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7

鑰匙


離開原來工作,交回鑰匙與識別證,取消了進入許多熟悉空間的權利。


來到新的醫院,分配到新的鑰匙與通行證,在許可的陌生場所裡穿梭自如。


就像現在,端坐在初識的辦公室裡,只有我一人,想念著從前的辦公室。


曾經只要帶上門,就暫把疾病糾纏關在門外;縈繞心事,只有辦公室明白。


雖然難得的清靜,常被呼叫器打擾;雖然鑰匙的所有權,不專屬於我。


自願交出鑰匙了,很難再回去了,可喜可歎往日風華仍深藏腦摺裡。

5 comments:

blinddoc said...

紅色辣椒的鑰匙環

是從前醫院的護士姊姊送我的

是她難得去一趟圓山飯店買來紀念

大家都發一個也沒少了我

這次交回鑰匙時把它拿下來帶到新醫院

每次開不同的門不由自主想起過去

我想念的人少了我所幸依然都好

阿貓 said...

學姊加油,新環境需要點時間適應。但算起來,在專業上您也可以算是新醫院裡最資深的新進醫師了,相信很快就可以做出成績來。

最近我們這邊慢慢上軌道了,雖然器械還是沒有全部買齊,但應該短期內就可以上路。比較頭痛的是助手,雖然跟院方要了一個專科護理師。但是從頭教起實在有點累,尤其前幾台刀,整個過程都像走鋼索~戰戰兢兢啊!

May Kuo said...

Key is normally to success, but sorrow would sometimes take its soul.
I would also need a key to open my mind and light up my soul.

May in Cancun, Mexico

blinddoc said...

學弟

您的心情我了解
您也要撐著啊


may

我只能說
我丟盡獅子座的臉了

May Kuo said...

我也丟盡獅子座的臉了, 因為不懂冰雪聰明如妳, 為何如此說?
可否為愚姊下些註釋? 腦袋可能被墨西哥的豔陽曬笨了!!

M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