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4, 2014

Good Old Days

隨著這個部落格逐漸破敗,有些心底的感觸可以不經修飾貼上來。

對於被賦予的醫療工作的厭倦,終於在拜讀陳振武醫師傳記時透徹明白。傳記裡提到,雖然他看診速度很慢,但病人都耐心等候,因為他視病如親,光是為病人講解病情就花掉二十分鐘。

而現在的醫療環境是,醫師很願意耐心解釋,但外面的病患不是打開診間門來催促,就是進來看時抱怨檢查等很久看診等很久下次要醫師幫他掛前面一點。

醫師不是聖人(至少我不是),看診區這樣急躁雜亂的氣氛,讓我無法平心靜氣看診,坐在診間經常感到內外交迫氣虛疲累。

而且我是視網膜次專科醫師,但因為被醫院要求為病患服務,無法限號;我的門診經常被掛進一些只是結膜炎的現場病患,基於醫師的職責,我也會認真診治。

但來了一個阿嬤,有一位中年家屬陪她來,一進來就抱怨右眼眼睛紅,點藥都沒效;一聽到有在點藥但沒好,當然要詳細問原來點甚麼藥,有沒有帶來?

但家屬說沒有,再問她點幾種藥水,她說一種;再問她眼藥水從哪裡來的,她說在藥房買的,又說前幾天先買了一瓶,點了沒效,昨天又去買,點了還是沒效。

我問她一天點幾次,老人說不清楚,中年的也不知道。所以我只能請她藥房買的先不要點了,開新的眼藥給她;但解釋若還是不舒服,再看醫師要把原來的眼藥帶給醫師參考。

拿乾洗手給她們清潔雙手降低傳染風險,說明不要自行到藥房買藥、新的眼藥使用頻率,流行性結膜炎要一至兩個星期才會好,若沒有怕光更不舒服,不用急著再看醫師;衛教完畢後,當我洗完手正要打鍵盤開藥時,中年家屬開口說:

「沒看過妳這種醫師,問病人好像在審問犯人!」

我停止開藥,抽出健保卡還給她;看著她的眼睛問她:「妳們說之前點的藥都沒效,我不該問妳們是點甚麼藥嗎?」

「別的醫師都不會像妳一直問,好像在審問犯人!」

「難道都不用問清楚,就直接開藥妳覺得比較好嗎?」

她當然不會示弱:「別的醫師都不會像妳一直問,好像在審問犯人!」

我終於住嘴,因為我累了。我應該走了,我空有本領,但我不適合這個醫療環境。

14 comments:

Pin Gu Chen said...

只能說辛苦了。

相信願意理解醫師用心的病患還是有的,但是相對來說理解力不足的病患和家屬這些年來聲音越來越大。

感謝所有用心的醫師。

L.S. said...

這位家屬是被下了repeat魔咒嗎?
還是天氣太熱 凡夫俗子們不由自主就是火氣大

姐姐真的好辛苦
這年頭醫療環境被種種因素搞得複雜不已
正常且單純的醫病關係不就是醫師用心視病 患者愛惜己身尊重專業嗎?

想起Vincent這首歌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祝福並感謝身心俱疲但在幽暗醫界仍帶給病患光明的美麗盲姐姐

剛過世不久的美國詩人Maya Angelou如是說
'I've learned that people will forget what you said, people will forget what you did, but people will never forget how you made them feel.'

Dear sister,
i'll never forget how you made me feel...

love always,

blinddoc said...

Pin Gu!!!

多謝您的安慰

大家有話都好好講 該有多好

(嘀咕:怎麼學運沒拍到我...)

妹子

您讓硬漢女醫師落淚了...

台灣的醫療環境讓大家火氣都變大了

我外表雖醜 但我內心很溫柔

Cathy Lin said...

美女醫師,(叫硬漢女醫師怪怪的耶,要不也是女漢子,啊~~別打我)

近幾年教育界、醫療界都變成服務業,專業也都不被當專業了。但大部分的患者一定都能感受到您的用心,也感謝您的細心照顧。加油!!

blinddoc said...

美女老師

謝謝您的鼓勵

彼此勉勵

(我真的是很會ㄍㄧㄥ的硬漢喔)

am said...

親愛的美女醫師:

好久不見~

安的老師在學生即將畢業前也受到一些家長很無理的對待,老師灰心到把自己關在房間一天一夜,且立刻請了長期病假。心疼老師受的委曲,於是我寫了張卡片給她,還引用了電影[金盞花大酒店]裡的話安慰她: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at the end. If it is not alright, then it's not yet the end. 今天,我也用這句話安慰您(其實也常常用來安慰自己)。一直用心努力著的人,到最後,一定都會有美好的結果,我是這樣相信著的。(至於李先生有沒有好好努力愛惜眼睛...我想..我們就先不討論了。)

阿貓 said...

(拍拍)學姊,除了給妳拍拍鼓勵外,真的也無話可說,現在的世道就是如此啊!少數無理取鬧的病人,把我們服務其他病人的熱情都磨光了(sigh)

blinddoc said...

安媽

好久不見 希望全家都好

多謝您好心安慰 彷彿回到過去 顯然我沒有長進

貓學弟

我在香港開會 多年努力執業學習

希望大家對醫護人員有話好好講 怎麼變成奢望了……

Anonymous said...

近年, 大家都很喜歡嗆聲,以為大聲就可以壓倒人, 醫生 您辛苦了.

這裏並沒有破敗, 老網友還是常常來這裏看你, 只是沒留下痕跡.
而[亂轉的腦子]還在右側的清單上, 包子謝謝你.

blinddoc said...

包子

謝謝您的常來

感恩

cato said...

>我停止開藥,抽出健保卡還給她

我還以為要病人去退掛。
這種病人不看就算了,看了恐怕往後還會有麻煩事上身。

blinddoc said...

Dear cato

我沒膽子請她去退掛啦

只是讓她們不用去批價而已

Emily said...

辛苦的醫師您好:無意間看到您的文章,如果我看診遇到一位鉅細靡遺問診的醫生,我會很感動,下次一定帶一杯咖啡去謝謝他。
很幸運的遇到的醫生絕大多數都和您一樣會詳細問診,希望您繼續走在臨床之路,大多數的病人應該都很需要您這樣的好醫生。

blinddoc said...

Emily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