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1, 2006

電梯奇遇記

又是一個開刀日,天空雖藍心情頗悶;所幸夏季太陽西沉晚了,盤算離開醫院時還能重見天日。

在大廳等電梯時,走近一位清純美麗女孩對著我微笑;我驚艷於她細緻的五官,不由得嘴角也上揚回應。

電梯來了,我要去十樓病房,為免擋路,走到最裡面站妥;她按下十二樓,靠在按鍵邊,看來是想為大眾服務。

滑門開開關關,人們來來往往;心臟外科醫師今天要開心呢,還留下近視不僅是眼睛問題,對社會國力影響甚鉅的結論,在九樓離開。

狹窄的空間裡只剩下我和那電眼女孩,她靠近我開口了:

『醫師,妳還記得我嗎?』

我忽然像大多數男人聽見美女問自己這句話的反應,好想熱烈點頭稱是,但我搜尋過失眠貧乏的腦袋後,真的記不得。只能慚愧地回答:

『不好意思,請問妳是...』

她大方的笑說:『我的雙眼皮是你開的啊!』

原來我在醫學中心時,曾幫一位護士小姐縫雙眼皮;到現在醫院執業後,因為她的同學看效果不錯,結伴南下找我為她們手術。只見過那次面,因為路途遙遠,沒讓我看到恢復的模樣;事隔三年多,所以我早忘了。今天她是因為公務,才又來到這裡。

『是妳!妳真的好漂亮啊!』

我的讚嘆可是真情流露,絕非老王賣瓜。若非顧慮病患隱私,我鐵定要把照片貼上,以饗讀者。

想盲醫師每天在白內障視網膜迷霧中,刀裡來水裡去,能留下甚麼紀錄呢?

有朝一日手抖眼花,至少有那麼一雙盼兮明眸,見證著我曾被上帝祝福的手藝,也賜給人間賞心悅目的愉快。

3 comments:

little girl said...

親愛的blinddoc,
我想我身邊是有很多親朋好友需要像您這麼一位可以把雙眼皮開的漂亮的醫師(親戚們最近都在輪流割雙眼皮).....
雖然,我有天生大大的眼睛,也有自然的雙眼皮,但如果有一天我也需要的話,一定會去找blinddoc的.......
在我眼前看到的是一位好棒的醫師,我很喜歡來這裡,每天一定報到,雖然有很多深層的東西我不懂,但這裡卻是個很溫馨的place,上帝將會給予祝福給我眼前這麼一位好醫師....

kfc said...

潛水很久了,
今天也來跟盲醫師問好一下…
我是yiling@UK的學弟,再在US流浪…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能恢復能為病患服務的角色,
並且更有自信的幫助他們…

總之,
我常像盲醫師一樣,
有熱情,有衝動…
只希望剩下的一點理想能維持我的熱情繼續流浪下去…

blinddoc said...

Dear little girl,

寫下這段奇遇,只想留下一個紀錄:
人造的雙眼皮連眼科醫師自己都分辨不出,
不知是我記性變差,還是技藝高強:p

無論如何,還是媽媽工廠製作的雙眼皮最好囉!

ps:非常喜歡妳常來,但最近要多花些時間讀書哦!

Dear kfc,

能夠下決心暫離臨床去研究
非常令人敬佩

現在台灣的執業環境
夾在健保與病患中間
常會覺得自己明明是在場上衝鋒陷陣
又得身兼啦啦隊
必須努力壓抑心中的不平
再拼命為病患與自己打氣
(不是每個人都有席丹的黃金頭錘與支持群眾...)

>>只希望剩下的一點理想能維持我的熱情繼續流浪下去

寫得真好
願與許多已被逼到牆腳的醫師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