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07, 2006

學長

白色巨塔裡崇尚倫理,因為醫學著重經驗傳承;不論你看了連續劇誇大故事後,還信不信這一套,起碼我至今仍膺膺服之。

最近科裡不太平靜,護士的先生相繼住院,學長的父親也生病手術。前幾天一早就收到病患女兒的申訴單,規定要三天內說明交回,邊打著雷射,難免邊牽絆著如何回覆。

十一點四十分,我早上的工作告一段落,走去門診區看見學長,有位小姐因為滿號又逾時,掛不到號,在他診間外大聲抱怨。

九點就已經滿號,十一點半就停止掛號,她在表達憤怒之前,能不能先想清楚。沉默的學長連日照顧父親,容顏有些蒼白;我想安慰他,又好像想得到安慰,所以開口提到被申訴的事。

疲憊的學長滿臉儘是關心,聽完我的長話短說,體諒地回答:"有時候我看到嚴重角膜潰瘍被轉來的病人,因為擔憂他的病情,心裡盤算著如何治療最有效, 臉色就好不起來。視網膜疾病的處理更複雜,妳不要傷心,我了解妳就好了。"

後來他重回診間繼續奮鬥,我坐在電腦前開始回覆。寫完本想直接交給主任,又碰巧遇到學長,所以問他要不要先看。

他認真讀完,抬頭用哀傷的眼神看著我:"妳不要這樣寫好不好,我真的明白妳對病患的付出;可是妳這麼回覆,院方會覺得妳沒有誠意悔改。"

也許是學長誠懇的語氣擊潰了我最後的意志,我差點說不出話:"可是學長,她說這種心理不健康的醫師,以後不要讓她再看診;也沒有把整個過程說清楚,我覺得我的努力好不值得。"

學長看到我傷心的鬼樣子,居然建議:"那我幫你回覆好不好,我當過主任,知道院方希望醫師怎麼寫。"

我曉得學長這幾天為了父親奔波,說什麼也不能麻煩他,但他堅持把我的回覆拿去重寫,以表示支持我的心意。

在人際互動中,我們都了解不可能讓每一個人都喜歡自己,而且也接受這個常理。但在醫病關係裡,我執業五年多來收過四張申訴單,若陳述病家認知就罷了,因為每人有各自立場,我予以尊重。

但是情緒性的謾罵,院方不經過濾,就直接把來函丟給醫師,還要求醫師平心靜氣回應。我只是個被推上火線的凡人,並不想塑為聖賢銅像受風吹雨淋。

醫學系學生中,流傳著無稽耳語,就是每屆都會有一位學生在學期中精神失常;於是可以看到萬年先進,每堂課總是坐在第一排,認真勤抄筆記但終究畢不了業。

那麼我們這些僥倖存活,投入戰場的醫學生呢?是無畏烽火肆虐,堅持馬革裹屍的豪氣;還是逃不過內外交逼,精神分裂的命運?

也許只有飽受折磨的學長,能在他親炙的壯烈經驗中,體會出浴火重生的對策;並傳承給匍匐摸索前進的後輩,帶領我們繼續這場真正沒有退場機制的戰役。

14 comments:

Paul said...

身為外科醫師,我們永遠都要提醒自己在手術中不作多餘,無用或是有傷害性的動作。
一樣,在生活中,我們也會有情緒。可是啊,清醒和冷靜,千千萬萬要保護好自己!有好多的病人還需要你,不要被可悲可笑的制度傷害啊...

blinddoc said...

paul

我以身為外科醫師為榮
所以我不會對無理的病家說:

當我站在主刀位置的時候
你在哪裡?

但盼望院方能給醫師更多支持
深入了解實情真相
而不只是個申訴單轉介中心

醫療不是服務業
在醫院裡顧客不永遠是對的
醫師與病患都需要再教育

May Kuo said...

親愛的忙/盲醫師,

我又來了!一連五天的假期, 才讓我有時間再看看妳的部落格, 看看妳快不快樂?! (看來似乎很鬱卒!!)
病人是不講理, 但想想他們的病痛, 也許無形中, 上天已先給了懲罰, 妳又何必再跟他们一般見識! 在這中秋月圓時, 也許妳該忘掉這些無聊的人與事, 多和孩子们聊聊天, 別讓他們又忘記帶鉛筆到學校喔!
還是那句老話, 一定要天天快樂!!
(忘記買月餅沒關係, 夜市的肉圓也是可讓人感受到中秋的幸福, 不是嗎?!)

May Kuo
10/8/'06

blinddoc said...

Dear May

妳又為我打了好多中文字啊!

我早就不和病人計較
所謂醫病也要醫心
也許我作得還不夠好
疏漏了醫心這部分

檢討的是醫院的處理方式
試想若醫師在門診或手術前
無預警收到只有謾罵的申訴單
如何快速整理心情投入工作

職業婦女還是要向妳學習
工作時精明幹練
居家時細心體貼
別像我連鉛筆都搞不定
(持續改善中...)

連續假期我連續工作了四天
我覺得肉圓比月餅好吃耶!

祝 國慶快樂!

曾被申訴說是沒有醫德的saori said...

你學長說的沒錯,你這樣寫只會讓院方認為你不知悔改罷了,其實你只要把當時狀況說明清楚就好,

blinddoc said...

人美心更美的 saori

前面有說明當時狀況
這裡是最後垂死掙扎

且罷

漫漫長路
只要有一個人了解自己就好了

謝謝妳的同理
但求恪盡本分

notugly said...

blinddoc

請繼續加油
我支持妳

也請代為問候學長
身體要緊

blinddoc said...

Dear notugly

真正的悔改是什麼?

是更精進微調虛幻的話術,
亦或諒解渴望妳在世上消失的憎恨?

LJ said...

blinddoc
這是一個價值混亂缺乏互信的社會
我們對自己的評價何須與他人言語綁在一起
就像面對醫院評鑑一樣何仿大家一起演一場戲來面對伸訴函
更何況多數的知道妳是好醫師就夠了
一百分太累了
我知道妳也可以是個好演員
祝好
也是演員LJ Chen

LJ said...

ps
其實醫療工作也是一種show business
只是角色腳本人人時時不同
神仙老虎狗
看著辦吧
演久了也是一種成就

notugly said...

真性情----是我最愛妳的部分

繼續保持就好

我們無須取悅所有人

blinddoc said...

LJ

其實我本想報考民視演員訓練班
看來拜在您門下比較合我的戲路

一樹梨花壓海棠
情感倫理大糾葛
超越玫瑰瞳鈴眼
更勝金色摩天輪

喂!
這篇文章主旨在歌頌敬愛的學長
我好像離題了 :P


Dear notugly

Thank you for your warm support!

LJ said...

看過美輪美奐的樣品屋美豔動人的婚紗照嗎
這都是賣屋和結婚必備之物
共同處是必須認真製造
但是必須輕鬆看待
信以為真就不上到道了
何妨寫一篇感人熱淚鬼才相信的悔過書自愉"愚"人一番阿Q 一下
記得Post以備不時之需,兄弟們三不五時抄襲應付一下也是功德一件
你的文筆一定可以成就傳世之作
成為醫界必讀之作
題名諾貝爾醫學或和平獎

blinddoc said...

Dear LJ

連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約翰納許都能得諾貝爾獎
被家屬認為心理不健康的醫師勝算更大了

謝謝您的寶貴意見
我真的覺得好多了

開始構思向病患求饒信
當然是要咬破手指來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