強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