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4, 2006

最佳示範

每日清晨準備出門前,都會轉開我最習慣聽的早餐節目,有一天是醫學新知。


主持人:今天很高興邀請到台北榮總神經內科XXX醫師,為我們說明有關...(想不起來)。X 醫師,我們今天要討論的題目是什麼?

X 醫師:不是說要談失智症嗎?(有點慌了)

主持人:對啊!要談失智症;請問失智症一開始有哪些表現?

X 醫師:過去的事情都記得很清楚,昨天的事卻忘得一乾二淨。



每當執業生涯遇到瓶頸,腦海都會浮現在醫學中心學習時,老師們的一言一行。

還記得擔任住院醫師的時候,有一次跟刀的空檔,與某位老師確認下週要通知住院開刀的病患。我只是唸了病人的名字,老師就能說出他的特殊情況,家住哪條路上。

在場的R都很讚嘆,可是老師說:”你們都不知道,想要忘都忘不掉,有多麼痛苦。”

當時我不懂老師的意思,記性那麼好,多令人羨慕。

現在我做主治醫師了,這次通知我調處的時候,我正在開刀;手下保持鎮定,心底難掩疑惑。幫忙接電話的巡迴護士問我:”妳還記得這位病患嗎?”

我當然記得,雖然一年多了,我連他的長相,個性悶悶的,經常一個人,網膜有八個破洞,全部都記得。

看門診的時候,只要是一家人,各自的疾病大概都能清楚;網膜剝離回診的病人,看著他的臉,想起他的網膜裂孔在哪裡。

也許這樣的本事,很多醫師都具備,沒有什麼好說嘴。

可是我預想到兩週後可能發生的火爆場面,開始為我的記憶力擔心。

我的人生經歷,什麼大風大浪沒見識過,向來得理也鮮少饒人。但身為一位醫師,必須視病如親,體會病人痛苦,好生為他們說分明。

若是對方不理性相待呢?我有信心當場可以沉穩堅強,但回歸自我後,這塊陰影很難淡去了。

或許只能冀望於失智症,將近來層層疊疊的記憶,一片片隨著時間化解,走出一條平靜的活路。

16 comments:

Paul said...

願你在生活上能一直保有外科的勇敢和堅定!

May Kuo said...

Dear blinddoc,

我永遠記得在高醫選修德文課時, 80歲德籍德文老師常罵我們的ㄧ句話: "你們這麼年輕, 腦殼子卻乾了!". 他只是恨鐵不成鋼, 無法忍受這群不認真學習的年輕人在浪費生命!
也許, 妳也可以用這句話去教訓那位病人, 因為他的腦殼子也乾了, 不懂得珍惜與感恩醫師的付出!!

May 10/24/'06

KfC said...

我和盲醫師相反呢,
在衝突點爆發的同時,
我沒有辦法以"理"(禮)相待,
I'm only a human!
醫師也是人!
也有不滿和情緒!
回頭雖也是陰影一塊,
但不太相同就是了…

每次回頭想想這些醫病問題是否能解決,
很多都是否定的…
換我是家屬也許也是會想去衝一衝看看…
也是這個時代做醫師必定得付出的一部份吧,
雖然不是everyday practice,
但還是機率問題…

我處理的好處是,過了就算了…
這是每個人處理的方法不同吧…

gush said...

盲醫師您好,

我在這裡潛水很久了,看到這篇文章心裡有點心有戚戚焉的感覺。您是由一位執刀的醫師來看一件糾紛,然而我的角度卻是一位在醫療中失去希望以及盼望的一位病患。

您在文章中提及您還記得那位病患的種種點滴,就我而言我自己也對我自己執刀的醫師對我所做的種種皆歷歷在目。我說我可能忘記了我換了醫院醫師後的種種治療經過,可是那位曾經傷害過我的醫師對我所做的種種再我腦海裡每天無時無刻的撥放,對我的醫病關係都是一再的衝擊。

我是一位病患,一個被文明病擾身的青年,或許就曾經的醫治我的醫師而言,我在他眼中也是一位不理性的病患,所以換來的是一位醫師的不理不採,從離開那間教學醫院後醫師完完全全的不理會我們,甚至以其他管道來探詢我們要多少錢?或者等等。

這些日子我在想,醫病關係的建立是在互信的基礎。我時常反省是否是我太相信醫師,導致今天我會自食後果,換來的是一生的後遺症。

發生過這樣的事後,我還是告訴我身邊的同學,在醫病關係中最重要的信任。假若您現今問我後不後悔走上這一條路,我會很老實的說,我很後悔。但走上訴訟這一條路,對醫病關係的衝擊很大,也漸漸擊垮了白色的巨塔。雖然衝撞並不能解決一切紛爭,但我想這或許也是醫療以及法律的最後一道防線。

LJ said...

