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8, 2006

Behind The Scene

見人見智 --- 洪蘭 . 曾志朗


從這個月開始,把周六早上門診停了,一方面是為了配合健保總額限制,另一個理由是想尋回些許生活品質。以前常看到下午一兩點,門診結束後也沒空吃飯,再接著去病房看會診病人。

所以現在週六上午,腳步悠閒起來,先看好門診約診病人,再到病房巡完眼科住院患者,處理病歷妥當,還能和護士聊上幾句話,難得不用穿著高跟鞋在醫院裡狂奔。

離開病房時,護士問我:"妳現在要去看門診嗎?"

我開心的回答:"不是,我星期六的門診停了,現在去看完安寧病房的照會,就可以下班了!"

護士打趣說:"哇!妳的管區可真廣,只差沒看小 baby 了。"

我難掩胡扯本性:"除了院長室,全醫院都是我
的管區,連早產兒我也要看呢!"

走往
安寧病房的路上,遇到毫不介意的阻礙,因為嬰兒室開放探視的時間到了,外面擠滿關心的長輩親人。

看著寶寶純潔的臉龐,想到最近遭遇的波瀾,又決定調整鬥志,再忍耐一陣子。

到了
安寧病房,是一位五十年次,喉癌末期的患者,脈搏日漸微弱,還是睜大雙眼。因為眼睛嚴重的暴露性角膜病變,全部角膜都潰爛了。

昨天一接到通知,我就來看他,也向家屬解釋如果細菌感染控制不住,最壞可能角膜穿孔。 眼皮
不願閉上,無法保護角膜,若不願接受眼瞼部分縫合手術,可能必須用膠布先將眼皮密合黏住。

因為媽媽非常擔憂,我承諾今天會再來;早上家屬剛好不在病榻,
檢查覺得點藥治療後病情有些改善。

沒想到走出病房時,一位護士靠近我,直接說昨天我對家屬解釋得太嚴重,造成媽媽的責怪。

我頭腦一時混亂,正想說明他的
角膜潰瘍到已經很薄,本來就應該向家屬說明最壞情形的時候,媽媽從電梯出來。

她見到我,劈頭就罵
安寧病房的主治醫師,只是家醫科醫師,又不是專門看癌症的醫師;當初她就堅持要留在加護病房,是那位家醫科醫師硬要她兒子到這裡等死,現在眼睛才會變得這樣。

"這醫師真正兩光!"她高聲地控訴。

憤怒的面孔靠得這麼近,雖不是針對我,但背脊仍感到針刺的寒意。覺得自己好像害了同事,又發現心底打算重新振作的醫病關係,其實脆弱得像張薄紙。

聽她罵完家醫科醫師,又罵腫瘤科醫師,三十幾分鐘的時間,我抿緊嘴唇,想著病患瞪大的雙眼,壓制自己想要逃離現場的脊椎反射。臨走前,我拍了拍媽媽的肩膀,安慰她辛苦了,告訴她我星期一早上會再來。

認知失調的理論:美國心理學家發現,人一旦作了決定,必須誓死維護自己的決定,不然就是承認自己不智,心理不平衡的日子是過不下去的。

眼前我做不到誓死維護自己的決定;好吧,我承認自己不智,有認知失調的問題;從今以後,也許就能平衡的過日子。

10 comments:

May Kuo said...

Dear Blinddoc,

再次以下面的話與妳共勉!
行路難, 不在水, 不在山, 只在人情反覆間!

想想她有個重病的兒子, 如此反應, 也屬正常. (人不自私, 天誅地滅!!)

不管如何, 我們還有很多明天, 老媽媽卻是要心裏懸著她的孩兒還有多少明天, 祝福他們了! (妳也已經盡心盡力了....)

May 10/29/'06

台北ALICE said...

理不直還氣壯這種情形很多啦~~
您就多擔待點吧!
醫院本來就是個負面能量很高的職場
(除了新生兒帶來的喜悅)
所以想辦法"自得其樂"囉~~
我的工作就是充滿"希望"的職場
可是我得時時"負面思考"
控制風險控制風險...........
不可賠錢不可以賠錢.........

blinddoc said...

沒有什麼好和病患或家屬爭辨的,
我只恨我這張笨嘴!

委婉的台語說得那麼破
不能說出更能安慰他們心靈的話

無法挽回又造成傷害
我恨我這張笨嘴!

LJ said...

妳的致命傷不在嘴笨
在神經太細心太軟
壓力自己扛
委曲肚裡吞
內傷理不斷
苦處無處伸
久病難自癒
奢望救蒼生
幸有部落格
一息倖尙存

何苦為難自己
你我皆是凡人

紅酒浸泡過百毒不侵的LJ

blinddoc said...

師兄

今早我踏入病房的時候
護士叫住我
告訴我病人昨天走了
當然眼皮是黏住膠布的

我恨自己當初媽媽問最壞情形時
真的據實以告
造成她更多的混亂和傷痛

他和媽媽都是我的門診病人
六月時他還能走進診間
所以當我見到他臥床角膜嚴重潰爛時
不能控制心痛就將病情沒有修飾的託出

如果醫療糾紛的經驗
讓我學到的僅是保護自己的反射
我對自己行醫最自豪的人味
似乎越來越淡

安寧病房與加護病房的醫療真的不同
我不知他只剩三天生命
早知如此何必說得那麼清楚呢
如果能夠從頭來過
應該避重就輕委婉以對就好

希望他的病痛都遠離了
雙眼依然明亮
寧靜安息主懷

Anonymous said...

blinddoc

也許你是對的。
不告訴他和媽媽「真相」才是對的。

但是
也不必太過自責了

事情都過了。。。。。

台北alice said...

我問自己
當每天都得裝備自己的心
強壯自己的心
這樣的工作我可以還勸盲醫師苦中作樂嗎
對不起
我收回
這不只是career還是盲醫生的life
"叫醫生都得救人 誰去救醫生呀"
我除了給盲醫生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好像也幫不了啥事

midnightfly said...

讀了這一篇,突然覺得心一陣緊,因為外子是家醫科醫師,而且專責安寧療護!看到盲醫師描述的家屬反應,想到我親愛的他也許常常在努力為病患付出過後仍不被家屬諒解,覺得好替他難過.現在回想起每當他因為工作陷入低潮時做為妻子的我不停鼓勵他堅持安寧療護的理念勇敢走下去是否太過盲目?噯~現今的醫病關係...燃燒自己是否值得?!

blinddoc said...

雪兒

健保有浮動點值
汽油有浮動油價

可以有浮動醫術嗎?
燃燒過後空餘灰燼

blinddoc said...

Dear Alice

妳曾給我好多擁抱啊
打烊後我會記得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