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7, 2006

雨下不停

這段日子,細雨小雨大雨豪雨,接連滴答綿延不停。

忘記帶傘的時候,也只能用手保住眼鏡不濕,身上顧不了,但求看得清楚。

昨天下午有個空檔,到圖書館看醫學雜誌,院內手機震動了,是負責醫糾案件的同事找我。

她說我的案子鑑定報告送來了,已經宣稱早把此事放下的我還是不免緊張,馬上把書擱著到她辦公室去。

行政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的鑑定意見說:依所附卷證資料,醫師對病人之診療符合醫療常規,並無不當之處。

我是不是該高興?我似乎應該要高興,至少我的專業處置得到專業的支持;但我沒有預期的喜悅。

當病患決定對醫師提出告訴,應該是因為信任基礎已經破裂了;在我拿著這份有利於醫師的鑑定報告時,隱隱感覺原告因誤解病患的損失全是由醫師造成,但卻得不到平反的怨恨。我能理解從他的角度引發的憤怒。

今天中午牧師到科內走動禱告,他詢問同仁有無代禱事宜,我掛念病患可能的感受,想為他禱告,但不知如何表達,所以沒開口。

很久以前我曾想過,如果敗訴了,我會如何面對;為了自以為專業的判斷被法官認定是錯,也許不再開複雜費時的網膜手術,賠一筆錢,找間能收留我的診所,作一個只看結膜炎的眼科醫師。

現在鑑定說我沒錯,我為何不能豪爽的大笑三聲呢?

最後的判決尚待法官裁定,但什麼才是彼此都能平心靜氣接受的結果?也許從醫病對簿公堂的那一刻起,兩方都失落了寶貴的東西。一邊是醫生對病患傾力貢獻的熱忱,一邊是病患對醫生全心付託的信賴。

手術成功率永遠不可能是醫師心裡拼命苛求自己的百分之百,官司不論是誰贏,最後醫病都輸了。

12 comments:

單純小女孩 said...

Dear blinddoc:
真是辛苦了!!也恭喜你!
的確,現在的醫病關係有太多的不信任感
我當醫師的姊姊也常如此抱怨著
我是時常上醫院看病的人
但,我總很相信我的醫師喔~
我想,每個醫師一定都很希望可以與病患建立良好的信任關係.....
在這潛水久了
我可以感受到blinddoc是很棒的醫師!

Anonymous said...

看到這篇的記載,我大笑後眼中充滿淚光,

或許是因為自己也有案件再等待醫事審查委員會的評議,在這段等待期間總是覺得痛苦難耐。

然而也可以體會到那位病患收到這份報告的想法與感受,或許就如同您所說的我們應該為那位病患以及盲醫師來禱告。

>也許從醫病對簿公堂的那一刻起,兩方都失落了寶貴的東西。一邊是醫生對病患傾力貢獻的熱忱,一邊是病患對醫生全心付託的信賴。
>手術成功率永遠不可能是醫師心裡拼命苛求自己的百分之百,官司不論是誰贏,最後醫病都輸了。
這兩段話的形容真撼動人心,的確當醫病雙方需要步入公堂時是醫師以及病患的傷害。

redcometchar7 said...

my friends try to comfort me at those instances... 'you always know the answer'
deep down we're ready for the worst case scenario, we're ready to cope, only the wise inner you can help you to go on...
you were ready to walk away from all these lah... Mo-ii-chi-do, kenbai desu neh... I still have some way to go on my struggle, I'm not yet to give up mysself & fighting harder to stay by my own side.
I think that's the inner strength & ultimate peace I can find...
Cha Yao, my friend!
-redcometchar7

L. S. said...

No one wins in a lawsuit, a war, or a quarrel.

How can men see wisdom in the war???

Without you, the world is no longer beautiful and interesting...

May peace and love reside in our hearts,

Y. R. 言念平 said...

Cha Yao, my friend!

叉腰﹖對,我們要兇一點

未滿十八的L. S. said...

茶窯?
沒錯
喝茶聊是非大和解!
逛逛窯子也可以解放身心!

blinddoc said...

Dear 小女孩:

謝謝妳,妳是個善良好心的孩子。

blinddoc said...

笑中帶淚的醫界先進:

我們都盼望正義得伸
但也祈禱正義的理由能及於病患與家屬的心中
使他們因為了解醫師的判斷與醫學的極限
而將怨懟釋放
重獲心靈的平靜

>並要以恩慈相待
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

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煎熬
謝謝你為我與病患禱告
我也為你的漫長等待獻上祈禱與祝福
每個案件都有漫長的路要走
請務必告訴我最後的結果

blinddoc said...

Dear redcometchar7,

Thank you! my friend.

兩位可敬又愛說笑的女士:

人家是在幫我加油啦!

Y. R. 言念平 said...

逛逛窯子?

No thanks.

Chromosome said...

學姊
我會把妳和那個病人及家屬放在禱告裡

blinddoc said...

Dear chromosome,

謝謝妳!
如果可以,也將醫界先進的案子帶入您的禱告吧!
我相信他已善盡他的職責
會感覺痛苦的醫生心一定是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