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6, 2006

朔風野大

如果說醫院是最靠近生死的地方,清明掃墓時節就是最赤裸裸面對生死的場面。一介活人,無論是與一尊墓碑或一罈骨灰相望,生與死沒有定義上的模糊地帶。

父親過世後,由母親決定土葬,最初幾年,都是她忙進忙出準備掃墓事宜,有意無意她總會提及身後要選擇火葬;後來她意外走了,我們也尊重她的意思,火化了送進塔裡。

前幾年掃墓,姊弟三人都會集合,先看父親,再見母親。慢慢的,因為遠地工作的關係,這任務落在我身上。在父親的墓地,一年付給守墓人兩千元,掃墓時不用通知,她就自動走過來,先寒喧幾句:怎麼這幾年都沒見妳姊姊和弟弟?再收下錢;一年一次,大家也老了。

放好供品等待焚香的時候,二十幾年前安葬的情景依然悽愴;不會老的父親隔壁本是一位年輕美麗的金門小姐(有照片可證),今日一看,已被撿骨,留下一個大窟窿,芳蹤渺然。再過去是一座家族墓園,全家人常利用假日親自動手,這裡種棵松樹,那邊放個雕像,今年總算大功告成。

擲了順杯,拜別父親,前往靈骨塔;母親的號碼是 28號,原來沒幾位鄰居,十多年了,漸漸擁擠起來;一張張的相片,有老有少,大概身前作夢都沒想到會在此相遇吧。

一路下來,有點累了;我坐在地板上望著母親,想著最近種種變動,試圖重溫她曾給我的慈愛。她的眼睛看著我,彷彿能了解我心底的掙扎與痛苦,只是沒說出口。

朔風野大,女兒歸矣!已經這麼久了,日子一天天過去,為何此刻我心中還有如此沉重的悲傷,不能隨你們去呢?

8 comments:

Y. R. 言念平 said...

不能了去悲,因仍會思念。哪天眼閉灰飛,自然了無悲。勿悲。

not~ugly said...

Blinddoc
我不喜歡看妳這篇文章,因為感同身受。但我愛妳那顆柔軟的心,因為聽得到呼吸聲。

妳不該走眼科,該走心臟外科,去把那些該修理的心,修一修…,包括我的。

L. S. said...

Dear doc,

Seems the burdens on your shoulder are heavier and heavier...

在我的搞笑外表下都有一顆善感脆弱的心

妳不僅緊餵養妳的家庭
也大大地滋養著我們這群來自各地的粉絲

愛妳喲

也請為我們好好善待自己
人什麼時候塵歸塵土歸土
都是上天決定的
該修的學分沒有修完
留待下輩子會更辛苦
老師可能會有更難的習題考驗

Let grief and sorrow all gone with the wind~

blinddoc said...

Dear friends,

謝謝你們給我的關心
各地粉絲?
太不敢當
我從大家的留言學習到太多了
最好你們是因我的外表而愛我:P

我常要求自己的是
自己的問題要靠自己解決
我想找尋我最近的悲傷從何而來
本來這篇不該開放留言的
一時忘了
讓大家掛心
不好意思

L. S. said...

Dear doc,

別想太多
Just speak your mind!!!
凡人總會有鬱鬱寡歡的時候
憋在心裡容易生病的
我們就是喜歡又哭又笑的妳
We lov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

blinddoc said...

Dear l.s.

>>我們就是喜歡又哭又笑的妳

好感動啊!
我好像真的常在哭得半死的時候
胡亂想到什麼又噗哧笑了出來

看了您的留言
彷彿距離我追尋的答案又近了些

志玲姊姊有教過哦
謝謝妳愛我

tonyshell said...

早離非無愛,
長憶即長生。
共勉之。

blinddoc said...

Dear tonyshell,

相逢即有緣
但願有來日
共飲二鍋頭
促膝話滄桑