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8, 2006

悲喜交集的一天

如此複雜的心情該從何說起?也許先回溯到上周一。

上周一下午的門診,有位一腳截肢的年邁阿伯因為右眼看不見十天了,駝背的阿姆陪著他到門診,檢查發現網膜剝離。

當場因為病情嚴重,我對沒有年輕家屬陪同的兩位長輩說,最快的處置就是馬上辦住院,明日手術。若嫌時間太急迫,就周三住院,周四手術。

但獨居在鄉下的兩老,因為擔心聯絡都市的兒女不及,最後還是決定要一個星期後再開;我只好把延遲開刀的可能不良影響解釋清楚,把手術說明書等相關文件交給他們,叮囑要拿給晚輩閱讀,最後看著相依為命的背影離開。

七點多看完門診回家,十點多醫院手機響了;總機小姐說,有位病患的女兒要找我,我心想也該對她解釋病情,所以請她把電話接通。

他的女兒說,阿姆回家後越想越憂慮,終於在晚上十點才打電話給她,告知這件事;女兒聽了既擔心又焦急,忍不住叨唸阿伯不該將手術時間延誤;眼見事情無法挽回,她只有硬著頭皮,打電話到醫院。了解病況後,她就拜託我把手術日期提前。

可是在下午門診,阿伯之後,本星期的手術都排滿了,只剩第二天下午還可以擠一台刀;此刻已經十點多,阿伯還沒住院,又選擇全身麻醉,必須聯絡助理,控床,開刀房,麻醉科等相關人員;難度頗高,我只能承諾她盡力一試。

沒想到,也許是她的孝心感動了上蒼,過程比想像中流暢;最後我考慮老人家行動不便,再三叮嚀她隔天八點一定要有家人陪伴阿伯辦理住院,才掛上電話。

上星期二,在眾同仁的合作下,她把所有的手續辦妥,阿伯住院麻醉手術,都非常順利。

周三上午,我去病房換藥,第一次與她見面;她握著我的手,淚水無聲流下。在那瞬間,我覺得我們是同一種人。雖然是哪一種人,我說不上來。

今天早上,阿伯網膜復位情況良好,準備出院了;臨去開刀房前,她遞了一封感謝信給我。

所謂紙短情長,心底惶恐莫名,因為我只是作了我的能力可以做到的事;這種團隊合作不是我們第一次付出,在可預見的未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今日全部的手術五點結束了;就在傍晚,我用酸麻的右手接到律師的電話,我的官司下午開庭時,法官問:『同樣是眼睛,為什麼只有左眼需要手術,右眼不用?』把律師問倒了。

為什麼?只有左眼網膜剝離,當然只開左眼;難道左手骨折了,右手一起開?

我答應律師會在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工作中,盡快寫好書面答辯;掛上電話,想起三年前的小年夜,這位告我的阿伯,也是因為視網膜疾病,走進我的行醫生涯;當時雖然就要過年了,我們還是動員起來,為他提供醫療服務。

一樣的疾病,一樣的手術醫師,一樣的醫療團隊,一樣的醫院;差別在於不一樣的老人家,來自不同的身家背景。

我無言望著痙攣但清白的雙手自問,經歷這些事,我的一顆心,依然炙熱嗎?

10 comments:

台北alice said...

我的母親近日也剛手術完成
當她回醫院複診時我真想抱抱主治醫師!
我懂那位家屬的眼淚~~
有時候你只能對著神說你"無愧我心"
有時候你得承受這些試煉
加油~~
你一定會更有能量~~

Chromosome said...

姊姊
"伸冤在我 我必報應"
當然不是我說的

kfc said...

我們只是人,不是神…
當自己還有週圍的人把我們當神,
只有硬著頭皮穿上白袍伴演神的角色…

因著選擇這樣的職業,
我們擁有特別的"生殺大權"…
透過我們的口裡,手上,出來的生老病死,
只是上帝原本就要人走的那條路…

我們並沒有能力決定太多的生死,
我們也不能怨別人把這樣的角色放在我們身上…
只能平常心面對吧…
被我們稍稍醫治的,不能稱為我們的榮耀…
對我們有所怨懟的,不會減去我們的愛心…
一切的榮耀針砭都不是針對我們個人,
而且人心的軟弱和不足吧。

我們只是人,不是神…

blinddoc said...

Dear alice,

祝福令堂早日恢復健康
妳也別忘了照顧自己

Dear chromosome,

每位走進與離開我行醫生涯的人
我都心存祝福渴望好聚好散

Dear kfc,

"Think Shallow and Work Deep."
是我近來的生活 slogan。

(在兩位留美菁英前繞英語,有一點害羞呢...)

little girl said...

這樣說或許有點冒昧,
坦白說,當我看到"我的官司下午開庭時,法官問:『同樣是眼睛,為什麼只有左眼需要手術,右眼不用?』把律師問倒了。"我頗為訝異的,沒有任何社會經驗的我,驚訝於blinddoc這麼一位好醫師,竟然也會遇上醫療糾紛????
心裡是有些感嘆,
盡力作能力所及的,只求問心無愧吧!

Chromosome said...

喔 原來alice和kfc是留美菁英呀

從昨天想到剛剛 有一點點想通了:
雖然我們只是人 不是神
可是 作為醫師的每一個人 都是上帝的左右手
醫生沒有生殺大權
只是 生死卻在醫生的手指間滑過

little girl said...

不好意思,因為不知道茫茫夫人信箱的地址,所以,只好po在這裡
dear blinddoc,
可以告訴我,如何更愛生命嗎?
當遇到生活的倦怠期,怎麼辦?
當一個人沒有了生存意志,只有死亡意志的時候,又該怎麼辦呢?

謝謝blinddoc

little girl

my e-mail:linda1991523@yahoo.com.tw

blinddoc said...

chromosome

您真是謙沖自持啊!

little girl

已寫信給您
please hang in there!

notugly said...

天啊
妳們這一組傻瓜,讓我感動得想哭~~~

沒錯!!
"一樣的疾病,一樣的手術醫師,一樣的醫療團隊,一樣的醫院;差別在於不一樣的老人家,來自不同的身家背景。"

病人不仁,醫師不能不義----讓他們告吧!!純粹找麻煩,告不贏的!!


堅持做該做的事情~~~
碰到"那些有別於正常善良的人心"是非常令人困擾-----但是經驗顯示----好人還是比較多!!

繼續加油!!

blinddoc said...

>>我的一顆心,依然炙熱嗎?

是!今天還是!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