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7, 2008

幕已落下

寒流來襲,冷鋒颼颼,心也凍了。

荒謬劇的男主角,不聽勸鬧著出院後,沒過一個月又被外院轉來了,這次是獨自外出被機車撞到,除了身上多處挫傷,開好刀不到一個月的右眼被撞破了。

因為上次不愉快的相處經驗,反射僥倖當值的不是自己;但是想到他的悲慘遭遇,我還是跑到開刀房看他,順便跟同事交代他的身體狀況和家屬不聞不問的態度,麻煩她多費心。

右眼的傷勢相當嚴重,只能勉強縫合,未來是不可能恢復視力了。在急診處治療時,因為要排除腹部是否有內出血,作超音波時居然發現肝臟有顆腫瘤,真是雪上加霜。

手術後我去病房看他,他一人躺在床上,車禍後全身混雜著血跡與污漬;我想和他也算相識一場,所以拿出一點錢,私下找護長,請她幫忙找位男看護幫他清洗乾淨。但那時男看護很缺,終於找到一位願意挪出一小時幫他洗澡,但最後居然好心沒有收錢。

時間在忙著自己的工作中度過三天,同事來找我,說他右眼傷口癒合穩定,現在兩眼都看不見,只剩左眼一絲希望,問我願不願意在這次住院中幫他開左眼,如果能增加一些視力,出院後才可能自我照顧。但她也已領教過病患的盧和家屬的冷,所以補充說如果我不願意,也不勉強我。

這任務太艱鉅,使我猶豫了一天,但想到那位不知名的善良看護,決心豁出去了。先請內科醫師評估過肝臟腫瘤狀況,再去病房找他。他又鬧著說肝臟問題他不要處理,叫我先幫他開左眼,如果看不到也不想活了;我要求他這次一定要跟我合作,術後一定要規則點藥和洗腎,他也答應。

開刀那天,照例家屬依然沒來;雖然這種手術我已經有豐富經驗,但感覺責任重大,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標的,讓我全身細胞死了大半,幸好一切都很順利。

術後第二天,拆開紗布他就說他看到了,還說以後要幫我介紹病人,我聽了哭笑不得,但看他開心我也開心,希望他的未來能轉好。

第一次回診他沒來,心裡暗叨唸著也無可奈何;農曆過年前幾天,他出現了,一樣的大嗓門,又沒掛號,我幫他掛號的時候,他嚷著找出是誰撞傷他了,叫我幫他寫診斷書,他要去找肇事者賠償。

因為他號碼很後面還一直吵著要先看,又不聽護士解釋,我當時不太高興,囑咐完眼部注意事項,幫他預約好下次回診,送走他時補上一句:「下次你來,一定要照號碼,不能讓你先看了。」

沒想到過年後第三天上班,走進診間,護士小姐告訴我:「XXX 過世了,因為家屬懷疑是否與上次車禍有關,所以檢察官要來調閱病歷。」

所有接觸過他的醫護人員都驚訝於他的死訊,也感嘆家屬終於開始"關心"他了。我不願探究他的死因,套用內科醫師的說法,除了少數子孫環伺壽終正寢的修行大德,人的死法真的太多了。

希望他安息,雙眼澄清病痛遠離。

12 comments:

熊小貓 said...

也許這是最好的結果吧~
謝謝盲醫師幫忙
讓他的生命被看見

blinddoc said...

熊小貓

我不能確定這對他是不是最好的結果

只能說每個人最終都會有各自的結局

daisy said...

dear 盲醫師

在他結束生命之前,至少還有你的溫馨鼓勵哪。

新年快樂!!

p.s您們的入口網站,是不是被釣魚網站侵入?(我的卡巴防毒告訴我的)

daisy

安媽媽 said...

看完這篇, 覺得好沉重!

這位男主角可能一輩子都被人嫌棄
但生命最終
上帝特別安排幾個好人給他
讓他知道這世界是有愛的
也許
他就能帶著這些愛再繼續他的下一輩子

祝福他的下一輩子
可以得到更多愛
也可以給更多人愛

姐姐, 您真是一個奇妙的人!
妳不是天使 妳是上帝的分身 :)

鴨蜜瓜^^ said...

