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1, 2006

Dropped Foot

盲醫師鎮日左右開弓揮舞開刀器械,右腳控制顯微鏡頭,左腳操縱儀器踏板,卻是個四體不勤的人。

就在昨天覺得難得清閒的機會太少了,於是決定進廠保養手術時總是打赤腳的雙足,腳底按摩去也。

開始按左腳的時候,面相老實的師傅開口了:”妳是不是學過芭蕾舞?”

總是處心積慮想擠進藝文界的盲醫師忽然熱血澎湃起來,原來埋沒在草莽中的自己,筋骨肌理果真是暗藏天份。

按奈住雀躍的心情,壓抑著顫抖的聲音,我反問他:”為何你這麼覺得?”

”因為妳的腳背可以壓得很平。”

唉呦!中風的人不必壓腳背就可以很平了。腦海輕飄迴旋的縹緲舞姿,一時失去重心跌落地板。Ballerina,下輩子吧!

4 comments:

meowlady said...

呵呵呵
假日苦命加班還是有好處的
搶頭香呢
我也好想去做腳底按摩呢
肖想好久了
可是台北貴得離譜
半個小時要價起碼500
還是只能停留在想想的階段
meowlady動得更少
腳背可能更平
搞不好師傅會大驚失色的跟我說:
小姐,你要不要去檢查看看是不是中風了?

keivn said...

><"不會吧台北價位那麼貴唷
=>台中肩頸按摩+腳底$800
嘿嘿~~不過最近去學了推拿按摩
盲醫師..我以後幫你按...不用錢啦~~啦

鴨蜜瓜 said...

盲醫師~~^^

您真是太幽默了.....芭蕾突然劇情直轉急下....
害我看傻眼欸..........
不過按摩很舒服吧^^
我還沒試過....因為怕癢啦@@

blinddoc said...

meowlady

幸好我不住北港
你的結尾很好笑!

kevin

您真是多才多藝
不過通常不收費的更花錢
(我好像有教壞小孩之嫌)

鴨蜜瓜

並不會癢,反而是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