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9, 2007

良人

醫師解釋病情,應該言無不盡全盤托出,還是為了顧全大局,將一些話留在嘴邊?

一位中年婦女,因為右眼網膜剝離,兩個月前,來到我手裡。

翻閱病歷,約莫半年前,她被丈夫打了,不僅身上有傷,右眼也嚴重紅腫淤青;送來急診後,外科醫師還照會了眼科,根據同事的診察紀錄,當時沒有網膜剝離。

眼部外傷造成的網膜剝離,有時是肇因於網膜逐漸壞死潰爛(retinal necrosis)形成的不規則網膜裂孔(irregular breaks);所以經常不會當場發生,必須追蹤觀察一段時間。

我看著陪她來的先生,夫妻應該合好了吧;我把這次網膜剝離可能與之前眼睛鈍傷有關的話,硬生生吞了回去。

動了鞏膜扣壓手術,一個多月以來,網膜都復位良好,視力也逐漸進步。可是昨天她回診,才坐下就說這兩天忽然又看不到了。

視網膜醫師最害怕的惡夢之一發生了:增殖性玻璃體視網膜病變!(proliferative vitreoretinopathy)

外傷會使視網膜色素上皮細胞增生的活性增加,更提高增殖性玻璃體視網膜病變的機率,是網膜手術復位後再次網膜剝離的主因。

一旦惡夢成真,必須進行玻璃體切除術,將網膜上纖維膜剝除,甚至還必須網膜切開或切除,矽油填充,鞏膜環扣等才能搶救。

心情再沮喪,還是要戮力面對;她聽到還要再次手術,非常難過,但仍信任我,決定交給我處理。

但先生開口了:「妳不用再開了,讓這眼瞎了就算了!」

她聽到這話眼淚就飆了出來:「你這個人怎麼這樣?怎麼會這麼講?」

我很錯愕,考慮要不要說明其實她網膜剝離複雜的病情可能與上次家暴有關,但氣氛很詭譎,還是沒說出口。

到了手術室,她還沒睡著呢,術前準備區的護士打電話進來,轉達她的丈夫說還有事情要辦,堅持要離開;護士留他不成,只好請他留下手機號碼,他走了。

我請護士告訴他病患全身麻醉手術過程中,家屬必須留在醫院以防突發狀況,太遲了,他走遠了。

良人者,所仰望而終身也。今若此!我錯過明白告知的黃金時機,成了幫兇。

7 comments:

meowlady said...

家暴打人這件事情,聽說是開打後,
就只會更嚴重,不太可能會改善的
老公的同學班對,婚前女方就知道男方會動手
以為婚後會改善,並不.
最後離婚收場.
女方算是有勇氣的,及早抽身,
許多人都是被打到殘廢或是甚至付出性命的
預防家暴這件事情不是單單醫師的責任跟敏銳度
貴院是否有完善的通報系統與支援體系呢?
接觸過的醫院不管規模大小,
許多在這方面還是遲鈍的
這是組織的責任,而不是個人單方面的承擔
盲醫師加油.^_^

PK said...

對我而言,要開一個刀之前,一定會確定復發的可能性最小的情形
才會建議開刀
如果疾病的原因沒有去除掉,那這台刀除非是救命用,不然可算是白開的
家暴事件我覺得最麻煩的是本人不願張揚,外人不願干預
但是如果已經造成明顯身體損傷甚至生活問題
我是覺得還是應該早點通報處理比較好
當然身為一個醫師其實就介於一個尷尬點
不知道該以超然的心態去照顧病人
還是該付出更多關心
這應該是身為一個醫師最大的挑戰之一
也是我喜歡看盲醫師的文章的原因
看完後總覺得有很多可以深思的地方^^

miaolinda said...

良人?涼人?
郎心?狼心?
...sigh...

鴨蜜瓜 said...

盲醫師~~千萬不要自責

我,也是家暴受害者
我媽被打到一隻耳朵幾乎失聰
肋骨挫傷....然而心靈的傷害層面更大
我也是從小被打到大@@
偶那沒人性的老爸就是和這位先生一樣
什麼畜生話都可以脫口而出
一直到我高中,媽媽才有辦法帶我們逃開原本的家

若您擔心的話
可以請醫院社工室介入
有些人天生就是沒有憐憫心
是不可能變好~~只會變本加厲
這位太太如果有孩子的話
家暴也不會只打她
連小孩也會一起打罵的

祝福她早日脫離這一切恐懼

blinddoc said...

Dear meowlady

我們醫院是有通報系統與支援體系
社工人員也是二十四小時輪班

但半年前為她檢查的眼科醫師不是我
我當初的立場是如果無法百分之百確定眼部挫傷與網膜剝離的相關性
眼看他們夫妻似乎已經和好
還是別再輕易製造新的裂痕

所以聽到先生出言不遜
我的決心的確開始動搖

可是住院期間又見到他陪在病床邊
似乎我的顧慮還是有意義

sigh...

開刀難
做人更難


pk

謝謝您的鼓勵
您的好話真甜

我也從小就覺得自己很笨
不過目前電腦還是頗肉腳


Dear linda

我的心情也很沉重


親愛的鴨蜜瓜妹妹

想像妳曾經盡心努力長大
眼見妳這麼認真在異地生活

向您偉大的母親與手足致上最崇高敬意

Hello & Color said...

看到這樣的故事覺得心裏頗為沉重
醫者難為
遇到這樣的家務事更是難以插手
辛苦了

blinddoc said...

Dear hello

這幾天我的執業生涯陷入空前的黑暗

氣力用盡孤掌難鳴...

醫者已經難為

如果還被行政官僚綑綁凌遲

交逼痛苦實無處可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