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Brew

將往事封進空瓶醞釀

昔日鮮美隔著清洌發酵

面向月光背對朝陽

消耗密閉空間五分之一逐漸稀薄的氧

凡人捧起易碎玻璃觀想

難以抗拒潘朵拉日夜糾纏旋起木塞

醇酒夢幻瞬間貶成酸澀

光陰若總是一再錯過不回頭

至少得留下優雅挪移紀錄

最後終於相信品醋有益身體健康

2 comments:

故人 said...

赫見盲醫師的「空瓶」,
想起某日聽周夢蝶先生談詩,
他引北島的詩「........杯子是空的」,讚其詩。

盲醫師的詩越來越了得

blinddoc said...

故人

多希望您是盲魂縈夢牽的古人

西出陽關

明月相照

老朋友越陳越香

新的貼文獻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