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8, 2006

醫院馬拉松

看了這個標題,請不要以為醫院或健保局,為了增進醫生的健康,決定舉辦馬拉松競賽;不會有這種事的,倒是被他們逼到快中風的案例偶有所聞。

在早上門診前,必須先開病房會議,再查看住院病人,這是醫院馬拉松開跑前的熱身準備。

準時看診,是院方對醫師的要求,也是候診病患對醫師的期待。時間一到,所有醫師迅速完成病房工作,各就各位按下號碼起跑。

首先瀏覽電腦螢幕的掛號人數,衡量下午的手術難易,評估自己的體力,參考 80/20 法則,來決定今天的配速;困難的病例,就像逆風跑上坡,必須花較多耐力與時間;簡單的問題,如同順風衝下坡,趁機調整呼吸與節奏。

但是每位病患的問題,對個人來說,都是獨一無二至高無上的。所以每一位在診間外等待的人,總是覺得耗得太久;而終於進來看到醫生的人,經常感到時間太短。 很少人喜歡被 80/20 法則分類,包括我在內,但在四個小時內要看完七十個病患,至今仍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只能寄望於大有為政府。

咬緊牙關勇往直前,終於到了折返點,送走了最後一位病人;沒有夾道歡迎加油喝采的群眾,無論對醫療滿不滿意,人們都各自散了;也許有人走到申訴信箱,延續對抗氣氛。

賽事還沒結束,門診護士已經放飯了,因為在醫院裡,除了醫生以外的人員,參加的是大隊接力,八個小時輪一班,還有中場休息。不管在門診遇到多麼複雜棘手的疾病,此刻是不是頭暈腦漲頭重腳輕,外科系醫師都要想盡辦法讓自己迅速恢復專注力,面對接下來的手術挑戰。也許來一杯咖啡,或者灌一瓶蠻牛。

每日在醫院裡,大多數的醫生,竭盡腦汁和體力,想幫同類戰勝病魔;有如立下雄心壯志,發誓要把太陽捉住的夸父;餓了,摘個野果充饑;渴了,捧些河水止渴;累了,閉目養神片刻。他在心底一直鼓勵自己:快了,只要追上太陽,人們的生活就會幸福了。

夸父追了九天九夜,離太陽越來越近,即使酷熱的烈日就在頭頂了,也不願放棄。醫生與疾病肉搏之餘,有時真的會忘了病魔與死神並不會赦免自己。

祝福所有認真負責的醫生,不會像馬拉松所要紀念的傳令兵菲力彼得斯 (Pheidipides) ,跑了四十多公里,才剛踏上雅典,高呼勝利,便因過度勞累力湍而亡。

2 comments:

L. S. said...

聽起來也有"薛西弗斯"的味道
日復一日滾不完的巨石
真希望妳是永恆的愛神維納斯
每天美美的 從從容容的 優雅的
接受眾人的讚嘆與歌頌

為什麼我們那個年代的人會將醫學系立為第一志願???

還好我四肢不發達 頭腦也簡單
沒有這個天賦與資質
"醫生真不是人幹的!!!"

向全天下有愛心耐久及好體力的醫師致敬!!!

blinddoc said...

Dear sister,

薛西弗斯對懲罰的明察,反而使他獲得了勝利。

醫生也必須認清自身責任的意義,
才能與疾病奮戰不懈。

可是我只是個外科小女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