雖訝異這結果
但我想他在最後的時光
有盲姐姐+好心看護人員+醫療團隊幫他擦亮最後一根火柴
感受到久違的溫暖

親人的緣分有好有壞
他的人生結束了
也帶走一切恩怨
祝福他的靈得到安靜與祥和

讓我感動的是盲姐姐不論病患多盧
你還是秉持原則和良心
付出關懷被家人放棄的病患
不論是用醫術治療或是心靈撫慰
我想你都在每一位心中種下善的種子
即使是在他們生命燃盡之際
你還是用心照顧
感謝你為他們所做的一切
讓愛多一點~冷漠少一些

said...

令人悲傷...
或許對他來說也是早點解脫

Anonymous said...

盲醫師醫務繁忙沈重,還能無相佈施,跟修行大德也沒什麼兩樣。

平實的文筆描繪出平實的慈悲,善哉。

blinddoc said...

對於各位慷慨的溢美
我感激涕零但不敢笑納

還記得最後一次手術前解釋病情
他罵我:「妳不用多解釋,幫我開左眼就對了,我最討厭別人囉唆。」
我回他:「你才任性呢,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病人要照顧,上次和這次住院花了多少時間在你身上?這次一定要先把你要配合的說清楚,我才幫你開。」他才安靜聽我說完。

或許這種病患就是要用潑辣的方式才能對付。

前天大哥終於來了,要求開診斷書,要求醫師把傷口幾公分寫清楚,好據以求償。

他坐在候診區等待,我看著他的側臉,和我的病人幾分神似,不就是兄弟嗎!想起病患住院當中在相同空間獨自一人的落寞神情。

大哥現在才關心弟弟身上的傷口幾公分,不覺得太晚了嗎?如果時光倒流,弟弟受傷了,發現有肝癌,醫護苦苦哀求,哥哥能早來一趟,事情不就圓滿了嗎?

也許我只該慶幸,病患沒有在術中或術後馬上過世,不然現在大哥求償的對象就是我了。

阿貓 said...

Dear學姊,這齣戲這樣落幕,令我吃了一驚。反而是我,類似的戲碼正在我眼前重演,雖然主角不像這位伯伯如此經典,也夠我傷腦筋了!

手上有一位中年病人,DM沒有控制,兩眼PDR而且一眼已經有TRD,腎臟衰竭卻不願意洗腎。幫他開刀時才打好洞,他就直說喘不過氣,勉強撐了幾分鐘,居然就坐了起來。想當然手術只能暫時中止。

或許是stress太大,手術後兩天他開始喘不過氣,心臟大得不像話、肺部也積滿水。眼看就要插endo。勸他緊急洗腎,他居然生氣地說:「眼睛看不到沒關係,但就算他死,也絕不洗腎!」

那一個禮拜,在他拼命喘的日子裡,急救鈴不知被按了幾次、我也好幾個半夜就困在他bedside回不了家,家屬想到就要小姐call我,鄰床病人也被他狂喘的樣子嚇得想換房。甚至~我發出進入眼科後的第一張病危通知。

終於,腎臟科醫師接手了,在他堅持不洗腎之下,狂打利尿劑數天,居然喘過來了。我以為這齣戲要落幕,誰知他又回來門診。
他拜託我再幫他動一次手術,但是全麻風險太高、局麻很明顯他絕對躺不過三十分鐘,我陷入兩難。卻發現fellow eye也開始VH了,勸他先做fellow eye雷射,他卻以怕痛為由悍然拒絕!當初會TRD也是因為他堅持不做雷射啊!
無奈~有DM不控制,PDR了又不願意接受PRP,該洗腎也死不接受,真要開刀身體狀況又不允許。當我們為了這樣的病人傷透腦筋時,又不免為了他不懂得愛惜自己而生氣。不知我看到這齣歹戲要拖棚多久,不過我不希望他跟學姊的病人一樣結局就是了。
唉~想到學姊的名言,只要一天還在醫院,就一直還在修行!

blinddoc said...

貓學弟

您一個人這樣太辛苦了

杍晴 said...

Dear Dr:常常於深夜閱讀妳的文章,
像是聽見心理的聲音,
生命中有太多無以名之的情緒,,,當年自己離開醫療轉任教職,不知是因為逃避?或是無法承擔生命種種無以名之的沉重?
對妳,有很深的崇敬!
也許會在哪個當口,與妳不期而遇,,,,
就像現在,在文字裡,我們相遇了~~

blinddoc said...

杍晴

將工作點滴在這裡放下

才有力氣繼續往前走

我想您會懂我在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