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0, 2006

父愛的光輝

如果不是在這個位置,我的人生就不同了。

這兩天值班,剛處理完一個四歲男孩可比蠶豆的針眼,又被急診醫師找去。

是一位五十出頭的男人,工作中忽然被大量石灰臨頭澆下,不僅吸入氣管,雙眼也波及,由同事送來。

因為呼吸不太順暢,急診醫師先給他氧氣面罩;我走到他身邊,先點上止痛眼藥水,再用棉棒及紗布,把他卡在眼皮和結膜的石灰粉塊仔細清乾淨。

急診室很吵雜,他隔著氧氣面罩虛弱的說話,聽不清楚在咕噥什麼;我附耳過去,才明白他問我現在幾點?

"大概六點半吧!"我的手仍繼續動作。

"我兒子還沒吃飯。"他又費力的說。

"你別擔心,家裡應該會有人弄給他吃的。" 怎麼這一塊黏得特別緊?

"可是他一個人在家。" 這下換我緊張了...

"啊?那他幾歲?" 我想像一個小孩獨自在家沒人照顧又餓著肚子的畫面...

"才十六歲。" 什麼?我停下來慎重的對他說:

"十六歲的人會照顧自己了,你現在受傷,先讓我們好好幫你處理,等會就幫你打電話回家好嗎?"聽我這麼說,他才安靜下來。

終於清理妥當,開始用生理食鹽水沖洗雙眼;請他同事聯絡家屬,我暫時離開去看神經外科病房緊急照會的病人。

再回到急診室,家人都已趕到,眼睛也沖洗完畢了;我用角膜染色紙確定沒有嚴重傷害後,問他太太,兒子在哪裡?

原來他就站在床腳,我抬頭對他說:"你爸爸真的很愛你,自己受傷了,還擔心你沒吃晚飯呢!以後可得更孝順爸爸才行。"

他露出十六歲少年靦腆的表情,點點頭。

如果不是在這個位置,怎能身處混亂的年代,還可見證父愛的光輝呢?

但天下的傻父母,有時也必須放手,切莫愛之適足以害之。

4 comments:

elissa said...

這是父愛嗎?人生是一體兩面的,過度的關愛有時是負面的.

blinddoc said...

姑且不論這種父愛荒謬與否
當一位父親身處險境時
最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傷勢
而是孩子吃飯沒有
這種牽掛在那一刻觸動了我

Meg said...

若是在法院上,法官也可以如此的勸勉犯人的話,社會上小奸小惡的人應該也會少很多吧!

但是很無奈的,台灣的法官都不認為自己是犯罪防治中最重要的一環,只為保持超然的立場,很少願意為社會正義發聲出力的.

blinddoc said...

Dear meg,

好久不見您了
謝謝妳的寶貴留言
希望妳的日子和身體都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