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6, 2006

平常心與恢復力

Notice如果已經覺得生活一團糟的人,請勿閱讀此文,否則多出的混亂自行負責。


首先聲明這裡是一個匿名的歇腳處,盲醫師從不在此批判任何人,because we're just human.

所以請不要用醫德評斷我,也不需責怪這位母親,因為我們都只是人,日子同樣難捱。

昨日是颱風天,排了五台刀,其中三位病人都選擇使用一種自費醫材。

由於價格不貲,也不是經常用到,所以開刀房向來備著三個,若有病人用掉了,廠商就再補齊;施行下來,需要的病患進了手術室,總是有東西可用。

盲醫師對醫師職責的定義是:診斷正確,不需手術的決不濫開一刀,必須手術的務求除弊興利。

也就是說,自費醫材是否到位,在我執業的思考裡,不是醫師的責任範圍。

早上一踏進眼科手術室,護士就愁眉苦臉對我說,自費醫材八天前用了一個後,廠商沒有補齊,眼前只剩兩個。

當下追究責任也無濟於事。打電話去公司,颱風天沒人上班;撥手機給業務,說最近全省缺貨。

我質疑他既然缺貨,應該第一時間通報醫院,讓我們告知病患,他說這是出貨小姐的工作。我還是拜託(壓迫?)他盡量想辦法,幫病人調到一個。他勉強答應,但不能保證當天一定找得到。

問題迫在眉睫,病人都住院了,手術就要一台接一台,如果醫材不能即時送到,該怎麼解決?當場決定從最後才選擇使用自費醫材的病患聯絡起,詢問如果來不及,是否願意接受不需自費,效果類似的替代方案,或延後手術。

這位病患是一位十幾歲有自閉症的孩子,雙眼少見的都網膜剝離了,要先開較嚴重的左眼;我硬著頭皮從手術室打電話到病房找他媽媽,為難的開口。

媽媽不願接受,還叫我去其他醫院商借,我見她態度強硬,只好再想辦法,請她稍等我後續通知。

再聯絡第二位病人,他與家人商量十分鐘後,願意接受替代方案;那時我在開第一台刀,於是護士鬆了一口氣地告知媽媽,醫材沒問題了。

沒想到過了十分鐘,醫院高層來電,說立委施壓關切,叫我們一定要找出一個醫材給那孩子使用,還要院方自行派人去別家醫院搜尋,找到為止。

我頓時傻眼,不是已經請她給我一些時間設法,等我消息,事實證明我們也盡力解決了;不過等待二十分鐘,這樣的事情,也要找立委嗆聲嗎?我覺得醫病的互信已經出現裂痕。

如果我今天開了這個孩子的左眼,預計幾天後,還要為他開右眼;網膜剝離術後病況詭譎,未來的日子裡,如果家人對任何醫療變化不滿意,或輕易失去耐心,難保立委不會隨時找上我。

什麼嚴重的網膜剝離我沒見過,但我沒辦法保證刀到病除;想到可能的悲慘前途,我的手,忽然軟了,沒有膽量為他執刀。

於是我報告高層我的擔憂,想要為他付清目前的醫療費用,幫他轉介到醫學中心治療。

高層不同意,最後找到主任,他換了手術衣,進來手術室對我曉以大義,承諾會先出面向家屬說明,請他們以後只作醫療層面的溝通,不要再動用立委;總而言之還是希望我為他手術。

坦白說,主任的愛心鼓勵,對我並沒有任何舒壓的效果。只是我之前曾私下許諾,只要主任叫我往東,我決不往西;所以放棄堅持,手術照常進行,網膜復位如儀,即使心亂如麻。

在我心目中,每個病患都是我的 VIP,我用平常心對待每位信任我的人,我害怕高官立委與黑道,不願有任何瓜葛。

在這樣不預期的混亂中,五台刀仍然在上帝指引下順利結束。一個人的韌性,在於他的恢復力;我只是個無名醫師,恢復力不知何時耗盡,該如何渡過暗潮洶湧的每一天。

8 comments:

kevin said...

忘記不愉快的事情...加油唷^^

kfc said...

向盲醫師報告一下我也有類似的遭遇…

急診也是達官貴人常會拜託關說的地方,
無奈本院除了"不以營利為目的"外,
從沒聽過那位醫師收紅包或留"關說床"的…
自然外人不是十分了解時還是有這樣的情形發生,
猶記已經去世的母親也在本院因沒有加護病房轉到他院…
(每每都有家人的遭遇可以說給病家或其他人聽…這不知是好是壞?)

有次也是類似的情形,沒有病床,得要等床,
家屬十分配合我們的建議和治療,
雖然當天也是全急診連一張"推床"都沒有,很多阿桑都只能坐輪椅打點滴…
家屬顯然十分能體諒…
正因為這樣的良好互動,原本我們的處置都很順利,
但過不久也是接到高層指示一定要找床,後來甚至某立委助理直接打電話進來…
心裡的"反骨"就豎了起來…
本院是不准醫療人員受收任何餽贈的,我也的確沒有看過,
但高層的指示…(雖然我們有時也只是聽聽不真的做…)
還是顯示台灣仍然是這樣一個走後門,搞關係的社會…

我也是立志不受任何外在因素,
平等的治療每一個人病人,
不因貧窮,種族,個人好惡決定,
而且也做過太多次病人家屬,
知道家屬當時的著急和無助…(雖然醫療常識有點幫助…)
只是,這樣的情況不可能在社會中絕跡,
我們也不能自外於社會,
要做清流?只有立場堅定而柔軟吧…

miaolinda said...

到處瀰漫這無解的習題..
“沒關係,有關係。
有關係,沒關係。”
事實上,不預期的混亂,
不但讓人精疲力竭,
也是一種心靈的傷害。

提醒:到了我這個年齡,“老”比“醜”更
讓我心驚肉跳、冷汗直冒 ~"~

blinddoc said...

看完並留言的三位朋友:

我很為你們高興
證明你們的生活不僅井然有序
心地也很善良
還有餘力關心我
大恩大德不是不報

kevin,

謝謝你的鼓勵
也希望你一切都好
(眼睛,感情,事業...)

kfc,

i know you're a terrific doctor and son.
i can smell it.
您該不會是因為想做清流而遠走他鄉的吧...

Dear linda,

您的話語真能撫慰我心中的難受..
不管您嫌不嫌棄,
我要做您的老朋友和醜朋友!

notugly said...

醫師職責的定義是:診斷正確,不需手術的決不濫開一刀,必須手術的務求除弊興利。

講的非常正確,支持妳

meowlady said...

謝謝盲醫師關於小兒斜視的提醒
偶然從朋友的blog看到你的網頁
從此成了忠實讀者
我從事的工作有一部分在探討醫療倫理
每每看到你的文章所談及的醫病關係
也有許多的感慨
這是一條長遠的路
決不是所謂提倡醫學生的醫學人文教育就能解決的
不管如何,在參與了許多醫院的meeting得知一些所謂的內幕,
驚嚇之餘,
更感動於在各個角落有像盲醫師一樣用心的人存在
加油

blinddoc said...

Dear notugly,

妳也讀完還留言
看來妳的生活比我有序多了
good for you!

當天下午兩點半的時候
醫材在廠商應許的時間準時送到
所以是三位都有得用的感人結局

可見多看台灣龍捲風金色摩天輪
對執業的順利成功真是有幫助:p

blinddoc said...

Dear meowlady,

謝謝您仍不吝鼓勵

也希望以後您在這裡渡過的時光
感動有之驚嚇不足

相信我
我身邊的好醫師真的很多

祝 工作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