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03, 2006

Do You Still See The Light?

最近認識了三姊弟,姊姊十五歲,大弟十三歲,小弟十歲。

他們都曾有雙眼的先天性白內障,大約在十年前都動了白內障摘除和人工水晶體植入手術。這次先是因為姊姊左眼一個多月來持續疼痛流淚 ,由懷孕的嬸嬸帶去眼科診所看,再轉來醫院。

父母已經過世了,所以當時的就醫詳情也問不清楚。 用細隙燈檢查發現應該在虹膜後方的人工水晶體,移位到前房來,貼在角膜後方;造成嚴重的角膜水腫虹彩炎青光眼

決定先用藥物治療,請嬸嬸帶祖母來,對她們解釋把引起問題的人工水晶體移出眼睛的必要性,再安排手術。住院的那天,兩位弟弟也來檢查,發現左眼都有後發性白內障


看得到在弟弟人工水晶體後面的一層白色薄膜嗎?

所幸後發性白內障並不是什麼大問題,用釹雅克雷射後囊切開術把這層薄膜打開就成了(白內障示意)。恢復眼睛的清澈後,針對弟弟們的近視散光度數配好眼鏡,再輔以遮眼治療。

姊姊左眼手術過後,角膜逐漸恢復透明,眼壓也控制良好。只是每回門診追蹤,辛苦了把自己的孩子放在家裡,挺著大肚子的嬸嬸。

坦白說,一開始我知道了三姊弟的身世,很為他們憂慮,害怕煩瑣的治療過程,會讓嬸嬸失去耐性,也許私下不給他們好臉色看,或是拒絕再為他們付出。所以我總是盡量讓孩子早一點進診間,安排同一日就診,言談中時常表達我對嬸嬸的感謝。

但有一次,早上的門診結束後,我接著要去看健檢的民眾,在大廳瞧見嬸嬸帶著三姊弟,剛吃飽牛肉麵迎面走來。四人看到我,開心的揮手,我就知道擔心是多餘的。

密集的治療暫告一段落,可以隔一個月再回診;嬸嬸對我說:"醫師,真是謝謝妳,妳是他們的貴人。"

我連忙吐出擱在心中許久的肺腑之言:"不!嬸嬸,妳才是他們的貴人!

因為他們讓我明白,政局如何動盪不安,所有高位者總是挑著對自身有利的話語放送的同時,每個堅守崗位的小國民才是這塊土地最有利的支撐者。

忙碌的嬸嬸疼愛自己的孩子,也願意照料失親的孤兒;從認識這家人起,我開始懂得在努力解釋完複雜病情之後,讓病患看見自己臉上的酒窩,給他們更多的同理與安慰。

無論政論節目裡的那拳是打在誰的鼻樑上,不管試坐一天是否真的會燒掉兩百萬新台幣,到底是誰在玩弄法律 ...

If you ask me: " Do you still see the light in Taiwan?"

I'll answer: " Yes! The light comes from our people!"

Hopefully you've got the same answer.

3 comments:

L.S. said...

Dear doc,

I see the light in your eyes, too.
Keep shining, keep smiling.
Together we can make this world a better place.

meowlady said...

盲醫師
的確,台灣的希望不在那些上位者,不管他們是什麼顏色的.
在這塊土地上認真做事情,包容的生活的平凡百姓們,
才是台灣的未來.
而也如上一個留言者所說,在您的工作場域裡持續發光發亮的盲醫師,
記錄下工作點滴分享,讓網友們感受到各個角落都有溫暖的盲醫師,
也是一個光亮點.

blinddoc said...

Dear sis,

常在我眼中見到的光
好像以淚光居多 ..>-<..

Dear meowlady,

謝謝您溫暖的留言
感覺自己從忙碌作工小蜜蜂
晉級成為自備光源的螢火蟲

Let's shine in the dark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