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02, 2006

來函照登

親愛的朋友:

妳一定奇怪為什麼今天我會寫信給妳, 因為我又感受到妳在車上流淚了。

不用回頭看,我不是背後靈,只是與妳有無名的心電感應,妳默默的憂傷總是傳給我隱隱的頭疼。

妳不停說服自己,這世上有人更悲慘,怎能沉溺於渺小的自憐;妳總是勉強繼續向前走,以為這樣就可以假裝一切不幸都沒有發生。

但是今天,我想告訴妳,至少要有一刻,請妳把私密的痛苦,視為全宇宙最重要的事,勇敢面對心裡的傷痕,真正原諒那些曾劃下的利刃。

妳拼命設想利刃的殺氣,不是故意刺穿妳的動脈,而是它們照著宿命,在天地運行的某個時空,妳站在刀鋒穿越的軌跡,不知閃躲才刺中要害。

不要再忙著幫別人解釋他們的無心,妳的痛苦是獨一無二,不需要妥協或讓步,承認自己受傷流血了,沒有什麼丟臉的。

一個女人不能靠粉過日子,不能靠酒過日子,不能靠眼淚過日子,希望妳認真檢視傷口之後,勇敢快樂過人生。

因為妳即將存活下來了,我以妳為榮!


戒酒班即將結業的茫茫夫人 陪著妳

6 comments:

流氓妹 said...

最最敬愛的盲醫師與茫夫人:

這篇文章看了數次
一直難過到不知說啥
女人的宿命?
做人的無奈?
想些幾個字加油打氣兼自我催眠
怎麼些都不對勁
相信大夥兒看了不是沒共鳴沒反應
而是......千言萬語化為一聲嘆息

直到
盲醫師苦中作樂搞笑功再起
我也跟著如花般燦爛笑開了
這就是我們的blinddoc
堅強勇敢
血淚往肚內吞
歡笑向門外播
好樣的!!!

Love uuu!!!

blinddoc said...

我的流氓妹妹

連茫茫夫人的來信
您都可以幫忙回覆
還有何事難得倒妳

這兩天心情很複雜
自責感動在腦海繞
為了妳我想寫出來

謝謝妳兩則留言
害我又哭又笑..

台北alice said...

大哭大哭大哭~~~
是誰公佈我的日記?!
這是我的心情呀~~
當習慣成為別人的垃圾桶時
我也很想靠一靠在某人的肩膀睡會兒~~
盲醫師,抱你一下,讓我們一起努力!!
用力抱一下..........

blinddoc said...

Dear alice

我終於等到妳的擁抱了
..>-<..

漫長的守候是值得的..

notugly said...

一個女人不能靠粉過日子,不能靠酒過日子,不能靠眼淚過日子,希望妳認真檢視傷口之後,勇敢快樂過人生。

說得真好---在我心裡起了好大的漣漪
忍不住再回頭多看幾遍~~~~~

blinddoc said...

Dear notugly

It's my honor to have you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