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2, 2009

天降神兵

這件事是從技術員那裡聽來的。

有位病患,因為視力忽然模糊,到診所發現視網膜剝離,醫師說必須儘快手術,心裡一時亂了方寸,所以到廟裡拜拜求菩薩庇祐。

神明附身乩童起駕,只見桌頭拿起筆在紙上寫下一個字,指示他找名字裡有這個字的醫師開刀就對了。

拿著這張寶貴的神諭,他回家上網搜尋台灣眼科界能處理視網膜剝離、而且名字裡有這個字的醫師;最後發現只有在下的名字中間是這個字,所以找到我工作的醫院,毫不猶疑註文我手術。

在技術員幫他安排手術時間的空檔,他告訴她事情始末,但對我隻字未提。

這已經是一年多前的事了,三天前她才想到告訴我;盲醫師的名字是媽媽當年翻『論語』取的,可能天上神祇也是半部論語治天下,感謝孔老夫子賞口飯吃,但願「天降神兵」不會簡稱為"天兵"。

也許有大德想問是哪間廟宇如此直斷,因為技術員"年事已高",已經忘了是哪位病患,不然我也很想知道。

ps: 致張小姐及捷運局,咳,我是幫技術員發聲的,您們知道嗎,這漫畫筆觸雖有童趣,但對話傷了多少熟男熟女的心?若不是他們鎮日工作體力逐漸不堪負荷,否則真的會聯合申請國家賠償...)

4 comments:

Vivi said...

我們眼前所見的單一事件,背後常有許多一個

又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過去有許多機會接觸

病人,都會好奇的問,您是找麼找上這位醫師的

ㄚ,答案有些讓人噴飯,有些讓人心疼,倒是有

一樁類似盲醫師這位病人的狀況,曾經也發生

在大寶師兄身上,可見得人在病痛時的無助,就

把命運交給了上天,而上天又將這神聖的使命

交到了醫師們的手上,只能說,病人上輩子是積

了福氣,才能得到這旨意找到盲醫師,只是最終

病人會感謝上天,還是會感謝這位了他盡心盡

力,偶爾還要為病人掉一串淚的醫師ㄚ...,病

人會了解醫師們背後的心情故事嗎...

blinddoc said...

vivi

您好心的留言
讓我又想哭了

不是靠顧影自憐的幻想
醫師怎能撐過每一天呢

LJ said...

話說八年前,
五歲的大女兒突然高燒五天不退
頸部僵硬淋巴腺腫大.
小兒科好友診斷出她得到川崎病
須住院打免疫球蛋白
且有生命危險
當時家中還有一個一歲的小女兒
在下還要看診開刀
已經是一根蠟燭三頭燒一個頭兩個大

那個兵慌馬亂的週六門診來了個玻璃體出血合併網膜剥離的病人
在無心無力開刀的情形下
只有據實已告另請高明
順手寫上幾個好友高手的名字供參考
家屬問何人最佳
為避免有所臧否偏頗
只有含糊已對
請自行打探擇一即可
送走了心不甘情不願的病患
心中只對一干好友略感抱歉
不知獎落誰家
不過有來有往恩怨輸贏難論

看完診上到樓上女兒的病房
見她沒啥起色心裡六神無主
老婆大人說話了

“你去行天宮拜拜吧”

既然使不上力求神又有何妨
領旨告退
跳上小黃直奔行天宮

進了宮門來到人擠人的大殿
選定一處正對關聖大帝的福地
便喃喃自語稟明來意
正在天人合一的時候
身後突然傳來

“陳醫師
還是要拜託你了”

回頭一看
那網膜玻璃的病人和他太太正拿著香看著我
手中還拿著我寫給他的名單
我還沒來得及回話
他老婆已經撲通跪下

不是跪我
是跪關聖帝君
叩謝神明指引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看著巍巍顫顫的香火和表情莫測高深的關聖帝君

拿出手機
吆喝弟兄們

“上工啦”



多年來
手術前常接到各方的關切電話

但是都比不上那一次的神威廣大

LJ

blinddoc said...

師兄

另類的「自己送上門」

關聖帝君的手下愛將

好人好報!

文武雙全!

真的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