當醫病失去互信
健保局把醫生當賊防
病人把醫生當黑心看
醫院把醫生當勞工壓榨及賺錢工具
卻又要求醫生各個是史懷哲華陀
甚至是消費行為中無瑕醫療商品的供應者
評鑑時要不食人間煙火的配合演戲
身處這個行業的我們要以何整種心態面對病患....或者只當是客戶
面對這個荒謬扭曲的醫療生態
且把醫生當職業勿當志業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教師因材施教
醫師看人治病
供應他們配得到的
且保護自己
別割肉餵鷹

blinddoc said...

Paul

謝謝您的祝福!
工作中的我比在部落格裡勇敢太多了!

各位將來可能會當醫生的小朋友們
要多跟paul哥哥學
他才是最佳示範!


Dear May

我如果敢用這種話去教訓病人
就不用寫這種深宮怨婦的拗文

不過倒可以考慮用這句話去教訓那位造成無謂誤會的醫師

謝了!


kfc

謝謝您的分享
機率是個乘數
看多病人醫糾案件自然增加

過不去的是操之在己的
該注意應注意能注意的都注意了
這樣還是被告
操之在人非我能掌控
還有什麼方法可以不被告?


Dear gush

您是這裡的老朋友了
部落格裡大家都只是一個人
職業身分都已不再重要
訴說的只是在生活中修行的心情

不堪的記憶傷害每個被它綑綁的人
無論對醫師病患或任何人都一樣
我懂妳被痛苦回憶束縛的煎熬
高高扛起或輕輕放下在於人們的選擇

我也繼續思索中
謹致上無限祝福


LJ師兄 

您的留言總是一針見血一刀見骨
也許終有一日blogger會如doctor同樣堅強
大恩不言謝

Ruth said...

在回應這篇文章後的我,在今天也接到了地檢署來函說,醫師沒有業務過失傷害。我哭了兩個多小時後,最後想來這裡詢問一下盲醫師。

或許這封不起訴處分書,在那位醫師的眼裡是多麼欣慰之事。然而對我是醫療的受害者而言,卻是極深的傷害。還記得再2/10再地檢署裡醫師說出了許多不是事實的話,後來我也想盡辦法提出異議。

結果醫審會出來的報告不僅推翻了許多問題,更顯示了許多不合理的論述,進而也推翻了現今接手的醫師所告訴我的種種一切。

剛剛找了一下您在好幾個月前所寫的這件案子的相關心情,雖然我不知道為何您會接收到醫審會的鑑定報告?為何又會開庭?為何又要調解?

老實說,我會提起訴訟乃是希望醫師對於此事件負起應負的責任,告訴我為何會演變成這樣?我和家人都希望往後別再有類似的問題存在。可惜的是我就連知道事實的真相都沒有機會,換來的卻是醫醫相互的結果,盡述的許多與事實不符之事。對我情何以堪....

gush

LJ said...

師妹
我們常慨嘆生不逢時,人心不古
不過比起華陀的醫病關係及要命的醫療糾紛
我們的調解會和法院算小咖了
不過還是史懷哲好
他老兄只要擔心戶外的野獸就夠了

blinddoc said...

Dear gush

見到妳流淚
我也很難過

我很遺憾的說
之前的案子和現在這件
並不是同一件
也就是我已有兩件了

妳的案件我無法置評
妳的心情我試著同理

如果相信法律是當初選擇對簿公堂的理由
希望這理由在結果出來時依然存在

而您心底的傷痕
願上帝保守醫治

blinddoc said...

師兄

您指的是華陀差點被曹操砍頭的故事嗎?
也許伸頭一刀才叫痛快呢!

說來好笑,
我小時候的偶像真的是史懷哲耶!

Ruth said...

盲醫師,

對不起,盡然讓您喚起一些不堪回首之事,
見您所補述的,大概知道第一、二案件中的不同以及原油。

謝謝您的祝福,經過幾小時的沉澱後已經有比較好了,或許上帝在這幾小時中在我心裡偷偷的動工,而讓我不再悲傷...

謝謝您,也對不起。

by gush

blinddoc said...

Dear gush

何必與我客氣呢

妳是個體貼的好女孩
看妳如此難過還記得安慰我就知道了

上帝見妳逐漸釋懷
或許在天上也望著妳微笑呢

bwPingu said...

盲醫師,最近我的一個好朋友也遇上類似的
狀況,他和盲醫師一樣,是認真負責小心翼翼的醫師,實在替你們感到很不平。

能做的,只有為你們祝福,也祝福另一方。

但求無愧於心囉。祝盲醫師全家健康平安快樂。

blinddoc said...

Dear bwpingu

謝謝您為我與病患祝福

也祝您的朋友平安度過

midnightfly said...

以前常常在想,照顧我十幾年的專科醫師有這麼多病人,到底見到我時他想的起來我是他的病人嗎?不過最近他說,他只要見到名字就能清楚的背出病歷,甚至十幾年前我第一次找他求診時的小女孩模樣!也許,他也像盲醫師那般努力想忘記病人卻被深深烙印在腦海中吧!
不過會如此care病人的醫師必是視病猶親的好醫師,所以祝福盲醫師及我的這位醫師行醫之路順遂~

blinddoc said...

雪兒

深深感謝您的祝福
也為您的丈夫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