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4, 2006

Blind intern 復仇記

最近醫院成立了性騷擾防治委員會,告知大家自即日起,不可以講黃色笑話,否則告發罰款云云。盲醫師暗自反省,平日口無遮攔,深怕被護士檢舉,也早該金盆洗口;又想起 intern 時期的一件小事。

任何大樹,都是從小樹苗長起的;blinddoc自不例外,如今的大牌醫師(我可沒說資深哦),也是從小小實習醫師基層爬起的。

話說 blinddoc 還是 blind intern 的時候,因為立志走外科,所以大半歲月消磨在各外科病房;那時有一位很高的總醫師學長,常在自己不用跟刀的時段,進手術房看刀;當 intern 全副武裝穿無菌衣戴著手套,認命拉鉤不能亂動的時候,他會把手搭在 intern 的肩膀上,作勢在看老師開刀。

當時覺得很不愉快,但因為是學長,又正在跟刀,也不敢發作。類似的情形之後又發生了幾次。

終於有一次大外科會議,我忙完病房工作,走進大教室,座位都坐滿了,小小 intern 只好在教室最後面靠牆壁站著;一會兒學長來了,他探探頭,見沒有位子,於是走出教室去搬了張摺疊椅進來。

就在他展開椅子放好,準備坐下的時候,不知為什麼,椅子向後倒,但因為地板上舖著地毯,沒有發出聲音;他的身後只有我,也就是說只有我看到,但又不知為什麼,我當下決定也不要發出聲音。

接下來,你可以想像那個畫面,一位近 190 公分的長人,跌坐在地上,當然也沒有發出聲音。

好了,這就是在性騷擾防治委員會還沒發明之前, blind intern 的復仇記。

古早阿媽有交代,千萬別得罪女人,瞭了吧?

5 comments:

Y. R. 言念平 said...

這復仇也太便宜了。下次口袋裡要帶一盒圖釘,灑它滿地。

not~ugly said...

「…平日口無遮攔,深怕被護士檢舉,也早該金盆洗口…」
怎麼這段話聽起來不像詩人的口吻??? 不過,很鮮! ︰)

我想像…如果我們兩人同時在開刀房…,嗯!…那個病人肯定"麻醉"不了,…他會起來回嘴!

阿嬤應該是這樣說︰「“惹熊惹虎,不可惹到赤查某(台語)”」
→女性抬頭時代來臨

miaolinda said...

椅子不會沒理由向後倒的,那是因為"190公分人"的長腿自行輕撥讓其向後倒。至於會這麼自我犧牲都只為了博得美麗的blind intern一笑,只是當時"190公分"沒想到此舉沒帶來預期的效果。顯然上面空氣雖新鮮,但也沒帶給他好點子。

blinddoc said...

Dear yr,

.....

Dear beauty,

您也是動手動腳的醫師啊?
我在開刀房裡有時真的蠻吵的。

Dear linda,

您真是位好心的女士,
我要向您多學習。

tonyshell said...

在鄉下醫師以前進修的美國某醫學中心,
只要問女性同仁『你有沒有男朋友?』
就可以被算是性騷擾。
希望台灣不會走到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