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3, 2006

巧克力

靜坐第一天,身在臺大醫院上課,穿著黑衣白裙和無知高跟鞋。

戶外依然大雨磅礡,心裡懸念淋雨同胞;繼續教育的休息空檔,看到星巴克和 7-11 裡都是紅衫軍。頭髮雖濕亂,啜著咖啡,或補充熱量,巧妙克服身心壓力,準備再次走入雨中。

試圖感受他們的執著,我向人群靠近,瞥見架上有三種比例的明治巧克力效果,竟然有 99 % 的 cacao。


向來狂戀黑巧克力,為著嚮往健康又豐富生命的理由;不顧外包裝上非常苦的日文警語,各買一盒,想體驗純黑的魔力。

不知如何妥切形容苦澀口感,就是感覺前半生嘗過的所有苦頭,在十秒內卻上心頭。莫怪被日本網友選為史上最難吃黑巧克力,讓六根不淨的俗人必須回頭去買條曼陀珠化解。

莫測高深的苦味,牽引出對去年在馬來西亞偶遇的黎巴嫩 Patchi 黑巧克力的思念。砂糖和牛奶減少了,使巧克力高雅;砂糖和牛奶離開了,使巧克力堅強。但沒有了砂糖和牛奶,巧克力因為行單影隻而失去玄妙活力。

巧克力,巧克力,曾被扭曲為刻意逢迎的口號;巧克力,巧克力,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偶爾只想乘著高空氣流,單純品嘗一口被無言守候的砂糖牛奶輕柔擁抱的黑巧克力,巧勁克制胸腔裡焦躁浮力。

2 comments:

牛奶妹 said...

大美女
妳是我的巧克力

Dear beauty,
You're my chocolate, be it bitter, sweet, or bittersweet.

P.S.
以上字字真言 句句屬實
獻給最親愛的盲醫師及茫茫夫人
若有任何扭曲或刻意逢迎
將處終生留校查看 不得易科罰酒

blinddoc said...

Dear 牛奶妹

孰曾怨
高山流水知音難尋

正所謂
臨表涕泣不知所云

香醇牛奶調和苦澀
擇日共飲巧克力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